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經濟形勢嚴峻,核電還賣得出去嗎?
2020年05月31日20:06

原標題:全球經濟形勢嚴峻,核電還賣得出去嗎?

核電屬於技術密集和資金密集型項目,投入高、產出高、風險也高,比較而言其總體開發成本較高。但核電一旦成功投入運營,其穩定的電力輸出、較低的運維成本也將帶來持續、穩定、可觀的收益。

一國決定發展核電,不僅需要強大的核工業基礎、專業的監管運營隊伍,更需要有力的國家財力支援,成功的核電建設運行也會促進項目所在國工業水平提升和經濟發展。一國的經濟實力和投融資能力是推動核能發展的關鍵因素之一。從已開工和建成的項目反饋來看,國際核電項目有賴於進口國的經濟狀況、政府支援力度,並與出口國的融資政策和融資條件息息相關。而這些影響因素又取決於進出口國經濟發展水平和經濟運行情況。

核電項目出口與經濟狀況的關係

01 方法說明

根據對世界已建成項目的分析,全球核電出口與世界經濟發展具有一定的相關性,同時也受多種因素影響,有些因素難以量化分析,如政治、政策、新能源的影響等。為簡化分析,我們將曆年世界經濟發展形勢與全球核電出口情況進行關聯分析,採用全球GDP增長率這一指標來代表當年國際經濟發展狀況,將曆年全球GDP增長率與核電出口機組數進行分析。

1964年至2018年,全球GDP增長率及核電出口機組台數隨年度變化情況見圖1。全球GDP增長率由世界銀行統計的264個國家曆年GDP(以2010年美元幣值為基準)計算得出。核電機組出口數為全球出口核電項目曆年開工的機組數,包括兩組數據,第一組數據是全球出口的且目前已經在運、在建的機組數(圖中綠色線),第二組數據是全球出口的目前在運、在建以及已簽約未開工的機組數(圖中紅色線),橫軸為出口核電機組的開工年份,對於僅簽約未開工機組,橫軸為其簽約年份。

圖1 全球GDP增長率及核電出口機組台數隨年度變化情況

1964年,美國向印度出口了2台核電機組,拉開了全球核電項目出口的序幕。1964~2018年的54年間,共有123台核電機組出口簽約並建設(其中俄羅斯出口46台、美國出口37台、法國出口14台、中國出口6台),41台已簽約尚未開工(其中俄羅斯25台、中國3台)。

從中可以看到,全球核電機組出口數的走勢基本上與全球GDP增長率的走勢相同或週期稍有滯後,這說明全球經濟週期與全球核電項目出口有一定關聯性,全球GDP增長率上升,即經濟形勢較好時,因資金較充裕,各國投資意願較高,加之能源需求上升,國際核電工程建設更加繁榮;反之,全球GDP增長率下降,即全球經濟形勢不好時,國際核電市場開發及項目投建面臨困難,這和其他大多數行業的規律是一致的。

02 核事故對核電出口的影響

核電歷史上三次重大核事故(1979年的三里島事故、1986年的切爾諾貝利事故和2011年的福島事故),都對核電產業的發展帶來了嚴重影響,同時不可避免地影響到核電項目的出口。

三里島事故發生在1979年,它的發生一方面對世界核電的發展造成階段性影響,也讓全世界意識到核電安全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並沒有根本改變世界各國的核能政策。這主要是由於上世紀70年代石油危機日益突出,很多國家仍把核能當作瞭解決能源問題的希望。在事故之後,美國、日本、法國、意大利、丹麥、蘇聯等國都表示要繼續執行核能政策和核電發展計劃。因此可以看到,1979年之後核電出口數量並沒有明顯變化。

切爾諾貝利事故是世界核電發展史上最嚴重的一次核事故,它結束了核電站運行30多年無人身傷亡事故的歷史,對世界核電發展有著深遠影響,全球核電出口進入低穀。事故之後,全球核電行業進行了系統的反思,實施了一系列的改進,包括技術升級改造、建設核安全文化、完善核電運行管理製度、加強核電監管等等,創造了20年穩定運行的佳績,實踐證明了核電安全水平是可接受的。除此之外,核電發達國家在總結多年運維良好實踐基礎上,先後開發出了安全性能指標更好的第三代核電技術,為核電複蘇創造了必要的技術條件。

福島核事故對全球核電產業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核能在全球能源消費總量中的份額從2010年的13%下降到2011年的7%。世界核電發展也出現分化,一些國家“棄核”或暫停新建核電項目,削減核電份額,如德國、韓國、法國等。也有一些國家對核能依然保持支援政策,如英國、中國、印度、俄羅斯等,核電發展政策並未轉向,日本也於2015年宣佈重啟核能開發進程。在核電出口方面,由於俄羅斯激進的海外開發政策和措施,2011年之後,反而出現了核電項目出口的高峰。

03 偏離原因分析

從統計圖1中可以看到,全球核電出口與經濟增長總體趨勢上是吻合的,但也有階段性偏離的情況。這一方面有核事故的原因,另一方面是因為國際核電項目並非完全市場化的經濟項目,其發展除了受經濟條件的影響,還與全球各國能源政策、國際關係、技術發展水平、公眾接受度等密切相關。

一個國際核電項目從前期開發、建設、運營到延壽、退役及後處理,前後加起來將近100年,因此被稱為進口和出口兩國的“百年聯姻”。核電項目的出口往往受兩國外交關係、項目所在地地緣政治等因素的影響,這些因素不但影響項目合作能否開始,還會影響項目獲得投融資的難易程度。可以說,一個核電出口項目的成功落地,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其中政策支援、資金保障等缺一不可。例如中國出口巴基斯坦核電項目,兩國的友好政治關係是推動核能合作的決定性因素,也是項目獲得優惠政策性貸款的重要原因。

2008年之後,受金融危機影響,很多國家經濟發展陷入停滯,導致政府負債增加、財政實力減弱,從圖1中可以看出2008年後全球GDP增長乏力。因此,投資巨大且回報期長的核電項目面臨更大的籌資困難。擁有先進核電技術的國家更加希望能夠通過核電出口,為自己國家創造更多外彙收入與財富,帶動本國產業發展,於是紛紛推出支援核電出口的積極政策,創新融資渠道,為進口國提供更多投融資優惠條件,承諾幫助進口國籌措項目資本金,這些措施使得2008年之後核電的出口訂單激增,也使得核電海外市場競爭日趨激烈。雖然近10年世界範圍內核電出口訂單激增,但金融危機和世界面臨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導致全球經濟增長緩慢,項目資金籌措面臨更多挑戰,因此簽約後實際開工的項目並不多,從側面也反映了世界經濟發展水平對核電出口的影響。

核電出口巨頭俄羅斯

通過分析可以看出,2011年福島核事故後,世界經濟增速平緩,卻出現了一個核電出口的高峰,這個出口高峰主要是由於俄羅斯激進的核電發展戰略帶來的。2010~2019年,俄羅斯簽約或開工的海外核電機組有30台,占全球海外核電機組簽約/開工總台數的60%。俄羅斯在國際核電市場上可以說是一枝獨秀,這與俄羅斯積極推進核能出口的國家政策有關。俄羅斯剛獨立時,核工業直接繼承了蘇聯的模式,以政府部門的形式運轉,1992年成立原子能部,2004年改名國家原子能署。2007年12月,普京總統下令將原子能署改製為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由俄羅斯副總理直接統轄。俄羅斯總統普京和前總理梅德韋傑夫親自擔任推銷員,在各種外交場合推銷俄羅斯的核電業務,核電逐漸成為俄繼武器、化石能源之外的第三大出口產品。

俄羅斯能夠在國際核電市場競爭中有突出表現,與它能夠提供優惠、靈活的融資條件分不開。俄羅斯為缺乏資金的國家提供超低息的貸款,此外還為客戶提供靈活多樣的融資模式,包括政府貸款、股份製或引進第三方投資等,資金來源包括俄聯邦財政撥款、國家主權財富基金,或給予 ROSATOM 國家補貼等。

分析與思考

全球核電出口與經濟增長整體上呈正相關,經濟增長為核電出口提供了資金保障,同時核電出口與兩國關係、核電政策、融資條件等密切相關。借鑒全球核電出口影響分析和俄羅斯核電出口政策,建議從以下幾個方面做好相關工作。

01 定位目標國

核電出口不單純是市場行為,它受兩國關係、核電政策和經濟條件的影響比較明顯,因此要重點關注這些因素,精準定位出口目標國。

首先要篩選地緣政治穩定、關係友好的國家清單,作為潛在核電出口合作的目標,為將存續百年的核電投資、建設、運行和維護選擇一個良好的國家間合作環境。其次,根據是否製定積極核電發展計劃作為條件再次縮小目標清單,篩選出擬合作國家,分析其工業和電網條件,抓住需求積極推進。第三,評估目標清單中國家經濟實力和經濟發展趨勢,區別對待,經濟實力較強的國家作為重點開發市場,經濟發展水平落後的國家作為長期跟蹤市場。

02 提高經濟性

當前世界經濟增長乏力,而核電站建設成本持續上漲,新建核電的資金籌措和不斷升高的平準化電價已成為核電發展的主要屏障。如英國Hinkley Point C核電項目,項目總成本已從2010年的195億英鎊(合240億美元)攀升至215億英鎊(合265億美元)-225億英鎊(合278億美元),Hinkley Point C項目差價合約(CFD)價格在2012年被確定為92.50英鎊/MWh(合114美元/MWh),而英國的風電價格在2019年9月20日僅為40英鎊/MWh(合49美元/MWh)。如此大的電價差距,使得手握先進機型的核電站供應商,在合作談判中往往因為買方籌資困難、成本太高、電價不能承受而遭挫折。

正如中國工程院院士葉奇蓁所說,“核電企業需加快適應進一步開放競爭的電力市場的新要求,從技術改造更新、降低造價、提高安全運行能力等各方面積極採取應對措施。同時,三代核電批量化、規模化建設,將推動其經濟性持續提升。”

03 創新核電項目投融資方式

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中國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新引擎,中國投融資能力進一步增強。從核電出口所需資金體量看,中國金融機構資金充足,能夠很好地支撐核電“走出去”需求,但目前中資銀行提供的商業貸款成本普遍偏高,成為製約我國核電參與世界競爭的一個因素。未來可考慮通過設立海外投融資平台,發行海外債權或聯合世界合作夥伴投資等方式,獲取低成本資金。此外還可參考其他海外工程的投融資模式,創新海外核電工程投融資模式和渠道。

(本文作者為謝小欽、李娜、劉川,工作單位系中國中原對外工程有限公司。文章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中國核工業”,澎湃新聞經授權後轉載。文章刊發微信時有刪節,完整版見《中國核工業》雜誌2020年第5期)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