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寧德30多年的發展變遷:滴水穿石、久久為功
2020年05月30日16:00

原標題:福建寧德30多年的發展變遷:滴水穿石、久久為功

中新網福州5月30日電 (記者 徐德金 呂巧琴)福建寧德市,曾是全國18個集中連片的貧困地區之一,全地區9個縣有6個是貧困縣,是典型的“老、少、邊、島、窮”地區。上個世紀80年代,寧德僅徘徊在溫飽線上的農村貧困戶就達77.5萬人,占當時農村人口的三分之一。經過30多年的發展,閩東人民以“滴水穿石、久久為功”的精神,徹底改變了貧窮落後面貌。

“造福工程”開啟新生活

  臨近晌午,江五全駕駛著他的漁船回到漁港碼頭,作為曾經的“連家船”漁民,從江上搬遷上岸居住已經20餘年了,他仍不改到江海捕魚的習慣。

  江五全是寧德福安市下白石鎮下岐村的村民。下岐村位於白馬江南岸,過去,這裏的船民常年生活在海上,生存條件艱苦。

  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當地政府組織常年漂泊水上的500多戶、2300多名“連家船”漁民搬遷上岸,這一“造福工程”使曾經是“一條破船掛破網,祖孫三代共一艙”的連家船民的生產生活發生了巨變。

  “搬遷上岸20多年,整個村的發展變化翻天覆地。”下岐村黨支部書記鄭月娥介紹,原來,漁民在船上只是單一的捕撈,搬上岸之後,從事商貿、服務、建築、養殖等多元化行業。“村民的收入也有明顯的增加,從原來的不足1000元(人民幣),到現在的22814元。”

  福安市康厝佘族鄉東山村也是“造福工程”的受益者,該村曾被列為寧德市市級地質災害隱患村。1994年,東山村全村從荒山野嶺搬遷到平原地帶,開始了新的生產生活。

  東山村黨支部書記繆廷藩告訴記者,去年,全村農民人均收入21485元,村財收入超過10萬元。

革命老區產業興村

  東山村佘漢雜居,佘漢團結,這與記者採訪的寧德市蕉城區霍童鎮八鬥村十分類似。

  八鬥村至今仍居山上,似掛半山腰,有公路盤山而上,全村185戶、754人,一半以上為佘族。八鬥村不僅是佘族村,還是革命老區村,現如今,八鬥村靠山吃山,種植果、林、竹、茶,有臍橙1200多畝、茶園1000多畝、毛竹3000多畝,全村年產值1000多萬元。

  像寧德壽寧縣的下黨村、福鼎市的赤溪村一樣,從“輸血”扶貧,到“造血”脫貧,八鬥村走過一條閩東“擺脫貧困”的典型道路。八鬥村黨支部書記吳李清表示,將發展旅遊產業,帶動村里的果、茶銷售,讓村民增加收入。

  距離八鬥村13公里遠的坑頭村,上個世紀30年代曾是閩東重要革命根據地,位於另一座山坳。驅車躍上蔥蘢,放眼望去,但見茶園滴翠,綠水如帶,有如世外桃源。

  自1999年實現“五通”(通路、通電、通水、通郵、通視),坑頭村20年致力發展茶葉種植、加工、銷售,現已擁有1400畝茶園、9家茶葉加工廠和眾多的銷售隊伍,去年茶葉年產值達1800多萬元。

  村民謝鄭生感慨,沒種茶前,靠著砍木頭和養殖家禽,生活收入十分有限,過年了,身上連200元都拿不出,如今生活變化太大了。

激活“綠色經濟”

  從蕉城區到周寧縣,沿途群山連綿、桐花爭豔。記者慕名來到周寧縣七步鎮後洋村採訪現年92歲高齡的黃振芳老人。

  1983年開始,黃振芳率領家人篳路藍縷、開墾荒山,辦家庭林場,逐步走上致富路。《擺脫貧困》一書的開篇《弱鳥如何先飛——閩東九縣調查隨感》這樣寫到:“周寧縣的黃振芳家庭林場搞得不錯,為我們發展林業提供了一條思路。”

  在林權製度尚不明晰的背景下,黃振芳敢於走承包責任製之路,“弱鳥先飛”,受到當地黨和政府的支持。在短短幾年間,黃振芳家庭共造林1207畝,成為當年閩東地區唯一一位福建省造林大戶。

  踏遍青山人不老,有遠道而來的客人想要見他,精神矍鑠的黃振芳老人便會在小兒子的陪同下從縣城驅車來到林場,徜徉於林中小道,向客人說起當年往事。

  後洋村“包村”幹部、七步鎮副鎮長吳麗玉深有感觸地對記者說,黃振芳家庭林場對後洋村民起到引領作用,後洋村不僅掀起了造林熱,同時還大力發展“林下經濟”。2016年,該村25名建檔立卡貧困戶脫貧。

不僅扶貧,更是扶誌

  八山一水一分地,當年,閩東的自然條件限製了當地百姓對美好生活的想像。30多年來,黨和政府傾力寧德的扶貧工作,不僅扶貧,更是扶誌,努力破除思想上的“貧睏意識”。寧德市社科聯主席邱樹添對記者說,“當時的這種貧睏意識,包括‘等靠要’思想,其他地方也有,但寧德更嚴重。”

  閩東衝破了“貧睏意識”的藩籬,“靠山吃山唱山歌,靠海吃海念海經”,發展林業、種植業、捕撈業、養殖業進而發展觀光、民宿及全域旅遊,產業越做越大。

  霞浦縣海島鄉西洋島是一座離陸地20海里的漁業島,曾經是對台小額貿易集散地。現在,旅遊業發展在島上方興未艾。經營“趕海驛站”的蔣仁人以前從事海產加工,他看好島上旅遊業前景,轉而搞起了民宿,還購置旅遊快艇,組織海釣俱樂部,去年年收入100萬元。

  周寧縣政協副主席鄭慧玫在向記者描述她的老家浦源村鯉魚溪時,總有說不完的話題:溪流、錦鯉、魚祭,民居、宗祠、習俗,茶居、音樂、詩歌。她說,閩東有豐富的自然資源與文化積澱,涵養與開發這些資源,是鞏固脫貧成果,提升生活水平的重要抉擇。

  扶真貧,真扶貧,矢誌不渝幾十年,寧德走出一條中國脫貧攻堅的典型之路。中共寧德市委書記郭錫文對記者說,寧德市在30多年來“擺脫貧困”的探索實踐中,堅持弱鳥先飛、滴水穿石,產業優先、特色發展,因地製宜、精準施策,扶誌扶智、激發動力,大膽改革、創新機製,深化協作、協調發展,黨的領導、壓實責任。

  2004年以來,寧德市累計選派2340名幹部駐村任第一書記,1640名幹部駐村蹲點,實現貧困村全覆蓋。在此次閩東之行的採訪過程中,記者在周寧縣常源村、福安市東山村就遇到下派的駐村第一書記。中國當代鄉村治理,持久恒永;而脫貧攻堅任務,是重要的觀察點。

  據瞭解,迄今為止,寧德市所有貧困縣都摘掉了“帽子”,全市77.5萬人實現脫貧,7.3萬現行標準建檔立卡貧困居民實現全面脫貧。從解決溫飽問題,到“經濟大合唱”、抱“金娃娃”,探索閩東寧德的發展之路令人神往。(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