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生看抗疫㉑|疫情下的英國高校:在家考試與無損害政策
2020年05月25日12:42

原標題:留學生看抗疫㉑|疫情下的英國高校:在家考試與無損害政策

新冠疫情於三月下旬在英國爆發,英國政府隨即宣佈中小學停課,並宣佈取消夏季的初中O水準考試和高中A水準考試。然而,政府卻未針對全國高校頒布任何政策或措施。疫情期間,各大高校依舊擁有極高的經營自主權,這也造就了考試和成績製度的參差不齊。

當時,大部分高校的第二學期已經接近尾聲,即將進入四月為期三週的復活節假期。在閉校停課後,所有課程轉為線上教學,假期到來前短暫地持續了約莫兩週。之後的第三學期,便是目前正在進行中的論文季以及期末考試季。

為了遵守政府嚴正強調的“保持社交安全距離(social distancing)”,所有現場筆試都無法照常進行。在這非常時期,英國各大高校臨時改動的考試製度,以“亂象叢生”來形容也不為過。或將考試直接取消,或改以論文和作業代替考試,或推出全新的模式——在家考試(take-home exam)。

英國總學聯(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簡稱NUS)曾在四月中旬數次呼籲所有高校共同協商,將考試和成績製度都統一化。總學聯副會長Claire Sosienski Smith表示,在家線上考試對於部分學生而言,將是困難重重。這番擔憂確實所言非虛。

一般大學都提供筆記本電腦租借服務,但疫情期間幾乎都已暫停外借。缺乏線上考試所需電子設備的學生不但無法進行租借,也無法到已關閉的圖書館使用公共電腦,只能自行另想辦法。此外,部分學生在停課後已經搬離宿舍或出租屋,若是回國或返回偏遠郊區的住家,就可能面臨需要翻牆或網絡系統不夠穩定的問題,無法支撐他們完成需要全程在線作答的科目。

殘障學生更是首當其衝。平常考試時,他們可直接向校方申請特殊輔助措施協助應考。在家考試卻成為了新難題的衍生之源。若校方無法為他們提供專業的設備和幫助,他們將難以順利進行考試。或許在其他學生眼中,在家考試是舒適且方便的,但對他們則不然。

正如總學聯會長Zamzam Ibrahim所說,這些變化所帶來的衝擊是因人而異的,並非所有學生都具備良好適應的條件和能力。由於各大高校自行擬定新製度,每所大學甚至同一所大學里的每個科系,都會視情況做出不同的調整。顯而易見,既要維持學術標準又要正視學生訴求,這樣的平衡並不容易達成。

在家考試製度對於絕大部分學生來說,都是陌生且前所未有的。最被關注的問題,莫過於它對考試成績的潛在影響。從現場手寫到電腦打字,從閉捲到全開卷,乍看之下更輕鬆快捷、難度降低,但也意味著一直以來的備考策略很可能不再適用。對於應考模式的不熟悉更將或多或少限製考生的發揮。各種不確定性因素的存在,讓許多學生在收到在家考試通知後,都開始擔憂。

3月27日,一則匿名請願被發佈在英國政府與議會的聯合官網上。請願內容闡述了在家考試可能對學生造成的影響,例如:網絡問題、缺乏設備資源、居住環境並非理想考場而令考生無法集中。同時要求落實“無損害政策”(no detriment policy),保障所有學生的成績。

無損害政策,是以考生前一年的成績作為今年的最低分數線,意即今年的分數將不會拉低已取得的平均分或等級。但若是分數高於去年,整體平均分依然能被提升。這可謂是一項“只高不低”的保險。只可惜,這項請願被回拒了,原因是政府和國會並不負責實施這類政策。據官網說明,任何關乎高校的事務只限高校本身和UCAS機構(大學和學院招生服務中心)處理。

緊接著,各校學生陸續在國際請願平台Change.org 上發起請願,號召同學集體簽名,向校方傳達無損害政策的必要性。以筆者所在的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法學院為例,大家在獲悉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埃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Essex)等請願成功後,也發起了請願,收集到多達3331個簽名。行政院長Gillian Douglas作為英國法學院院長聯盟成員之一,在諮詢率先實施該政策的劍橋大學法學院後,最終也宣佈實施相似的“安全網”(safety-net)政策。在這件事上,看來是民主意願成功取得了勝利。

當然,也有例外。截至四月底,期末考試季開始前夕,約百分之七十的大學已確定實施無損害政策或安全網。這也包括羅素集團(Russell Group)的院校。羅素集團是由英國24所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學組成的高校聯盟。其中,唯有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選擇不實施任何一項政策,而是自行製定了no disadvantage approach。有別於無損害政策,它不以往年成績作最低分數線,只是承諾在批改和判分時會綜合考慮各方因素。

根據該校在官網上的解答,不實施無損害政策,是因為科系繁多,測試模式本就多樣化,將往年成績或今年已取得的部分成績直接作為最低標準,既不實際也無法保證最終文憑質量。該校數名學生在受高校媒體平台The Tab採訪時表示,排名頂尖的學校在此事上竟“落後”於其他大學,這令他們感到訝異和失望。

疫情的肆虐猝不及防,在生活中所帶來的改變同樣叫人措手不及。就高校而言,不論課程、考試,短期內都只能在線上進行。無損害政策將諸般變故納入考量,似乎是人性化的,也成了最主流的針對大學生們的成績保障。但這張貌似公平的安全網又是否真的公平、安全呢?

首先,無損害政策在閱卷階段並不生效,也不會改變每項科目的實際分數。

它只會在最終平均分出爐後,在必要時發揮調整的作用。經過調整的平均分就是成績單上的最終成果,但各項科目的分數依舊會如實顯示。倫敦國王學院、埃克塞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等多數大學都已聲明,會在成績單上先標明真實分數,再標明無損害政策調整後的所得分。如此一來,分數差異將一目瞭然,成績低於去年並獲得調整的學生或許並不會因此而獲益。

大學生的征途並不止於畢業,在踏出象牙塔那一刻,才是挑戰的真正開端。畢業於“新冠年”的同學們面對的是更艱難的求職環境,甚至是被全盤打亂的規劃。大學成績作為深造或求職的首要條件,在激烈競爭下只會更顯其重要性。標明了“無損害政策”的成績單上所顯示的分數,未見得會被更寬容地考量,會否更嚴苛也不得而知。以英國本地為例,不論碩博招生或大公司招聘,幾乎都要求輸入各科目分數,再附上成績單為證。在這種情況下,分數落差將十分明顯。若真實分數很不理想,縱使校方在成績單上備註是於疫情特殊情況(exceptional circumstances)下取得,也不會有多實質的幫助。

其次,無損害政策並非全國統一實施,每所學校每個院系的實施方式都可能有差別。

英國大學的高度自治,在疫情期間似乎成了一柄雙刃劍——能夠自主且彈性化地實施各種政策,卻也因缺乏統一性而無法保證更大程度的公平。高校各自為政,不論調整方式、調整幅度、成績單顯示方式,都會各有不同。英國目前就有42所大學未實施,其中還包括國際排名頂尖的院校。與不受無損害政策保障但依舊獲得相同成績的學生同屆競爭,若是被以相同標準評判和篩選,享受了“調整福利”的學生反而很可能會占下風。因此,所謂的“安全網”未必能達到其真正的安全意義。

再者,分數能被保障,但學術標準未必能被保證。

開卷考試對於英國大學特定科系的學生而言本就不陌生,例如筆者所修的企業法就是能夠參閱法條書的半開卷考試,家庭法和醫療法更是全開卷。在家考試卻可謂全開卷的極致,能參考的不再僅限課本筆記,連網絡資料都任君使用。但這也將原先高度透明化的期末考暴露在作弊的陰影下。雖然校方在考試簡章和考卷封面明令禁止考生和他人討論考題、合力作答,卻根本無法杜絕考生私下互相聯繫。文章類答案尚可通過Turnitin或其他檢測系統防止抄襲,選擇題和簡答題就無從檢測了。考試條件相對自由,無損害政策或許更會激發僥倖心理,畢竟“一年的成績可以連續用兩年”。但如文中所分析,無損害政策並不會掩蓋真實成績,倘若同學們未曾思及這一點並選擇了鬆懈,那這張安全網反倒可能成為未來的絆腳石。

特別引人深思的是,這是一項通過集體請願引起各校注意,最終成功落實的政策。眾所周知,英國的政治體系是君主立憲製下的議會民主,電子請願(e-petition)是民眾近年普遍使用的維權渠道。在政府與議會官網上,收集一萬個簽名便能獲得官方回應,十萬個便能上達天聽,列入議會辯論事項。任何人都能在任何時候發起或參與請願,截至5月23日清晨,官網就有864項請願,目前多和疫情相關,卻也有莫名其妙的,例如:把刺蝟列為受保護動物、給予古樹合法權利等。

這份民主的門檻相對較低低。為了在每日成百上千的請願條目中博人眼球並收集更多簽名,不乏一些標題譁眾取寵、內容簡單粗暴的請願。一些荒謬不合理的訴求,只要不違背法律又能獲得足夠的支援,就能被合理化。姑且不論請願成功與否,訴求都會引起更廣泛的關注,甚至掀起社會輿論浪潮。

無損害政策亦是如此。該請願被政府回拒後,英國大學生另尋出路,使用了全球最大請願網站Change.org。雖不和英國政府或議會掛鉤,卻更快速高效,短短數天內數千個簽名,就成功促使各校領導層正視這項訴求,緊鑼密鼓開會探討、徵詢意見,再將之落實。英國憲法慣例之一是尊重民主,法律精神近百年來深深滲透於社會各界;集體請願就是維權的武器和民意的傳聲筒。疫情爆發初期人心惶惶,學生們的焦慮正是通過這樣的民主被放大和擴散,最終獲得解決,結局彷彿皆大歡喜。但眼下的合理,並非是長遠的實際,由一個個迅速提交的簽名鑄就的壓倒性民主里,又有多少人認真探討過政策背後的弊端?

無損害政策是疫情大環境下的產物,更是英國高校特有。但只需細究就能明白,它雖為保障措施,卻因表面成果與實質效益之間的落差,未見得能保將來無虞。期末考試仍在進行,在“一天一變”的疫症時代,興許只能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態度,盡最大努力完成當下的挑戰。關關難過關關過,唯有做好現在,才有底氣奔赴未來。

(作者:石欣穎 ,英國倫敦國王學院法律系大三學生,馬來西亞籍留學生。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北京大學區域與國別研究院立場無關,文責自負。引用、轉載請標明作者信息及文章出處。)

參考資料和文獻:

1. https://www.nus.org.uk/en/news/press-releases/national-approach-needed-to-exams-assessment-and-no-detriment-policies-says-nus-/

2. https://www.bbc.co.uk/news/education-52373828

3. https://thetab.com/uk/2020/04/22/revealed-all-the-universities-that-arent-providing-no-detriment-policies-152266

4. https://petition.parliament.uk/petitions/310993

5. https://www.change.org/p/king-s-college-london-no-detriment-policy-for-kcl-university-assessments

6. https://info.lse.ac.uk/coronavirus-response/assessment-faqs

7. 蘇平,英倫隨筆:請願如魔盒?(2011) https://www.bbc.com/ukchina/simp/uk_life/on_britain/110810_suping_e_petitions.shtml

8. Carys Girvin, Full of sound and fury: Is Westminster’s e-petitioning system good for democracy? (2018) https://www.democraticaudit.com/2018/11/19/full-of-sound-and-fury-is-westminsters-e-petitioning-system-good-for-democracy/

原標題《留學生看抗疫21 | 疫情下的英國高校:在家考試與“無損害政策”》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