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毛整個英國也要護短 約翰遜有多愛這個“背後的男人”
2020年05月26日17:38

  原標題:惹毛整個英國也要護短,約翰遜有多愛這個“背後的男人”

  昨天,英國人民圍觀了唐寧街首相府上演的兩場大戲,主題都是“無悔”:一邊,首相高級顧問卡明斯拒絕因違反“居家令”道歉和辭職,堅稱自己“不後悔”;另一邊,約翰遜首相力挺自己“背後的男人”,甚至不惜賭上政治信譽,可以說也是心甘情願。

  同一個“居家令”,居然對不同的人有兩種標準?

  被困在家裡兩個多月的英國人,怒火可不是一般大。批評和質疑,潮水般湧向了唐寧街。這一次,擅長創造“不可能”的卡明斯+約翰遜組合,還能輕易全身而退嗎?

約翰遜(左)和卡明斯
約翰遜(左)和卡明斯

  無 悔

  昨天,儘管晚到了半個小時,首相高級顧問卡明斯在唐寧街花園舉行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新聞發佈會。

  為什麼說是前所未有呢?

  一、首相顧問較少單獨召開記者會,將記者會地點選為唐寧街10號首相府更為少見。對卡明斯來說,這應該是比較罕見的“正裝”亮相:穿著白色襯衫,儘管領口不太正式地有些許敞開。要知道,這位手握大權的重臣,一向喜歡休閑風格。每次被媒體拍到,不是穿著紅顏色的T恤就是戴著運動休閑帽。更別提3月份那次刷屏的“逃跑”視頻:在約翰遜宣佈確診新冠病毒的當天,卡明斯穿著綠色連帽風衣一邊左顧右盼,一邊匆匆跑步離開首相府。

  二、而對於許多英國人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聽到卡明斯講話。自從約翰遜上位以來,為其出謀劃策的卡明斯經常是英國媒體報導的“常客”,但一般都只有被拍到的靜態照片。面對面地與媒體記者對話,這似乎真是第一次。

  三、至於這場發佈會的內容,更是前所未有了:這似乎是在約翰遜授意下召開的,受邀媒體認為道歉應該是發佈會的主題,但讓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本應道歉的主角一個字沒提到道歉,頻頻入耳的卻是“無怨無悔”和“拒絕辭職”。

  在這場長達一個小時的發佈會上,卡明斯坐在一張白色簡易摺疊桌前,語氣平靜、神態自若。在他的描述里,這是一個為了親情橫跨大半個英國的故事:3月31日,卡明斯離開首都倫敦,前往400公裡外的父母家——達勒姆市,是為讓4歲的兒子得到妥善照顧。因為妻子確診感染,從當時的情況看他也“很可能”感染。

  他說,“許多人非常生氣,我並不感到驚訝。”

  他說,想“消除混亂和誤解”。

  他說,由於在媒體上知名度很高,他“遭受威脅和暴力”。

  但不管怎樣,這位首相高級顧問的的確確是在居家令頒布後出行的。英國政府3月23日宣佈全國“封城”,禁止民眾非必要外出,出現感染症狀的人必須居家隔離。此外《星期日鏡報》曝出,卡明斯4月19日再次出現在達勒姆。在那之前,卡明斯已經康複並回到倫敦工作。對此,卡明斯回應,儘管在媒體上遭到了幾天的批評,但並未考慮辭職,“我不後悔我所做的;我認為在這種情況下我所做的事情是合理的。” 當記者問他如何回應憤怒的人們時,卡明斯說,他會建議那些人“不要相信他們在報紙上讀到的任何事情”。

  在卡明斯上演這一幕“無悔”之後約一個小時,約翰遜隨後上演了另一幕“無悔”。

  在疫情通報記者會上,約翰遜宣佈了新措施以放鬆封鎖,試圖將人們對於卡明斯的憤怒拋在身後,但最終失敗了——幾乎所有在場媒體都在追問卡明斯的事。

  他的盟友已經是眾矢之的。反對黨工黨發言人要求首相府解釋:“英國民眾不希望有一套規定適用於他們自己,而另一套規定適用於多米尼克·卡明斯。”繼反對黨要求卡明斯辭職之後,執政黨保守黨議員24日也反對卡明斯留任。“爭論日複一日,浪費公眾時間,消耗政治資本,轉移了我們處理真正問題的精力。” 保守黨議員貝克告訴英國天空新聞頻道記者,“沒人是不能缺少的。”

  但首相仍然力挺自己的顧問,直接拒絕了反對黨關於解職卡明斯的要求。他當天在新聞發佈會上稱,卡明斯出行是為了尋求別人幫助照顧他們的孩子,這遵循了“每位父親的本能。在各方面,他的行為都是負責任的、合法的、正直的”。“我真的對人們感受到的混亂、憤怒和痛苦感到遺憾……那就是我為什麼希望人們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約翰遜說,“我真的不認為(唐寧街)10號里的任何人曾經做出破壞我們(衛生)倡議的事情。”

  還有英國媒體爆料,卡明斯從達勒姆返回倫敦前,還曾開車前往巴納德堡,並非一直待在父母家中。對此,約翰遜解釋說,感染新冠病毒影響了卡明斯的視力,那是一次“試車”,旨在確保卡明斯能夠開車從達勒姆回倫敦;卡明斯其他時候都在父母家中隔離。

  為了證明卡明斯真的是為了視力問題而外出“試車”,也曾感染病毒的約翰遜還在記者會上從懷裡掏出了眼鏡——如果這都不是真愛……

  影 子

  能讓堂堂英國首相如此倚重的人,究竟有什麼本事?

  卡明斯出生在英格蘭東北部的一個僻靜小鎮達勒姆。那裡曾是中世紀的軍事要地和宗教中心,如今則是英國僅次於牛津、劍橋的大學城。父親是一名石油鑽機工程師,母親是一名教師。他畢業於牛津大學,獲得了現代曆史的一等學位。他還在俄羅斯度過了一段時間。在那裡,他試圖創辦一家航空公司,儘管並沒有成功。後來他先後擔任保守黨領袖艾恩·鄧肯·史密斯和英國內閣辦公廳大臣邁克爾·戈夫的顧問,開始在保守黨團體里長達20多年的“顧問生涯”。

  但卡明斯的風格與英國政治的傳統精英形象截然不同——好鬥、防禦性強並且對傳統不屑一顧。尤其是對政治傳統的態度,似乎和約翰遜如出一轍,也這是倆人靠近的一大理由。卡明斯被視為唐寧街“重要的局外人”,他的忠誠擁護者中包括不少退伍軍人,他們經常談論如何與根深蒂固的“精英”作戰的感覺。

  在約翰遜眼裡,卡明斯不僅僅是一個顧問。約翰遜的許多政策都有他的影子。當然其中最出名的莫過於,卡明斯是如何洞悉選民情緒,採取高風險策略炒熱了脫歐議題,進而一舉把約翰遜送入唐寧街的首相寶座——他是約翰遜眼裡為實現“英國脫歐”不懈努力的建築師,還幫助約翰遜確保了保守黨在去年12月的選舉中獲勝。

  某種程度上可以看出,卡明斯的確是應對媒體的高手。比如昨天的那場記者會,按照《每日郵報》採訪的肢體語言專家朱迪的解讀,“卡明斯打扮得像來訪的全科醫生一樣,低調的謙卑從虛弱的嗓音和他坐在餐桌旁的方式中散發出來。他常常向前傾並且自我貶低,以暗示低下的地位。”這與人們對他在唐寧街特立獨行的刻板印象相反,有助於緩解外界對他施壓。但朱迪補充說:“他的膝蓋張開了,這表明其實他很有信心應對局面。”倫敦大學政治學教授蒂姆·貝爾說:“約翰遜不是國際象棋大手。他傾向於一次考慮一個動作,他需要能夠看到兩三個動作的人,並向他的政府提供戰略方向。”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欣賞卡明斯的風格。他曾經口無遮攔地嘲諷英國退歐秘書戴維·戴維斯“厚重而細心”和“懶惰像蟾蜍”,因此激怒了前總理卡梅倫,批評卡明斯為“職業精神病患者”。

  未 知

  在一些人看來,約翰遜對這位顧問的依賴毫無疑問。政治賭博、傷害自己的首相生涯、將權威置於危險之中……英國各大媒體紛紛列舉約翰遜支持卡明斯將帶來的後果。

  一些後果已經開始顯現。

  最新民意調查顯示,在應對疫情方面,人們對約翰遜的支持率正在下降。據彭博社25日報導,英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已超過3.68萬例,是歐洲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也是世界上死亡人數第二多的國家,僅次於美國。而就在疫情如此讓人揪心的時候,約翰遜政府已有數名官員因違反“封城”規定辭職:流行病學家尼爾·弗格森“封城”期間離家見女友遭媒體曝光,5月5日辭去政府顧問一職。蘇格蘭首席醫療官凱瑟琳·考爾德伍德提出居家建議卻不遵守,兩次在週末離家前往另一處住所,4月5日辭職。

  《太陽報》在擁擠的飛機上發佈了一張乘客的照片,並引述了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的話:“每個人似乎都放棄了社交疏遠。我們稱其為“卡明斯效應”。

  英國政府宣佈“封城”後,民眾做出了巨大忍耐,比如不能探望年邁的父母、無法陪伴垂危的親友,甚至無法出席至親好友的葬禮。但隨著卡明斯東窗事發,英國人開始質疑居家令的合理性。25日,英國迎來晴朗舒適的好天氣,民眾紛紛無視“封城”禁令,組織外出野餐、海灘遊玩,幾乎沒人保持社交距離。

  有英國人認為,卡明斯在疫情最嚴重的封鎖期,都可以驅車從倫敦趕到達勒姆。“那我們從伯明翰到海灘來玩一天也可以,我們沒有違反任何規則”。還有遊客表示,卡明斯樹立了一個壞榜樣,所以大家都會效仿他。英國政府行為科學諮詢小組的成員史蒂芬·瑞奇表示,“卡明斯的行為破壞了民眾對政府的信任,也破壞了大家對於規則的遵守,將會有更多人去世。”

  風口浪尖上的卡明斯,還讓美國媒體想起了史蒂芬·班農——那個曾經的特朗普“背後的男人”。班農最後黯然離開了白宮,現在的問題是約翰遜將會如何對待這位曾經的功臣呢?

  來源:深海區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