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軍:過去五年小米一直在補課 去年研發投資75億
2020年05月31日10:27

  新京報記者 許諾 編輯 嶽彩周 校對 李項玲

  近日,小米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雷軍在接受包括新京報在內的多家媒體採訪時表示,全球疫情對小米業務有一定影響,但是影響是階段性的、可控的。過去五年,小米在創新、品質和交付等方面都一直在補課。小米的高管80%以上都是內部提拔,不是所謂的“復仇者聯盟”。 小米目前不會直接涉足商業航天,但是會關注衛星互聯網,並將進行6G相關預研。

  還會繼續推5G手機

  記者:疫情對5G手機的普及帶來了一定程度的影響,接下來小米是否會調整5G手機的發佈節奏?

  雷軍:從今年年初到現在為止,小米已經發佈了5款5G手機,我們去年年底基本就已經清倉了4G手機,然後全力轉5G。說實話,疫情給我們製造的最大的麻煩是我們的倉庫是空的,然後5G手機又上不來,所以復工的時候,當時我們下了巨大的決心,補貼了工廠2.5個億,下了巨大的代價來推產能。疫情的的確確帶來了一定的影響,5G的推廣速度放慢了,但是我們策略沒有改變,我們還是會繼續推5G手機。

  疫情對海外市場有影響但可控,不能過於恐慌或過於激進

  記者:疫情發生以來,小米國內境外市場的恢復情況怎樣?

  雷軍:中國國內的市場在4月份就已經完全複蘇了,3月底境外市場開始面臨全球疫情,經過了4月份最艱難的考驗以後,現在已經恢復了超過85%。全球各地恢復情況都超過了80%,因此全球疫情對我們業務的影響是可控的。

  我們在歐洲恢復的情況也是蠻不錯的。在第一季度我們在西班牙已經成為第一名,這也是我們登頂的第一個歐洲國家。確實,我們第二季度國際業務的表現不會特別好,但是因為已經在恢復了,所以6月份和第三季度會不錯,疫情的影響是階段性的。

  記者:隨著境外市場在小米營收中佔比達到50%,國內市場與海外市場的戰略地位會不會發生變化?

  雷軍:第一,我們整個業務的核心是手機加AIoT,手機業務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夯實基礎,苦練內功,突破核心技術;第二,我們一定要守住中國市場;第三才是全力全球化。我們把中國市場和全球化是並舉的,因為如果沒有一個巨大的母市場支撐的話,我們的全球化很容易成為無源之水。所以我們一定要大力擴張在中國的市場份額。這也是為什麼去年年底任命了盧偉冰擔任中國區的總裁,全力推動中國業務,包括全力推5G手機,這都是為了配合中國市場的需求。

  記者:近年來“逆全球化”暗流湧動,中國企業應該如何應對?

  雷軍:我們要積極應對全球化面臨的風險,現在國際形勢複雜多變,疫情也帶來了對供應鏈,對銷售、對需求端還有彙率等方方面面的影響,總體上我的觀點是“行穩致遠,以穩為主”。未來這段時間有高度的不確定性,還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面對這樣的情況,我認為應該是用小心謹慎、審慎樂觀的態度來面對全球的業務,這才是一個比較好的心態,過於恐慌或者過於激進,都是有問題的。

  過去五年小米一直在“補課”,中國製造未來的方向是智能製造

  記者:在當前形勢下,你認為中國製造業應該如何鞏固地位、轉型升級?

  雷軍:確實,現在中國製造面臨著巨大的挑戰。我覺得有幾個核心的策略,第一個我們要堅定不移地往智能製造走。在這一點上,兩三年前小米就很充分地意識到了這一點。我們在智能製造、工業機器人、自動化產線、無人工廠等方面都做了大量的佈局和投資。我們內部的智能製造的工廠已經在亦莊落成,去年年底就開始試運行,第二期也已經在規劃之中,是全無人工廠。當然這些工廠都是實驗型的,主要是為了實驗設備和產線的。此外,兩年前我們還專門募集了120億元人民幣的小米產業基金,專項投資所有關聯的設備廠商。中國製造未來的方向是智能製造,就是怎麼提高製造的效率,怎麼改進製造的質量,我覺得是整個製造業的頭等課題。

  第二點就是向縱深發展,向重要的零部件,例如芯片、模組、材料的縱深發展。在這個領域裡面我們應該學習日本、德國製造業升級的做法,今天我們可以看到他們擁有很先進的設備,很重要的材料和零部件,我覺得整個中國製造業也要向深度發展。

  記者:你曾說過小米過去五年里一直在“補課”,請問小米為什麼要補課,具體補了哪些課?

  雷軍:用互聯網思維做手機,是小米當初成功的關鍵。後來我們也遇到了很多困難,總結起來就是,雖然我對硬件的複雜度有充分的認知,但是等我做完以後,才發現比我想像的還要難。尤其是手機,智能手機競爭的複雜度超過了我10年前的想像,所以過去5年小米一直專注在補課。

  我們補的三門主要的課,是創新、品質和交付。我們去年的研發投資75億元人民幣,今年大概會超過100億元。全中國一共有多少民營企業每年的研發投資超過100個億?對於小米這樣一家只有10年曆程的公司,能夠有這麼大的研發規模,它進步的速度已經是非比尋常了。我們在2016年就開始在核心器件和核心技術上持續發力,我們在各項核心技術上的推進都比想像的更快。

  第二課是質量。我去年最驕傲的是我獲得了國家質量獎的個人獎,來獎勵我對質量的重視和推動。第三課是交付的水平。我們以前一缺貨就缺很久很久,我後來才搞明白,原來是我們供應鏈的能力不足。我們以前老是覺得用戶需求量太多,我們叫“供不應求”,其實本質上是我們供應的能力有問題。今天你很少聽到哪一款小米手機需要排很長的隊,因為我們的交付能力一個月就能達到1500萬台。通過補課,我們供應鏈的水平也得到很大的改進。

  小米高管80%是內部提拔,將進行大量6G相關預研

  記者:近期小米從友商或者前友商那裡招募了一批高管,被大家戲稱為“復仇者聯盟”,小米現在的用人觀是怎樣的?

  雷軍:我還是認為,團隊是我們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們在全行業挑選了最優秀的人,找了一些新的人,結果很多自媒體說我們是“復仇者聯盟”。其實從上市以來,小米內部提拔了4個集團副總裁,從外部只招募了2個,我們總經理這一級內部提拔了30個人,從外部招募了一個。我們招募的人可能影響力比較大,大家比較關注,搞得好像我們所有的高管都是重新招募的,這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誤解。第一點,我們是內部提拔為主,外部空降為輔,內部提拔的比例超過80%。第二點的話,整個小米新的10年要以團隊和人才為核心,要放下已取得的成績,重新創業。要有重新創業的決心,未來的十年才能真正做好。所以在未來,我們還是以海納百川的心態來吸納最優秀的人才。

  記者:你這兩年都對商業航天表達了關注,小米有進軍商業航天的計劃嗎?

  雷軍:首先我是一個航天愛好者,中國作為一個航天的大國,我們卻沒有相應的商業航天立法,商業公司在這裡面做起來非常困難,我希望能夠鼓勵民營企業進入商業航天的市場。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原來的航天全是研究所來做的,它不是大規模地生產,不是靠工業的方式來做。而商業航天有一個巨大的應用,就是衛星互聯網。大家從馬斯克的starlink計劃中應該已經看到了,未來整個通訊可能就直接通過衛星覆蓋了。我認為中國的衛星互聯網需要加大投入規模,並且鼓勵民營企業參與,在科技競爭的製高點上需要進一步的突破。

  小米自身目前不會參與商業航天的業務,但是在6G的討論方案里麵包括天地海三種,衛星互聯網也在6G初步規劃的草案里。小米作為一家智能手機廠商,我們也在參與對未來6G的規劃,我們高度關注衛星互聯網的進程,以及我們智能手機該怎樣配合它的進程。因為6G光有基站、光有衛星還不夠,還得有終端的支援,所以我們在這方面會有大量的預研,但是我們自己不會直接涉足商業航天。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