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兩月增重25斤!他能成為第四代超級內線麼
2020年05月28日14:43

  1989年建隊的奧蘭多魔術雖然歷史不長,但出產頂級中鋒的優良傳統卻深刻在球迷心裡。從1992年選中的奧尼爾,到2004年選中的侯活,都在日後某個時期成為了聯盟的第一中鋒。

  2012年,維斯域通過侯活交易來到奧蘭多,雖然黑山人不是由魔術選中,但9年職業生涯有8年時光在魔術成長,維斯域也算是後者一手培養出來的優秀課代表。

  2018年,魔術延續了它們對優秀中鋒的執念:用擺爛換來的樂透簽在第6順位挑走了默罕默德-班巴。

  當時,班巴一度有進入前三的呼聲,甚至有球探認為身高臂長的班巴才是當屆上限最高的五號位新秀。而班巴也底氣十足地拒絕了4號簽灰熊的興趣,灰熊如果選他就拒絕到隊報導。

  但是,兩年過後,班巴明顯被同級生甩掉了兩個身位,在艾頓、巴格利、賈倫-積遜、米曹-羅賓遜、溫德爾-卡達都在各自球隊站穩腳跟的情況下,班巴仍然在為一個輪換位置苦苦掙扎。

  班巴職業生涯至今已經代表魔術打了107場比賽,但只有1場正選,上場時間總共只有1634分鐘。要知道,被禁了大半個賽季的艾頓打了101場就已經將上場時間刷到了3179分鐘。

  更令人失望的是,本應該在第二個賽季有所突破的班巴甚至不進反退,得分、命中率下滑,出場時間從16.3分鐘掉到14.5分鐘。因此,針對班巴的批評和質疑也開始選囂塵上。

  班巴是水貨還是尚未開發的潛力股?這一點我們誰都很難給出確切的答案。但我們可以通過班巴的表現來分析,他究竟是水貨還是潛力股。

  19-20賽季班巴最大的問題在於他無法獲得足夠多的出場時間,而出場時間對於任何一名新秀來說都是最寶貴的養分,沒有比賽經驗的積累也很難有升級的可能。

  如今魔術已經今非昔比,去年打進季後賽並且在冠軍手裡搶來一場勝利已經證明了它們不再是過去那支任人魚肉的爛隊。

  因此,即戰力缺失的班巴在今天的魔術混不到一個重要輪換位置是一種必然。

  雖然班巴看起來能攻能守,非常全面,但其實是“樣樣通樣樣鬆”。可以說除了封籃,班巴的其他技能都是“半吊子”。

  進攻端不穩定,能投三分但生涯命中率只有33.3%;能打擋拆,但掩護質量差,很難讓克利福德把他當作後備席的“維斯域”來使用——換句話說,班巴上來只能幹簡單的工兵型中鋒工作,而這也就打斷了魔術進攻端的延續性,出場時間也自然漲不上去。

  班巴的防守端也是如此,雖然聯盟第二的臂展長度(僅次於塔克-法爾)讓他有每36分鐘3.5次封籃的效率,但他的護筐威懾力十分有限,卡不住位置也很難有高效的籃板保護;而且短距離移動靈活度不足、選位的質量也讓班巴在防擋拆的時候容易被針對。

  換言之,班巴在攻防兩端都只是“花架子”。

  我總結班巴之所以華而不實的原因是——他實在太瘦了。某種意義上,身體力量是球場上所有技術動作施展的基礎,沒有這個基礎,任何技術都是白搭。

  為什麼維斯域可以是魔術隊的進攻核心?因為他可以在進攻端拿住球,所以其他人可以以他為軸心開展進攻;防守端的維斯域可以卡住位置,其他人也可以以他為軸心建立防守體系。

  而核心力量不足的班巴做不到這點,所以他會被按在板凳上,只能靠著“潛力”每晚摳15分鐘左右的出場時間。

  那麼,我們可以給班巴下“水貨”的定義了嗎?

  抱歉,我們還不能把2018屆水貨的稱號頒給班巴,反而,“水貨”的說法其實有失偏頗。班巴並不缺少天賦,即便是在這兩個低迷賽季里,我們仍然可以在比賽中直觀感受到班巴的頂級天賦:他的身高、臂展、衝刺速度、防守覆蓋面積、球感……

  班巴的“水”體現的其實是潛力球員在季後賽球隊的尷尬處境,更何況同位置還有一個當打之年的全明星中鋒,這就更進一步放大了班巴和魔術的矛盾。

  班巴的處境像2003年被活塞選中的榜眼米利西奇,在一支總冠軍球隊無立足之地。但幸運的是,班巴比米利西奇更謙遜,更有耐心。

  班巴也像一個瘦弱版的祖爾-艾比迪,標準的現代中鋒好苗子,有三分有防守,甚至有可觀的自主進攻技巧,只是班巴不如艾比迪強壯,所以在NBA級別的對抗下無法像艾比迪那樣自如應對。

  換句話說,魔術對班巴的培養是長期行為,總經理哈蒙德曾經對總裁維爾特曼這麼說,“看著班巴成長會很有趣”。

  “他不像艾比迪天生就有一副強壯的身軀,但我們可以看看五年後他會成長到怎樣的形態,他很特別,我們只需要多一點耐心”。

  不要忘記,強如艾比迪也養傷養了三年才開始禦駕親征,而班巴的“五年計劃”完成後,他會成為另一個艾比迪嗎?只要他掛上足夠的肌肉,我不認為這是無稽之談。而在NBA停擺期間,班巴說自己“在家中訓練增重了25斤,其中大部分都是肌肉”。

  屆時,維斯域的合同也進入最後一年,成熟期的班巴也有機會接下“魔術第四代中鋒”的權杖。

  (brad)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