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單價20萬元+的房子去哪了?高端市場升溫背後
2020年05月28日09:24

原標題:深圳單價20萬元+的房子去哪了?高端市場升溫背後

很多人都在等著恒裕深圳灣開盤。

塔尖圈的精英們提金欲買,吃瓜群眾們則好奇這個“恒裕神盤”會不會再創新紀錄?

此前數年,深圳最高備案價由萬科瑧灣彙創造。2017年1月24日,同樣位於深圳灣片區的萬科瑧灣彙,一套建築面積75.73平方米的商業用房,備案價高達25萬元/㎡;另外一部分辦公用房,備案價格介於10.8萬-20.3萬元/㎡之間。此後3年,深圳再無新盤備案單價高於20萬元/㎡,直到恒裕深圳灣的出現。儘管“畫風突轉”,項目備案信息半天后就在深圳市房地產信息平台“消失”,但當各地產中介早在4月份就集中下架了單價超20萬的樓盤信息時,恒裕深圳灣如此之高的備案價格,備受關注。

單價20萬+的樓盤現場諮詢

昨天,記者驅車至恒裕深圳灣的銷售中心,該地位於大灣區中心的地段。驗資500萬“就”能看房,對於買得起這個地段的購房者來說,門檻並不高,和正在施工的後海彙一路之隔的恒裕深圳灣銷售中心裡,有幾個客戶邊聽著銷售人員的介紹邊盯著沙盤圖看。

單價20萬+/平方米是警戒線,單價在此之上的樓盤,地產中介的櫥窗里早已看不見了,連各中介的網站上也查不到。記者走到附件的一家地產門店,果然,櫥窗里在售的最貴二手房單價不到18萬。見記者頓足觀望,有中介人員前來推薦房子:“這些都是有效信息,剛掛出來的,尤其是這一套,特別划算,業主在北京,急於出售,比同面積戶型總價少了兩百多萬。而且是一證房源。”順著對方的手指,記者看到這套單價近18萬/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和它緊貼在一起、同樣是208平方米的另一套房,掛牌價足足低了250萬。

“這是周邊最貴的房子?”

“不是,前面那棟,最高的那個,恒裕濱城,25萬一平,有一套剛剛放出來。”中介人員抬手指著不遠處黃色的樓盤。

“網上查得到這個房源嗎?”記者詢問。

“當然查不到,我們櫥窗里也不會有展示,單價20萬以上的房源,地產中介的網站都不會登,一旦發現,馬上下架。這類房源,只能來中介門店現場瞭解。“記者走訪周邊其他地產中介門店發現,櫥窗里最高單價19萬,有的門店櫥窗里甚至什麼信息都沒有。“成交快,信息更新不上,索性不掛了。”另一家中介人員跟記者說:“單價20萬以上的樓盤不讓掛,網上也查不到,不過,諮詢的人還不少,中意哪個樓盤,找附近的中介現場問就好了。”

高價網紅盤備受關注

“這附近有哪些單價20萬以上的樓盤?”問起附近最貴的房子,地產中介們都推薦恒裕濱城。“這絕對是超級網紅盤。”上述推薦房源的地產中介人員興致勃勃地侃侃而談。

這些樓盤能夠被稱之為“網紅盤”,除備受關注外,往往具有一定的“攪動市場”的能力,置業者會將其當作標杆,之後入市的其他項目也會與其暗暗比較。這個被恒裕集團稱之為深圳灣壓軸之作的恒裕濱城,是該集團進入精裝修領域的首個項目。

2013年9月,恒裕濱城一期開盤時,銷售均價約5萬元/㎡,被購房者一搶而空。恒裕濱城二期於2015年初開盤,以每平米11萬的銷售均價,是當時後海豪宅區當之無愧的NO.1。而去年一套80多平的房子掛牌價高達30萬/平方米,讓恒裕濱城成為“超級網紅”。

據悉,作為灣區後來者,恒裕濱城並沒有佔據中心路以東的一線海景位置,整個恒裕濱城二期小區占地3.5萬方,不算太大。目前,恒裕濱城二期是周邊片區樓齡最新的盤,自二手成交以來,其成交總價和單價都在不斷刷新著灣區的新高度。

“超級網紅”背後的開發商很低調。資料顯示,恒裕集團始建於1987年,由香港恒裕控股有限公司全資控股,曆經30餘載的穩健發展與沉澱,目前,集團以房地產開發為核心業務,並涵蓋金融、礦山、酒店、貿易、商業、物管等多元領域,資產超千億。恒裕是深耕深圳本土的地產開發商,和其他潮商相比,在深圳開發房地產較晚,但仍讓業內為之側目:近年來恒裕開發的地產項目雖不多,卻多是頂級豪宅,堪稱深圳第一豪宅開發商。手頭項目遍佈南山、寶安等深圳各區,並以完成恒裕濱城、來福士廣場等項目的開發在深圳市場頗具知名度。公司近年來在城市更新領域斬獲頗豐,尤其在龍崗區儲備有上井村、南聯社區等近十個舊改項目。

高端市場升溫背後的避險情緒

“別看價高,越貴還越熱,恒裕濱城一二期,上個月就成交了四五套。熱盤很多投資客都在盯著。”地產中介說。

記者也有所聽聞,前陣子,深圳香蜜湖的寶能公館尾盤,被中介帶著客戶搶光了。南山科技園的陽光粵海,也被中介帶著客戶搶光了。要知道,陽光粵海這個盤,備案價8-10萬出頭,去年賣了很久賣不動,今年疫情來了,反而一口氣賣光。

“買房其實是低頻高值的一種消費行為,在中國,投資渠道非常有限,所以在高房價帶動下,買房成了首選高保險的投資方式。”一位近期入手高端豪宅的購房者認為。在他看來,高端房產具備投資居住雙屬性,不僅能實現居住品質和生活方式的提升改善,還可利用杠杆投資,在全球量化寬鬆預期下,抵抗通脹;未來需要資金時,利用房屋抵押,作為風險準備資金,還可解決變現問題。

上述購房者的選擇並非個例。恒裕集團董事長龔海鵬在前不久在某論壇中表示,好房子所在的城市有競爭力、可流入性強,有需求支援,另外房子的供應有限。現在很多人買房子,是將房子作為避險工具,另一方面,他們也對未來五六年里房地產的發展有著良好的預期。

多名業內人士也認為,在疫情這隻 “黑天鵝”尚未飛走的情況下,高端市場升溫顯示出,疫情對經濟造成的衝擊增加了人們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塔尖圈層尋求資產保值的意願變得更加強烈。據《2019胡潤財富報告》顯示:在千萬富豪中,買房是未來三年將增加的投資首選。持“規避風險”投資理念的比例增加3%至36%,為近十年來最高。購置高端住宅作為重要的財富保值增值方式,再一次被富豪階層視為保護資產、財產增值的“必選項”。

(原題:《【實探】深圳單價20萬+房子去哪了?》)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