人物|佐敦門徒高比密友! 一代中投王的傳奇
2020年05月22日08:00

  近日在談到自己“中投王”名號的由來時,咸美頓稱他之所以在中投這項技能上達到歷史級別,很大一部分要歸功於佐敦。他稱佐敦說過中投是比賽中最難的,曾給他示範如何急停跳投。如今仍有人不斷向他討教中投的訣竅,他都會稱是來自佐敦的指導。

  這也讓人聯想到咸美頓和高比的恩怨情仇。二人私交甚好,卻也曾在2004年總決賽對壘,高比還稱咸美頓是最難防守的球員之一。能成為佐敦的“門徒”,能成為高比的密友和勁敵,能成為2004年活塞冠軍五虎之一,還能成為球迷心中的“中投王”和“面具俠”,咸美頓就是如此豐富的一個人。

  1978年情人節,咸美頓出生於賓夕法尼亞州的科茨維爾(Coatesville),費城往西大約25英里的一座小鎮。從小他的父母兩地分居,小咸美頓雖然跟著母親生活,但他的舉手投足都像極了父親。老咸美頓愛好籃球,還是長跑好手,母親帕姆-朗擅長短跑,小咸美頓也繼承了父母優良的運動基因。

  甚至於,咸美頓的綽號“Rip”都得自父親。關於這個綽號的由來有2種說法,其一是形容老咸美頓能“撕裂”對手,讓防守他的球員像孩子般容易對付,另一說則比較搞,據稱是由於老咸美頓幼時常撕扯尿布。不論如何,小咸美頓迅速在跑動和耐力上展現出家學淵源。

  發現了兒子的籃球天分後,老咸美頓也積極加以引導。他會帶著兒子四處參加訓練營,並從兒子7年紀起就錄下了兒子的每一場正式比賽,總共多達300卷錄像帶。而小咸美頓的爺爺愛德華則細心地看完了每一卷錄像帶,化身為孫子的忠實球迷。

  1992年秋,咸美頓進入科茨維爾高中。在這裏儘管他將大部分時間花在籃球訓練上,但他在一英里短跑比賽中卻從未輸過。那時的咸美頓會在令人眼花繚亂的運球後上籃或入樽,曾獲得“小便士”的綽號。

  咸美頓的表現引起了一位名叫里奇-希克斯的教練關注,他將小咸美頓收入門下,並開始傳授一種嶄新的呼吸方法,即同時用鼻子和嘴交替呼吸,借此增強耐力。由此,本已遺傳了父母跑步基因的咸美頓,也擁有了一雙鐵肺。

  高二賽季,咸美頓已具備了進入NCAA比賽的能力,並和來自Lower Merion高中的高比被推舉為全美最優秀的2位高中籃球天才。這是咸美頓和高比交情的開始。1995年3月,二人首次在高中賽場上相遇。該場咸美頓得到22分,但仍不敵拿下26分的高比,Lower Merion高中也以72-65獲勝。賽後,高比的父親祖-白賴仁特坦言,這是他首次見到有高中球員能和他的兒子打成平手。

  咸美頓和高比的感情迅速升溫。後來二人來到費城郊外的AAU球會參加全明星賽,成為了室友兼好友,常在一起交流比賽心得。但和高比直接從高中跳級加入NBA不同,咸美頓選擇了進入NCAA,就讀於康涅狄格大學,師從名帥吉姆-卡爾霍恩。

  大一賽季,咸美頓就得到509分,在校史大一新生總得分榜上高居第2。大二賽季,咸美頓場均得到21.5分,入選全美最佳二隊,並當選大東岸最佳球員。隨後,咸美頓聽從了卡爾霍恩教練的建議,在拿到NCAA冠軍後再加盟NBA。但這一決定險些也讓他付出慘痛代價。

  1998年夏,咸美頓接受了美國男籃的邀請,積極備戰世錦賽,誰知他竟嚴重扭傷右腳,並因此休養好幾個月。此時,一直疼愛他的爺爺也撒手人寰,咸美頓情緒低落,在右肩紋上了爺爺的姓名和生卒年月,一度對自己的籃球生涯信心不足。

  但重新振作起來的咸美頓迎來了收穫的季節。1998-99賽季咸美頓再次場均得到21.5分,隨隊一舉闖入NCAA決賽,並以77-74戰勝杜克,獲得NCAA冠軍。咸美頓在本場得到27分,並命中關鍵球,當選四強賽MOP,併入選美聯社評選的全美最佳一陣。而他在康大共得到2036分也高居校史第二,後來他的32號球衣也在康大退役。

  兌現了承諾後,咸美頓在1999年首輪第7順位被巫師選中,並在此度過了不算成功的三年。儘管如本文開頭所述,咸美頓獲得佐敦指點,但在管理混亂的巫師,他並未獲得應有的認可。在體能勁爆的NBA後衛面前,咸美頓顯得球風“偏軟”。連佐敦起初也拒絕讓咸美頓簽約Air Jordan,理由竟是“你不配”。

  2001-02賽季,咸美頓賽季場均得分跨入20分門檻,巫師也將他送至活塞,換來史達候斯。事實證明,活塞和咸美頓成為此筆交易的大贏家。咸美頓也稱他並不因此而記恨佐敦,畢竟,他來到了最適合的地方。

  在活塞,咸美頓的接球投籃臻於化境,命中率水漲船高,最高的賽季曾接近50%,這對於一名射手而言是難以置信的。而他的投射配上跑不死的體能,足以讓防守者崩潰。後來的事情大家耳熟能詳,2003-04賽季拉利-布朗到來,活塞五虎齊聚,並在總決賽爆冷以4-1擊敗F4湖人,第二次和高比對決笑到最後的咸美頓也獲得生涯唯一總冠軍。

  2005年再入總決賽後,活塞開始了不可遏製的下滑,咸美頓也在2011年加盟公牛。2015年2月,咸美頓宣佈退役,一代“中投王”就此揮手作別。

  (魑魅)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