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生物實驗室疑云:全球佈局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2020年05月27日08:21

原標題:美國生物實驗室疑云:全球佈局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中新網5月27日電 (張奧林 甘甜)一座此前鮮為人知的美國生物實驗室,因官方宣佈關閉半年,意外成為外界注目的焦點——這一基地,就是位於馬里蘭州郊外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

圖為位於美國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USAMRIID)的技術人員,在一個遏製伊波拉病毒的實驗室里進行化驗。

  隨著該生物基地在2019年7月關閉,2020年3月開放,美國民眾提出疑問:其“閉關”時間,與新冠疫情大流行存在時間上的部分重疊;且這座專攻生物化學研究的基地,會不會與新冠病毒存在關聯?美國政府的解釋,卻顯得牽強。

  於是,人們在白宮網站上發起“萬人聯署”,要求公佈真相。那麼,德特里克堡,到底是一座什麼樣的生物基地?

【黑暗“毒庫”】

  2019年9月,美國政治新聞網回溯了半個世紀前,這樣一件慘劇:“1954年,肯塔基州的一名監獄醫生隔離了7名黑人囚犯,連續77天給予他們兩倍、兩倍、三倍、四倍劑量的麥角酸二乙酰胺(半人工致幻劑),沒有人知道這些受害者的下落,他們可能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死去的。”

  美國政治新聞網寫道,這些黑人囚犯“是(美國)中央情報局高度機密的計劃的一部分,該計劃旨在開發控製思維的方法”,而這一切,正是“基於有著黑暗歷史的軍事基地——德特里克堡”。

  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最早建立於1943年,起初的目的是為了在二戰中用於生物作戰。1949年春,美國陸軍在德特里克營地建立了一支名為“特種作戰司”的化學家小組,目的是為病毒和細菌尋找軍事用途。

  與此同時,中情局為誘使被捕間諜嫌犯“無意識地泄露機密”,還專門組建了化學特種部隊。1951年,當時掌管中情局秘密行動部門的杜勒斯聘請了化學家戈特利布。後者長期尋找一種能摧毀人類意識的方法,並測試了數量驚人的複方合劑——這些藥物,基本都與精神折磨有關。

  雖然戈特利布的計劃以失敗告終,但在1956年正式定名後的德特里克堡,仍被保留為戈特利布的化學基地,用來開發和儲存中情局的毒藥。戈特利布在冰櫃中儲存著可能引起天花、結核病、炭疽在內的致病生物製劑,以及大量有機毒素,包括蛇毒和麻痹性貝類毒素。

  時至今日,德特里克堡仍是世界上最尖端的毒素和抗毒素研究實驗室之一,那裡依舊保存著多種病毒。

  然而,轉折在2019年7月發生。當時,美國政府勒令這座生物基地,停止所有對最致命病毒和病原體的研究。官方給出的原因僅僅是基地汙水系統出現問題。面對民眾的質疑,美國政府諱莫如深,反而招致更多猜疑。

 【全球撒網】

  德特里克堡,只是美國大規模私下研究生物戰的縮影之一。數十年來,其早已在全球建立了上百所類似的生物基地。

  美國建立的生物實驗室種類繁多,數量龐大。據美國科學家聯合會2020年2月的統計,美國目前有13家正在運行、擴建或規劃中的P4實驗室,以及,多達1495個P3實驗室。

  根據傳染病原的傳染性和危害性,國際上將生物安全實驗室分為P1、P2、P3和P4四個生物安全等級。其中,P4實驗室,是目前人類所擁有生物安全等級最高的實驗室。

  從美國防部官方發佈的信息看,不僅是本土,美國還在全世界廣泛“撒網”布點。其中,前蘇聯國家和東南亞及非洲的第三世界國家,是其佈局的主要目標。

  獨立新聞調查機構Armswatch嗅到了美國的動向。2019年6月,其揭露稱,美國軍方在全球多地設立了生物實驗室,秘密研製生物武器。中東、東南亞、非洲地區……甚至格魯吉亞、烏克蘭等前蘇聯國家,都有美國伸出的“觸角”。

  俄羅斯官方也認為,美國的秘密生物實驗室遍佈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及周邊的27個國家,數目龐大。據證實,美國僅在烏克蘭就有15家生物實驗室,在格魯吉亞設有3家實驗室和11家小型研究所的研究網絡。

  美國在密謀什麼?社交媒體上,人們發出疑問。

  對於這個問題,美國官方的態度無非就是“為了從事科學研究”,在有關軍事方面的實驗室也僅僅提及“是為了防禦目的”,但實際上,這其中的水有多深?

  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紮哈囉娃5月4月曾表示,五角大樓以打擊“生化恐怖主義”為藉口,在俄羅斯周邊地區建立具有雙重意義的生物實驗室,意在加強其在境外的生化影響。

  在這個問題上,從事美國方向研究的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對中新網表示,美國的生物實驗室有生物戰的功能,意味著這些實驗室從事的不僅僅是普通的科學實驗,而是在為可能的戰爭威懾和實際戰爭做準備。

  李海東指出,美國的這些實驗室實際上帶有拉攏特定國家發動和預防生物戰的目的,其全球佈局,無疑對國際總體安全和穩定構成了挑戰。

  關於美國在前蘇聯地區大量設立實驗室的目的,李海東認為,美國一般都會在其認為可信賴的國家去建立,地理位置儘量靠近競爭對手和假想敵。同時,此舉也帶有展示和設立國家戰略互信度的目的。

資料圖:當地時間2016年5月11日,美國、格魯吉亞和英國軍隊在瓦茲亞尼進行代號為“高貴夥伴”的聯合軍事演習。

  另外,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副研究員劉卿在接受中新網採訪時亦指出,美國在前蘇聯地區大量設立生物研究所,實際上與北約東擴有關。此舉不僅是針對俄羅斯,也因烏克蘭等國大量軍工企業都被美國收入麾下,美國欲將前蘇聯的一些研究成果,占為己用。

  【“達摩克利斯之劍”】

  事實上,美國這些生物實驗室,不僅數量多,問題同樣很多!致命菌株、毒株丟失,實驗設備故障,感染病菌的小白鼠失蹤……近年來,相關事故頻發,造成的影響令人咂舌。

  •2001年,前文提到的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的研究人員,通過信件蓄意向美國政府及媒體散佈炭疽杆菌,造成5人死亡,17人患病。

  •2012年,來自舊金山退伍軍人醫療中心實驗室的25歲研究員理查德•丁,在研究腦膜炎奈瑟菌疫苗時,不小心感染了細菌。他最初只是感到頭暈,但沒多久,身體變得僵直,也幾乎無法說話,最後不幸身亡。

  •2015年,猶他州達格韋試驗場軍方實驗室,把可能仍有活性的炭疽杆菌樣本,送到了美國數十家實驗室以及一處駐韓美國基地,致20餘人因可能接觸或處理樣本接受治療。

  美國建立實驗室的動機及潛在危害,成為了一把懸在基地周邊民眾,甚至全球民眾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2018年10月,俄羅斯國防部稱,美國“似乎在格魯吉亞開設了一個秘密生物武器實驗室,蔑視國際公約,對俄構成了直接安全威脅”。

  俄軍輻射、化學和生物保護部隊官員基里洛夫曾表示,由美國出資設立的格魯吉亞盧加爾公共衛生研究中心,把“誌願者當作實驗室豚鼠”,用於測試一種新的致命毒素。

  格魯吉亞前國家安全部長喬爾加澤披露的文件更是顯示,2015至2016年期間,共有73名參加盧加爾公共衛生研究中心測試的誌願者不幸身亡。

  與格魯吉亞有類似遭遇的,還有阿富汗。獨立新聞調查機構Armswatch揭露稱,美國在阿富汗也開展了類似研究項目,其在阿富汗的項目承包商,也在格魯吉亞盧加爾公共衛生研究中心工作。

  2017年,阿富汗暴發了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致237人感染,其中41人喪命。無獨有偶,2014年,格魯吉亞也曾暴發過同樣種類的出血熱感染事件,34人感染、3人死亡。感染源頭,至今不明。

  兩起感染事件之間的種種聯繫,讓人疑竇叢生。有資料顯示,盧加爾公共衛生中心開展的軍方科研項目中,即包含對上述出血熱的研究。Armswatch暗示,這兩起事件,或許與美國的生物實驗室有關。

  然而,這些案例或許只是“冰山一角”。《今日美國》在2015年發佈的一份調查報告中說,美國公眾或實驗室所在社區,往往只能瞭解到嚴重或致命的感染案例,因為這樣的案例有時會被作為報告發表在科學期刊上,或成為全國性新聞。這背後還有多少隱藏的慘劇,無從得知。

  【掀不開的幕布】

  “社區居民越覺得這裏有秘密,他們的不信任感就會變得更強”,2019年,德特里克堡問題暴露後,附近的民眾如是說。

  不僅是實驗基地附近的居民,遍佈全球的美國生物實驗室,因其不透明性,一切如同被罩在不透光的幕布之下,引發多方擔憂。

  《紐約時報》2019年刊文稱,美國生物實驗室數量逐年增多,卻普遍缺少規劃和監管。生物實驗室安全性問題,已成為美國監管機構面臨的最大風險。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5月13日也指出,美國在中國、俄羅斯的周邊國家“密集地部署生物實驗室”,且不願公開生物實驗研究內容,其行為和目的令人生疑。“美國究竟在做什麼?是否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然而,美國從未止步,反而越發猖狂。除建設生物實驗室以外,其還在千方百計長期阻攔有著183個締約國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約》(簡稱《公約》)核查議定書談判。其理由是生物領域不可核查,國際核查“可能威脅美國國家利益和商業機密”。

  對此,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副研究員劉卿認為,“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有生化武器技術和能力的國家,美國卻對《公約》橫加阻攔,在軍控方面,只控別人,不控自己”。

  劉卿呼籲,“美國應該就透明性給出一個說法,自己要說清楚。”(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