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雙雄面臨護級難題 下季還需他們扛起大旗
2020年05月22日17:27

  全世界大部分運動員都因疫情無法從事老本行,這樣的形勢,對職業生涯本就面臨危機的球員更是雪上加霜。

  在桌球世界,愛爾蘭雙雄肯·杜靴迪和弗蓋爾·奧白賴仁就是這樣的存在。

  兩個月前,世界桌球巡迴賽(WST)在舉辦完直布羅陀公開賽後便因疫情停賽,根據原計劃,今季還有三項賽事要進行,目前也都作出延期的決定。

  愛爾蘭雙雄:奧白賴仁、杜靴迪

  世錦賽改期後,WST與WPBSA(世界職業比利和桌球協會)正在就球員職業資格升降班問題進行討論。

  對於愛爾蘭雙雄來說形勢不妙,兩位都柏林人很清楚,他們還需至少在世錦賽資格賽贏下一場比賽方能確保世界前64的排名,從而保住職業資格順利進入新賽季。

  在桌球爆炸式發展的時期,這項運動的魅力跨越山海來到了兩人的家鄉,當時在都柏林市中心的奧康內爾街,得有五六家高質量球會開在這,從一家出來走幾分鐘就能看到另一家。

  郊區的球會則以城市西南方向為代表,有兩傢俱樂部相隔僅不到2公里,加一起得有100多張球檯。

  奧白賴仁在世錦賽上

  公眾參與度這麼高,愛爾蘭能有高質量的桌球賽事也就沒什麼奇怪的了。

  在這樣的背景下,杜靴迪和奧白賴仁成長為愛爾蘭史上成績最好的兩位桌球球員,多年以來,他們依舊是職業桌球賽場上僅有的兩位愛爾蘭選手。

  隨著桌球職業賽事在1991年進入公開賽時代,幾百人湧進職業賽場,奧白賴仁是為數不多戰至現在的人。

  他在1999年的英國公開賽成為排名賽冠軍,兩年後就少進那麼5顆球錯失大師賽冠軍,在這兩項榮譽之間,他還在世錦賽攻入8強,並借此進入世界前十。

  奧白賴仁在代表愛爾蘭出戰

  「還是儘量別去想那些不好的事,」奧白賴仁談到現狀,「對我來說現在更重要的是世錦賽能否舉行、如何舉行,酒店餐館會營業嗎,公共交通、出租車都暢通無阻嗎?」

  停賽讓奧白賴仁很是難受,因為他才打出近年最好的狀態,在直布羅陀公開賽上一舉攻入16強,以3比4不敵凱倫·威爾遜,還在賽後返程時遇到了問題。

  「我在回國時路過西班牙,在馬拉加機場呆了5、6個小時,所以被迫接受兩週的隔離。從直布羅陀回來後,我已有7周沒打過球了。」他說。

  愛爾蘭目前正逐步放寬封閉政策,奧白賴仁打算在幾天后重返訓練台,不過穩妥起見,他還是決定先自行練習,就不和肖恩·梅菲、馬克·艾倫等日常球伴約球了。

  奧白賴仁在2019桌球世界盃

  「我要是和肖恩一起練球,他攻入一顆球,我再把球拿回來,這就違規了,因為有傳染風險。」奧白賴仁解釋道,「我有球會的鑰匙,所以我會自己去,甚至帶上午餐,這樣就能泡一整天不必出去亂走了。」

  奧白賴仁的妻子吉恩是急救人員,他們有一個19歲的女兒伊莎巴爾還在上大學,最近奧白賴仁大把的時間都是獨處,但他想辦法自己製定了一套日程。

  「我會早起出去慢跑,還把BBC的《克魯斯堡經典》系列節目錄下來了,每一集都要看。我也很久沒碰高爾夫球杆了,以往這些時間我會用來和朋友們聚會打球,現在做不到了。」他說。

  杜靴迪在愛爾蘭代表隊

  杜靴迪早就經歷過職業賽場生存戰,2017年他就跌出過世界前64,後來獲得WST邀請,持邀請資格留在了職業賽場,他也利用好了這個條件,成功將世界排名升至56位,續上一年。

  他最近一場比賽是在3月13日,盧卡·佈雷塞爾在決勝局打出一杆破百,將杜靴迪淘汰於直布羅陀公開賽的首輪,這也是他最後一次碰球杆。

  他說:「我是週日回的國,而西班牙在前一天就開始封閉了,能回家我就很開心了。我日常在雷迪森酒店訓練,現在已經關門了,很期待回歸鏈球檯打打球,找找節奏感,這段時期過得太奇怪了,每個人都艱難。」

  杜靴迪與黑澤爾在BBC節目中

  作為BBC解說團隊的一員,杜靴迪不管打沒攻入世錦賽正賽,只要比賽辦起來,他都不會缺席。

  「我很想念錫菲聯,精彩刺激的比賽,和BBC的朋友們共事,那種氛圍太棒了,簡直是桌球的一場盛典。」他說。

  和其他人一樣,1997年的世錦賽冠軍得主杜靴迪也希望比賽能在7月的新賽期如期揭幕,不過在當下的居家隔離期間,他雖練不了球,但也有些事可忙。

  杜靴迪的出勤率仍然很高

  他說:「我一直在參與網上的俯臥撐挑戰活動,一開始每天做10個俯臥撐,到世錦賽原賽期結束的那天(5月初),我都達到每天做45個了!不得不說我現在手臂真的很痠痛!」

  「我兒子基斯坦奴也沒去學校,我們共度了很長時間,一起跑步、散步,他一直對著一堵牆打網球,好在都柏林的天氣還是很好的。」

  杜靴迪、奧白賴仁還在直布羅陀打吡賽的那個週末,他們的同胞小將阿倫·希爾在幾百公里以外的阿爾布費拉奪得歐洲U21錦標賽冠軍,贏得WST兩個賽季的職業資格。

  桌球世界盃愛爾蘭代表隊

  愛爾蘭球迷可要在這個夏天緊追世錦賽資格賽,並為本國兩位老將的護級之旅祈禱,下季的愛爾蘭大旗,最好還是有前輩來扛。

  (世界桌球)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