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誣衊香港維護國安立法凸顯險惡用心
2020年05月30日16:41

  原標題:內地學者:誣衊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立法凸顯其險惡用心

  新華社北京5月30日電(記者陳舒 黃揚)針對一些境外媒體及政客妄稱,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製度和執行機製會“損害香港自治和自由”“導致香港喪失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並威脅“對香港進行製裁”,內地多位受訪專家學者表示,這些言論不僅漏洞百出,更凸顯險惡用心。

  割裂性拆解“一國兩製” 旨在製造分裂對抗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中國人民大學台港澳研究中心主任齊鵬飛指出,部分西方政客、組織和媒體頻頻借“高度自治”對香港事務說三道四、橫加干涉,本質上是混淆視聽,有意識地把“一國”與“兩製”對立起來,對“一國兩製”作出割裂性的拆解。

  他說,在“一國兩製”下,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但中央對香港特區擁有全面管治權,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源自中央的授權,“兩者相互聯繫、內在一致,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將這兩者割裂開來、對立起來”。

  齊鵬飛表示,這些居心叵測的政客刻意無視憲法和香港基本法共同構成香港憲製秩序的事實,以為香港回歸後,仍然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在某種範圍內使“資本主義的香港”與“社會主義的內地”隔離或分離,使香港擁有“完全的政治實體”或“半政治實體”的超然地位,這實屬幻想。

  對於西方政客諸如“香港市民自由權利受到破壞”等陳詞濫調,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田飛龍指出,在國家層面進行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立法的主要目的,是防範、製止、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行為和活動,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幹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的活動,對於香港市民依法享有的各項權利和自由不構成任何影響。

  “堵住香港在國家安全方面的法律漏洞,香港市民才能在行使言論自由權利、表達不同意見時,不受‘黑暴’的恐嚇和襲擊;才能保障香港市民在行使民主權利的時候,不用擔心遭人挾持、被人暴力威脅。”田飛龍說。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王磊表示,借《中英聯合聲明》非議香港國家安全立法是無稽之談。根據憲法、香港基本法的有關規定,國家有絕對權力建立健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製度和執行機製。此舉合憲合法、理據充分。

  王磊指出,隨著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祖國,《中英聯合聲明》中所規定的與英方有關的權利和義務已經全部履行完畢。中國政府治理香港的法律依據是中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不是《中英聯合聲明》。

  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將得到更有力保障

  對於“香港國安立法將會導致香港喪失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等言論,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所長莫紀宏批駁稱,這種說法完全站不住腳——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是曆史形成的,是回歸後中央政府支持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自身努力的結果,而不是哪個國家的恩賜!只要香港擁有一個良好和安全的金融運行環境,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就不可動搖。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姚國建指出,持續近一年的暴力活動才是香港正常經濟秩序的最大破壞者。“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和地區的經濟能在持續不斷的暴力中發展。行使國家立法權,建立健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製度和執行機製,正是在幫助香港社會恢復正常的秩序。這不僅不會損害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反而將保障並促進其更好發展。”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郭萬達表示,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立法後,香港特區依法享有的高度自治權不會變,香港的法治基礎不會被削弱。“香港依然是全球投資者的樂土,是不容忽視的國際金融中心。國家安全了,香港穩定了,企業的營商環境也就更加安全,長遠來看,會給予經營者更大的信心,帶給他們更好的發展預期。”

  美政客叫囂“製裁香港”損人不利己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日前叫囂要“重新評估香港的特殊地位”,受訪專家表示,美方此舉損人不利己。

  “美國真要對香港採取單方面製裁措施,那麼損害更大的毫無疑問是美國自身的利益。”郭萬達說,很多大型跨國公司將總部設在香港,其中不乏美國企業,作為一個高度開放的經濟體,香港的繁榮也將助力美國企業自身發展。

  有統計數據顯示,香港輸美產品總額每年僅約5億美元。相對應的,過去十年,美國在香港賺取的貿易順差是其全球貿易夥伴中最高的。在2009至2018年期間,相關貨物貿易順差的總額達2970億美元。

  姚國建說,香港的單獨關稅區地位是由香港基本法賦予,香港的對外貿易也並不主要倚賴美國。美方若實施所謂“製裁”,對香港的影響是暫時的,對美方才是長遠並切中其要害的,損人而不利己。

  田飛龍認為,美西方國家之所以頻頻操弄香港議題,是自以為香港是中國現代化國際化的一個“命脈”,扼製香港發展就可以扼製中國。如若美方採取這一行動,那麼很大可能會加速美國經濟與世界經濟“脫鉤”,“這將成為美國在國際政治以及國際經濟體系當中最大的一次冒險”。

  “美方如果真的一意孤行,中央政府一定不會坐視不理,必會嚴厲反擊。”郭萬達說。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