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花選到佐敦!公牛是如何撿到史上最大便宜?
2020年05月23日07:46

  1984年NBA選秀大會,手握探花簽的芝加哥公牛隊選中了來自北卡大學的得分後衛米高佐敦,球隊的命運從此改變。但事實上,那年選秀大會開始之前,多支球隊都眼饞公牛隊手裡的探花簽,但是都被時任公牛隊總經理羅德-索恩一一回絕。

  1984年NBA選秀大會開始前不久,羅德-索恩接到了來自達拉斯小牛隊的電話。小牛隊非常渴望得到佐敦。

  當時小牛隊總經理里克-桑德告訴索恩,如果公牛隊願意送出探花簽,小牛隊願意付出當時的全明星前鋒馬克-阿吉雷(Mark Aguirre)(註:馬克-阿吉雷是1981年NBA狀元秀)。桑德認為這筆交易有機會發生,公牛隊剛剛打出一個27勝的賽季,而阿吉雷是芝加哥當地的英雄。1983-84賽季,阿吉雷是小牛隊的第二號得分手。

  里克-桑德很喜歡那幾年的北卡大學球隊,而且夢想著能讓佐敦和他的大學隊友薩姆-柏堅斯搭檔。

  柏堅斯也參加了1984年NBA選秀大會。如果桑德能從公牛隊手裡得到探花簽,他就能組成佐敦和柏堅斯的搭檔,因為小牛隊已經握有那年的首輪4號選秀權。

  雖然桑德把阿吉雷作為交易籌碼引誘公牛隊,但是他面臨一個棘手的問題:羅德-索恩和公牛隊為了這一刻已經等待了太久,他們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事實上,桑德不是當時唯一一個給索恩打電話並想要得到這個探花簽的NBA球隊總經理。手握首輪5號選秀權的費城76人隊也想向上交易選秀權。

  當時76人隊的總經理帕特-威廉斯曾試圖用首輪5號簽+1名球員換拓荒者隊的榜眼簽,但是被拒絕了。威廉斯已經記不清他給公牛隊的報價,但顯然是換不動。

  “人們當時很震驚。‘我們不知道佐敦會變得如此出色之類的。’好吧,我們當然知道他會如此出色。”威廉斯在近日接受《The Athletic》的採訪時說道,“但是成為NBA歷史上最偉大的球員?當時沒有人能預計到。但每個人都知道(佐敦非常出色)。”

  時任76人隊教練比利-康寧翰也來自於北卡,而且管理層相信傳奇教練迪恩-史密夫會努力說服康寧翰選擇佐敦,即使76人擁有狀元簽。

  但羅德-索恩明確表示他不會認真考慮送出探花簽,因為他希望得到佐敦。

  “我告訴你。”桑德告訴《The Athletic》,“他(索恩)非常看好米高。”

  哈基姆-奧拉祖雲已經鎖定了那年的狀元秀,並且將前往休斯頓。甚至連索恩都承認,如果公牛隊擁有狀元簽,他也會選擇奧拉祖雲。那時候,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誰會成為榜眼秀,但是索恩得到了內部消息。

  在1984年選秀大會的前一個月左右,索恩給拓荒者隊總經理斯圖-英曼打電話,並詢問他計劃用榜眼簽選誰。英曼的回答很直接:如果肯塔基大學的中鋒薩姆-鮑維通過了體檢,拓荒者隊就會選他。當然,鮑維的體檢報告沒人能保證。這位身高7尺的中鋒在聯盟里打了11年,飽受傷病折磨。

  “我不會考慮選擇鮑維,因為我們的隊醫已經對他給出警告了。”索恩說道,“所以我甚至都不會考慮他。”

  選秀大會開始前一週半,索恩又給英曼打電話。英曼當時告訴索恩,鮑維已經通過了體檢,所以拓荒者隊會在首輪第2順位選他。

  也就是說,選秀大會開始前10天,公牛隊已經知道他們將會得到佐敦。

  但是這10天顯得十分漫長。要知道,1984年的NBA球隊管理層可不像現在,球隊里沒有足夠的球探,而公牛隊當時甚至都沒有面試佐敦的機會,更別提試訓他了。

  “在我們選中佐敦之前,我們都沒有和他說過話。”索恩說道。

  因此,公牛隊選擇用一種老派的方式“做功課”。索恩和迪恩-史密夫保持密切的聯繫,史密夫是索恩的密友。此外,索恩經常會去現場看北卡大學的比賽。

  當時,擔任公牛隊球探的邁克-錫寶特對佐敦的熟悉程度不亞於其他任何人,因為他經常會去看北卡大學的比賽。佐敦在北卡大學的最後一年,錫寶特在現場看了6、7次北卡的比賽。

  加入公牛隊之前,錫寶特曾是湖人隊的球探。當初湖人隊派錫寶特去看北卡的比賽是為了考察占士-禾菲,而禾菲在1982年選秀大會的首輪第1順位被湖人選中。那一年,佐敦還是北卡的大一球員。

  “我認為羅德(索恩)和我對奧拉祖雲以及佐敦的喜愛是非常一致的。”錫寶特說道。

  有趣的是,迪恩-史密夫會讓球探們觀看北卡大學的訓練,而不只是比賽,這能幫助球探們更好地評估佐敦是否能夠適應NBA比賽的風格。

  “迪恩的體系非常無私,你可以看到更多米高的比賽風格,特別是看他的訓練。很多東西是在比賽中看不到的。”錫寶特說道,“他們在訓練中有更多的自由度,而且訓練非常激烈。你可以看到他(佐敦)渴望贏得一個衝刺跑或者訓練。我認為這可以給我們提供更多的信息。”

  公牛隊看到更多佐敦的訓練和比賽,他們就更加喜歡他。選秀夜,公牛隊知道奧拉祖雲會去休斯頓,然後多虧了英曼,公牛隊知道他們能在第3順位得到佐敦。錫寶特和索恩在這一點上達成了空前的一致,他們就是要選到佐敦,儘管公牛隊的管理層里意見並不一致。

  當時,公牛隊的一位合夥人要求管理層考慮在第3順位選擇一名大個子。在那個年代,中鋒在籃球比賽里更加吃香。拓荒者隊就是這個思路,他們用一個如此高順位的選秀權選了鮑維,因為他們不想選一個與德士拿位置重疊的側翼。

  但索恩和錫寶特不會錯過佐敦。

  “我永遠不會忘記。”錫寶特回憶道,“當時有人提議:‘我們為什麼不向下交易選秀權,並選擇一名中鋒以及得到一些其它的籌碼?’比如,有人提議選擇梅爾文-特平。”

  1984年選秀大會,來自肯塔基大學的特平在首輪第6順位被子彈隊選中。但是僅僅4年之後,他就去歐洲打球了。

  “選秀大會前一天,羅德和我開玩笑說,如果管理層里有任何人試圖說服我們改變主意,我們將把他鎖在門外,直到我們做出選擇。”錫寶特回憶,“或者把他們鎖在衣櫃里,如果有必要的話。”

  值得一提的是,1984年夏天,當時的公牛隊管理層正在談判賣球隊,由謝利-雷恩斯多夫領銜的一個投資團隊有意購買公牛隊。如果能在選秀大會上選到一個有名氣的中鋒,這可能會提升公牛隊的市場價值。當時的佐敦還沒有達到家喻戶曉的名氣。直到1984年選秀大會之後過了近2個月,佐敦幫助美國男籃奪得奧運會的金牌,他是那支美國隊的得分王,並且引起了世界的注意。

  “從芝加哥的市場,我們的季票持有者以及球迷的角度來說,他們當時並不是很想選擇佐敦。”代表公牛隊參加1984年NBA選秀大會的基斯-布朗回憶道。布朗在公牛隊工作了37年,最近剛剛退休。

  “那是一個由中鋒主導的聯盟。當時很多公牛隊的季票持有者和球迷都希望我們選擇一個中鋒。”布朗說道。

  1984年8月中旬,佐敦幫助美國男籃奪得奧運金牌。9月份,公牛隊達成協議並將出售給雷恩斯多夫。

  “當時他(佐敦)還沒有穿上公牛隊的球衣。”雷恩斯多夫在採訪中說道,“所以我不知道他會變得多麼出色。之前公牛隊的老闆也不知道。如果他們當時知道自己選到了一個NBA歷史上最偉大的球員,我覺得他們不會把球隊賣給我。”

  為了得到佐敦,羅德-索恩可謂用心良苦,他甚至都沒有把自己的選擇告訴代表公牛隊參加選秀大會的基斯-布朗。同時,索恩還要求布朗時刻關注坐在他旁邊的拓荒者隊代表。一旦確定拓荒者在首輪第2順位選擇誰,布朗必須立刻給索恩通報。

  “羅德之前一直沒有告訴我他或者公牛隊可能對誰感興趣。”布朗說道,“直到奧拉祖雲成為狀元秀,薩姆-鮑維成為榜眼秀之後,羅德才通知祖納森-剋夫勒(當時公牛隊的一位管理層),剋夫勒再通知我。最終,他們告訴我,他們想要佐敦。我填好表格之後交了上去。我當時不知道這個選擇會具有歷史意義。”

  新秀賽季,佐敦打滿了82場常規賽,場均得到全隊最高的28.2分,並帶領公牛隊在時隔三年之後重返季後賽。佐敦在公牛隊的13個賽季,每一年都打進季後賽,而且奪得6個NBA總冠軍。

  試想一下:如果公牛隊在1984年首輪第3順位選了一個大個子,那將會是一番完全不同的景象。

  1985年,NBA的選秀大會才開始採用樂透抽籤儀式。在這之前,每個分區戰績最差的球隊通過拋硬幣的方式決定誰得到狀元簽,輸的獲得榜眼簽。之後的順位由賸餘球隊的戰績決定(從最差到最好)。假如那年拓荒者隊獲得狀元簽,那麼NBA的歷史將會發生重大變化。

  因為拓荒者在首輪第一順位肯定選擇奧拉祖雲,而火箭將選擇佐敦。對於公牛來說,他們的選擇就剩下:鮑維、巴克利、薩姆-柏堅斯、特平等。

  當小牛隊總經理桑德給索恩提出報價之後,索恩告訴桑德他會考慮一下,但是這可能僅僅只是出於禮貌。

  “我不認為他(索恩)甚至有考慮過。”桑德說道。因為過了沒多久,索恩就給桑德打電話了,並且拒絕了桑德的報價,就像他拒絕其他球隊的報價一樣。

  “我不認為我們能做這筆交易。”索恩當時告訴桑德,“因為我真的、真的認為這個傢伙(佐敦)會非常特別。”

  (羅森)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