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這個小透明省份,終於C位出道了
2020年05月31日12:56

原標題:沒想到這個小透明省份,終於C位出道了

原創 老藝術家 九行

隨著疫情形勢慢慢好轉,國內旅遊市場也在慢慢複蘇。剛過去的五一小長假,國人對於旅遊的熱情似乎得到了空前的釋放。

很多人注意到五一全國旅遊GDP排行榜上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結果——江西省以153.83億的總額在全國排到了第一名。

△江西在五一出遊GDP居首位/微博截圖

沒想到這個小透明省份,終於C位出道了。

很多江西網友都激動跟帖:咱江西終於出息了一回!大有一種鹹魚翻身,揚眉吐氣的喜悅。

當然也有不少人認為,這不是因為疫情影響,江西才能靠鄉村遊出位嗎?

但在老藝術家看來,江西在這次長假交出的成績單也是在預料之中的,近三年來五一出遊的GDP排行榜里,江西一直穩居前三名。

△這個季節在江西能看到的美景/圖蟲創意

我反倒奇怪的是,江西不是早該火了嗎?

雖然談不上什麼網紅省份,但她就像養在深閨無人知的武林高手,一旦出手,就沒主角劇本什麼事兒了。

全國最沒存在感的省份

為什麼是江西?

如何跟江西人開啟一段話題?

當你提到沒存在感的省份,江西人會一股苦水傾瀉而出,跟你說:沒錯,我們就是網上常說的“阿卡林省人”。

△網上自嘲阿卡林省的江西人很多/微博截圖

當你問到他來自江西哪裡,你說只知道井岡山。

你問如果去南昌,他會帶你去哪玩時,你們倆的話題就會以一個非常坦然和詭異的回答結束——“我會帶你去別的城市。”

△江西省會南昌/圖蟲創意

「江西人為什麼沒有存在感?」這個話題在知乎上雖然不常見了,但經久不衰的,越炒越香。

“沒存在感”似乎已經成為江西最有特點的特點,你似乎很難給江西來個畫像:說吃辣,話題度不如四川湖南,嗜甜比不上江浙,嚐鮮吃得野又不及兩廣。

聊江西粉你也扯不出跟湖南粉廣西粉的區別;說到三杯雞,不少人以為這不是台灣傳統小吃嗎?江西人聽了都想哭泣。

△三杯雞,祖籍江西,後流傳於台灣

好不容易憑藉著瓦罐湯與沙縣小吃、蘭州拉麵齊頭並進,卻總被認作是廣東老火燉湯的衍生品。

好了不如來聊聊江西話?但江西人會很認真又一次終結話題:抱歉,我們這兒沒有江西話。

△江西方言太複雜了/知乎截圖

江西的存在感低,跟它的地理位置有著很大的關聯。處在中國東南部的江西,三面環山,封閉的地形對江西在近代的衰落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江西三面環山/圖蟲創意

宋元時期海上貿易水路交通的繁榮,江西憑藉著豐富的鄱陽湖脈絡打通水上貿易。

直到近代鴉片戰爭前後,沿海通商口岸的關閉,以及之後京廣鐵路等等修建,進一步削弱了江西跟外界環境的緊密聯結。

江西的鐵路開發是硬傷,很多人都把上海和廣州為什麼兩座城市到現在都沒有直達高鐵線路的原因,歸結於江西的地形開發難度。

△贛深鐵路酒預計明年通車,很多人都說等了太久了/微博截圖

正因為處在中國內陸腹地中部,當週邊省份早就四通八達聯絡時,你很難想像直到2014年江西才打破“高鐵窪地”的黑名。在那之前,江西是周邊六省唯一一個沒有高鐵出省通道的省份。

他們早已經自嘲住在大型的城中村里,“環江西高鐵建設帶”“環江西經濟新區”這種尷尬的外號他們早就見怪不怪了。

天然就與外界隔於一隅的江西地形,不僅讓江西在經濟發展上面臨製約,也將內部分割得都不像是一個省。

△江西內部各地地域差異很大/圖蟲創意

在江西有“三里不同調,十里不同音”的說法,不僅江西方言複雜多樣,各地的風土人情都有明顯的差異。

再加上歷史上多次戰亂,人口遷徙和南北融合,讓江西像是一個大雜燴世家,文化的“多元”讓江西在地域文化上丟了獨有的標籤。

尷尬的是,湖南湖北不也是中部地區,長沙和武漢這兩個省會就能獨當一面,江西省會南昌的影響力,似乎有些擔不起老大的身份。

△江西第一人口城市贛州/圖蟲創意

江西第一人口城市是贛州,偏偏贛州是山地最密集的地帶,不適宜發展工業經濟。

最適宜的平原地帶在北部,其中最有名的數九江和景德鎮,但不說你還不覺得他們是屬江西的城市。

江西的旅遊實力

還是被大大低估了

單單論經濟,似乎對江西來說不大公平,江西的存在感,並沒有輸在起跑線上。要知道王勃那句流傳千古的“物華天寶,人傑地靈”,就是專門為描述江西而生的。

老藝術家曾經說過貴州,貴州的山在於骨架清奇的鬼氣和貴氣,但江西的山則不同,最具仙風道骨之氣。

△江西廬山雲海/圖蟲創意

江西是我認為藏得最深,最富有古老想像力的地方。

3500多位文人墨客來到江西廬山,留下16000多首關於廬山的詩詞感慨它的變幻多面,一句“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同樣也是對江西的註腳。

很多人到了江西才知道,原來江西就是語文課本旅遊勝地收割機:

“落霞與孤鶩齊飛“的滕王閣、中國第一大淡水湖鄱陽湖、廬山、井岡山以及部分武夷山都在江西,中國最美鄉村婺源和千年瓷都景德鎮更是名垂千古的景點。

△中國第一大淡水湖鄱陽湖/圖蟲創意

△滕王閣在南昌/圖蟲創意

江西的山峰大多自帶一種禪道仙氣。

上饒的三清山、樟樹的閣皂山、南城的麻姑山和鉛山的葛仙山等等都是道教禪修的理想聖地。

△江西上饒三清山/圖蟲創意

論險峻,三清山、女神峰和巨蟒出山構成三大絕景。

陽剛和陰柔並濟的傳說添了幾分神秘,陳運和的詩里曾留下這麼一句想像:“一條巨蟒出山正撲向稀世奇景,卻被女神用長藤勒成難以動彈的石形”。

△女神峰/圖蟲創意

論詭異之氣,江西龍虎山得有姓名。

龍虎山上擁有最古老最奇特的想像——懸棺峭壁。可以窺探到我國最古老的一種墓葬形式——崖墓葬。

你很難想像一個海拔1300多米的山峰,古人如何將死去的人葬在山腰的洞穴上,這是至今連考古專家都解答不了的千古謎題。

△航拍中國那期江西特輯,最驚險的就是龍虎山複原古人懸棺的表演

除了綠水青山的仙氣,江西也有粉牆黛瓦的秀氣。

很多人不知道,江西是江南的魚米之鄉,因公元733年唐玄宗設江南西道而得省名。

△江西婺源春景/圖蟲創意

中國最美的古村落,古徽州的婺源就坐落於此,婺源被稱為“油菜花勝地”,臨水而建的徽派建築連成一片。

一到9月,古村落篁嶺村村民就在山腰上的村落陽台上曬糧食,當地人還有個極其詩意的叫法——曬秋。

△江西篁嶺村曬秋/作者供圖

置身江西古村落,會懂“八分半山一分田,半分水路和莊園”的意境。

綠樹數遍繞,青山郭外斜,白牆青瓦間點點鵝黃和翠綠淡濃相宜,格外隱逸,遠看像極了中國水墨畫里的景象。

△江西富有中國水墨畫意境/圖蟲創意

江西古村落建築也是一種如山的“深”,深遠的古意不為人知。

不僅是佇立的馬頭牆,更獨有天井建築,還有客家人獨有的圍屋梯田,每一層層都是古意的延展。

△江西龍南圍屋•關西圍/圖蟲創意

你可以說這也是一種人為的圈地保守,但更多人好奇的是,高牆瓦磚的背後,究竟藏著一種什麼樣庭院深深的古老秘密。

江西老表靠什麼拿到主角劇本?

正因為這般養在深閨、自安一隅的環境,以及儒釋道三教影響下的複雜地域文化熏陶,提到江西人,我們似乎在腦海里勾勒不出他們的印象:

既溫和又固執,既慧黯又保守,既進取又低調中庸的矛盾。

更多時候,江西就像一個武林江湖里掃地僧般的存在,面無表情習慣大隱隱於市,不事張揚。一旦有了動靜,那就是氣定山河的做派。

△江西景德鎮工藝名揚四海/圖蟲創意

好比吃辣來說,雖然前有川菜和湘菜紅遍大江南北。但江湖上從來不缺江西人嗜辣的傳說。你試試點贛菜,是讓你笑著點餐,哭著買單的。

△江西萍鄉米糠腸,贛菜的辣都很徹底/圖蟲創意

畢竟,這是一個連蒸蛋和白粥都要在碗裡鋪一層朝天椒,能將辣椒泥和糯米做成辣椒餅的地方。這種辣純粹徹底,就像滔滔江水滾滾襲來,辣到你刻骨銘心。

江西不僅把語文課本上的旅遊景點承包了,還包攬了歷史上燦若星鬥的傳統文化名人:陶淵明、王安石、歐陽修、黃庭堅、文天祥、湯顯祖……

一看就是江西人文氣、才氣盛,當然江西人被認為有仙風禪氣之外,也有不少迂腐氣。

江西人總被喚作“老表”,因為歷史上江西的風水先生自成一派,坐上祖師爺的交椅,他們推論出這樣一個結果——“江西沒有天子地”,即他們老早就自省江西人缺乏王者之氣,甘心屈從於老表。

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眼界狹窄毫無野心,相反“老表”之稱,倒不失為一種氣數。

△江西瑤里古鎮/圖蟲創意

看看當今有誰還知道先賢陶淵明當世的王侯將相,達官貴人不?

當下的後輩,有誰不嚮往陶淵明“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田園之意?

△江西人獨有隱居哲學/圖蟲創意

江西老表善於"守弱守拙",這種處世之道最大的好處,就是內斂含蓄,楊柳青風,左右縫源,同時缺點也很明顯,他們太默默無聞,平平無奇缺了點個性。

被全世界遺忘的感覺,江西人其實老早就習慣了。

但每回提到江西,江西人都暗暗自豪。這次五一出遊GDP上榜首,當中不乏本地人的貢獻。

△江西的古村落/圖蟲創意

看到不少的江西人發話了——“對外出旅遊一直興趣不大,因為本省的看多了,覺得很平常。對外面那些吹爆的山山水水景點,內心總想問:就這?就這”

當其他省份都在吹爆本地網紅景點多火,江西更多是默默地淹沒在模糊的印象,連江西人也不為人所知,也不為人所識,只是在那片青山綠水中自得其樂,自有陶淵明流傳下來的“歸隱”生活哲學。

靠什麼拿主角劇本?江西人會反過來問你,我為什麼要拿主角劇本?

你說江西人安於現狀,保守自滿自足,某種程度上這也不失為一種戀舊的浪漫。

△江西廬山西海的浪漫/圖蟲創意

在江西古村落藏著太多古人奇異的民俗了,比如正月裡在儺神廟里“一面鼓一面鑼,爆竹一響就跳儺” 的南豐儺舞,還有景德鎮瓷俗、鄱陽湖漁俗、婺源茶俗、客家採茶戲等等……

△江西婺源縣秋口鎮長徑村藝人上演儺舞/圖蟲創意

其中最讓老藝術家觸動的是當地關於“樟木箱”的傳說——

老一輩的大戶人家但凡喜添千金,就會在臥室廂房外種上一棵香樟樹,待女兒成年出嫁,采其香木製作樟木箱作為嫁妝陪嫁,一代代流傳讓樟木箱成了女兒箱的象徵。

這些傳統的獨特民俗,是古人留下與天地自然對話的想像力。

△江西春景上饒市婺源縣嚴田古樟村,有一棵樹齡達1600餘年/圖蟲創意

大概戀舊如江西人,才能在這樣越來越功利的社會中留存一口濃到嗆鼻的人情味,勾得起我們對於精神烏托邦的嚮往,讓前進又折回家鄉的軌跡,不斷重複上演著。

你心目中的江西印像是怎麼樣的?

鍾無豔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