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煙口號容易記,但戒菸為什麼這麼難?
2020年05月31日17:06

原標題:控煙口號容易記,但戒菸為什麼這麼難?

薑垣 我是科學家iScientist

“菸癮如同腳鐐,拴在人身上很難擺脫。”但戒菸過程中,比生理學因素更難克服的是心理學因素和社會行為學因素。今天是第33個“世界無煙日”,想邀請你重溫這篇演講。

人人都知道:抽菸有害健康。我們國家今年推出的健康中國行動里,第一個板塊里就包括“控煙”。原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控煙辦公室主任,中國控煙協會副會長薑垣老師從事控煙工作快20年了,她將和大家分享《控煙口號容易記,但戒菸為什麼這麼難?》。

薑垣演講視頻:

以下為薑垣演講實錄:

大家好,我是薑垣。

1987年,我畢業於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我,還有本期來到“我是科學家”講壇的桓世彤老師和鈕文異老師,我們仨都是北醫畢業的——北醫90年代、80年代和70年代的學生都到這來做客。

離開北醫後,我考上了預防醫學科學院做數據處理,現在有一個時尚的名字,大數據。我們做過肝炎和全國營養調查,做過塵肺的數據分析,後來又做了一些衛生政策的關係研究。

2001年,國家開始以預防醫學科學院為基礎組建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以下簡稱“疾控中心”)。疾控中心最開始面對的是各種急性傳染病,包括結核、肝炎、愛滋病,但隨著疾病的變化,現在中國人89%都死於慢性病。所以自成立了慢病中心後,我就做慢病研究,而且專門做控煙工作,距今差不多有20年了。

俗話說“煙花三月下揚州”,今年我先生的侄女在美麗的揚州大學結婚。結果沒想到,人群密集的婚禮現場有好多人在吸煙,哪怕還有孩子和孕婦在場。我就趕緊找到婚禮的主持人,非常漂亮的一個小帥哥,讓他在婚禮開始的時候告訴大家室內不能吸煙,但是主持人不理我。

我年齡比較大,坐的是挺重要的一桌,但還是有人吸煙,甚至桌上就擺著煙。我就說,各位能不能不吸煙,我們這裏有孩子。沒有人理我,堅持在吸煙。所以我就很鬱悶,只能自己走出去,在3月的揚州,美麗的揚州大學,走了一個半小時,沒吃飯。

控煙為什麼這麼難?

根據我掌握的數據,全國有一個人群吸煙率最低,那就是醫生。我們第一次調查顯示,男性醫生的吸煙率是40%,但是過幾年再去調查的時候,數值降到非常低,就要去複查。我們去到一家醫院,找到當時記錄名字的醫生,一看到這個醫生的牙,聞到他呼吸的口氣,就知道他是一個重度吸煙者。但是我們問他——

“你吸煙嗎?”

“我不吸煙。”

為什麼會這樣?實際上是因為,在醫生的社會環境(social norm)里,他知道吸煙不好。

這是2006年英國衛生署做的一張宣傳畫,暑期貼到了英國的大街小巷,結果遭到了很多人的投訴,大家說看到這張畫不舒服。它其實說的就是吸煙的本質——吸煙成癮的人就像被魚鉤鉤上了一樣,他想擺脫也不容易。

這是2007年,《柳葉刀》雜誌(The Lancet)上發表的一篇文章比較了常見的成癮物質,發現菸草的成癮性僅次於海洛因和可卡因,超過了酒精、冰毒和大麻。

菸草成癮有自身的生理學基礎。因此世界衛生組織在《疾病和有關健康問題的國際統計分類(第十版)》(ICD-10)里,把菸草成癮分成了一類成癮性疾病,編碼為F17.2。它有六個症狀,只要符合其中三個就可以診斷為菸草成癮。

但是菸草成癮不是單單只有生理學因素,不然,中國就不會有3億吸煙者,不會十年吸煙率幾乎沒有變化。

實際上,在戒菸的過程中,比克服生理學因素更難的是心理學因素和社會行為學因素。菸癮如同腳鐐,拴在人身上很難擺脫。

大家可以想像:上班時老闆提出各種各樣的要求,下午發現買的股票全跌了,晚上回家老婆又沒有好臉色——吸一支菸來緩解壓力吧。大學畢業20年的同學聚會,當時和上鋪的兄弟一塊天天吸煙,兄弟來了,要你今天晚上再吸一支,明天再繼續戒——結果一支就開始複吸。

另外很重要的一點是,有很多人用煙來拉近社會距離。

我們在2006年參與了一個項目,比較全世界22個國家不同控煙政策下人們的吸煙行為,結果發現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僅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原來,中國差不多有不到40%的人身上有兩包煙,一包自己吸,另一包就社交用。

現在支援吸煙的社會風氣依然存在。比如,大紅鷹菸草集團贊助西湖的玫瑰婚典集體婚禮,已經連續好幾年了。

由於煙是中國人逢年過節一個很重要的禮品,所以我們做了這樣一張宣傳畫,希望能改變這種社會風氣。

從1990年開始,捲菸產量持續高漲,菸草商直言“進入了黃金十年”。2015年菸草漲價,我們第一次看到了菸草銷售量的下降(2.33%),而且2016年還繼續下降,我當時很激動,覺得做了15年的控煙,總算要迎來拐點。但沒想到的是,2017年銷量又上升了,而且2018年還繼續上升。

中國的人口現在不到全世界的19%,但是卻消耗了全世界44%的捲菸,位居世界第一,並且超過了第2位到第30位國家消費的總和。

也正是因為如此,全世界10億男性菸民裡頭,第1位就是中國(3億),第2位是印度(2億)。但是印度的男性菸民中,有1/3是使用嚼煙,雖然嚼煙同樣有害,但起碼沒有二手菸。

我們連續十年觀察女性,發現女性相比男性吸煙率很低。亞洲的女性吸煙率均沒有超過2.7%,但是由於巨大的人口基數,中國女性菸民僅次於美國排在第二位。

其實,中國男性人群的吸煙率已經開始下降,但女性人群的吸煙率反而開始上升。

這是2017年疾控中心最新發佈的中國死亡人數的風險因素歸因,菸草排名第三,但其實完全可以預防。

事實上,平均每兩個吸煙者就會有一個死於吸煙相關疾病。

吸煙可以損傷全身幾乎所有系統和器官。它不僅會導致各種癌症,不單單是肺癌,還包括喉癌、口腔癌、胃癌、宮頸癌、食道癌、膀胱癌等等,也會導致心腦血管疾病和呼吸系統疾病,導致失明、導致股骨頭壞死,還會影響生殖。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李翔是一位39歲的菸民,他在做了心梗手術後繼續吸煙,結果在火車上突發疾病,幸好碰到了心血管專家胡醫生。

吸煙導致心臟病的原理是損壞血管內皮,使血小板凝結,然後導致高血壓,增加患冠心病的風險。

菸草公司為了吸引女性吸煙者,說“你要像男人一樣獨立,你要像男人一樣自由,你就應該像男人一樣吸煙”。我們過去老說“女性像男人一樣吸煙,會像男人一樣生病”,但多年的數據表明,其實女性吸煙受到的危害要遠遠超過男人。

為什麼會這樣?

首先,女性承擔了生育的任務,二手菸對孩子有危害。同時我們發現,可能因為女性的血管更纖細,所以女性吸煙導致的冠心病比男性有更高的風險。所以,女孩子一定不要開始吸煙。

前幾年,我看了葛優演的《非誠勿擾2》,裡面說“皮膚上的痣可能有癌變風險”,發現我兒子後背上也有一個痣,當時想給他傷害少一點,就帶他去了一個三甲醫院的整形科,去拿掉這個痣。

孩子進去做手術,我就在門口等著,旁邊有幾個女孩子在吸煙。在等的過程之中,不斷有女孩子來諮詢,有的要求瘦臉,有的要求割雙眼皮,有的要求墊高鼻子,我覺得這些女孩都已經美得跟天仙似的,怎麼還來整容。我聽醫生給病人解釋,說這個要鑿骨,那個要把什麼掀起來,自己想想就嚇死了,這樣不僅要承受巨大的痛苦,還要花很多錢,而且很長時間都要每週要來打針——可是她們轉眼出去就開始吸煙。

其實,吸煙才是美麗的大敵。我們挑出兩組同卵雙胞胎的照片,大家可以發現,如果每天吸一支菸,不到20年容貌就會受到損害。

吸煙對血管有損害,對皮膚有損害。所以,愛美的女孩子要記住了,菸草帶來的危害不單單是健康。

有人說,我知道吸煙的危害了,但是因為各種原因戒不掉,那我能不能有一些健康的選擇,比如吸“低焦油”、“淡味”或者“中草藥”的煙?

實際上有大量的數據表明,人吸煙是一個很複雜的行為過程,吸更“健康”的煙的人患癌症或者心臟病的風險並沒有降低。吸煙能做的唯一正確的事就是戒菸,時間是十年前或者是今天。

北京公共場所禁菸到今天已經生效五年零四個月了,我認為做得很好。雖然上海公共場所二手菸的暴露率低於北京 ,但是北京真的做到了室內禁菸。

遇見有人在餐廳吸煙,你能做什麼事?首先,按照法律你可以進行勸阻,但勸阻確實有風險,比如他吃飯了,他喝酒了,他比我強壯很多。我們還可以通過服務員或者是餐廳的經理去勸阻,如果再不行,可以撥打12345投訴舉報。

北京這五年將近有5萬例投訴舉報。而且,北京控煙有張圖,將科技和控煙相結合,但非常遺憾,知道的人很少。其實大家手裡頭都有手機,都有一個APP叫微信。你打開微信錢包,裡頭有一個“城市管理”,點進去有一個“控煙投訴”,你在碰到室內吸煙問題的時候,就可以通過這種方式投訴,可以選擇實名和匿名,甚至可以上傳照片。投訴以後,這個場所就亮起了一盞藍燈,如果被投訴了五次,就會亮起一盞紅燈,而且前二十位被投訴的單位,每兩個月媒體會曝光一次,衛生監督所要約談。

控煙五週年的時候,我們查看投訴數據,發現排名第一的是一位馬先生,是清華大學的一名海歸教授。後來我們就去找他,問他為什麼能四年投訴68次。馬先生說這是特別好的一件事情,能夠促進北京公共場所變成無煙。所以北京的控煙,不只是北京市人大、北京市政府、北京市疾控中心和北京市1400名衛生監督者的事情,而是北京2200萬人都應該做的一件事。

北京和上海有一個熱線號碼12320,有五名專職人士幫助大家戒菸,而且成功率很高。

我於2018年11月份離開工作20年代中國疾控中心控煙辦。雖然離開了這個崗位,我還繼續在中國控煙協會、北京控煙協會繼續做控煙的工作。我覺得科普工作很重要,我願意一輩子做這件事情。我相信,健康中國必定是無煙中國,謝謝大家。

演講嘉賓薑垣:《控煙口號容易記,但戒菸為什麼這麼難?》

作者:薑垣

編輯:麥芽楊、凝音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