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淩隊友!跟女粉絲一夜情!佐敦的人設碎了一地
2020年06月01日07:46

  在佐敦紀錄片《最後一舞》播出後,曾有人促狹地表示,還等著看《最後一舞》的巫師和黃蜂版,這話堪稱直戳佐敦的心窩。時至今日,巫師歲月仍是令佐敦不堪回首的記憶,除了在運營球隊上昏招頻出外,“籃球之神”也幹了不少荒唐事。

  此前曾在巫師和佐敦做過隊友的咸美頓透露,2001年在佐敦第二次復出前,一位名叫拉隆-普羅菲特(Laron Profit)的巫師球員,曾在一次非正式訓練中向佐敦噴起了垃圾話。當時在對抗中贏了一次佐敦後,普羅菲特竟鬥膽嘲笑佐敦:“你那雙老膝蓋已經防不了我了。”

  咸美頓立刻感覺不妙。果然在2000-01賽季的總結會上,佐敦一進入會議室就告知咸美頓:“Rip,你的好哥們兒好兄弟,他要離開了,但你會在這裏,就你自己。”

  佐敦所說的正是普羅菲特。2001年8月,巫師打包他和2005年首輪簽送至魔術,換來希活。此後,普羅菲特在海外聯賽漂泊3個賽季(其中2季還曾效力CBA,並在2004年隨廣東隊奪得CBA總冠軍),在2004年重返巫師,但2006年在只有28歲時就告別了NBA,直到2012年重返NBA出任魔術助教。

  另一件讓咸美頓記憶猶新的,是發生在2001年12月14日比賽中的一件事。該場比賽巫師主場以96-80大勝紐約人,咸美頓得到34分,其中27分來自上半場(15中11),下半場僅得7分(9中3)。

  至於咸美頓為何上下半場反差如此強烈,竟也因為佐敦“搶戲”。據咸美頓所說,在他生涯前2季,和他一樣享有“中投王”美譽的阿蘭-休斯頓“一直虐我”。好不容易等來佐敦,咸美頓以為有了靠山,可以報一箭之仇了。

  於是上半場咸美頓火力全開,眼看自己復仇在即,他只剩偷著樂了。但在半場休息時,佐敦卻走過來對他說:“小兄弟,上半場打得不錯,大哥我會在下半場接管比賽,別擔心,有我呢。”

  時至今日,咸美頓仍為錯過打爆休斯頓的機會而懊惱:“我始終記著這事,我本來有機會得50分的。”

  2002年,在和佐敦合作一年後,咸美頓終於被送至活塞,交換史達候斯,這也成為佐敦執掌巫師期間被詬病的運作之一,時常被拿來和佐敦“廢掉”甘美布朗相提並論。

  在活塞,咸美頓3次入選全明星,隨隊獲得2004年總冠軍,而被送至巫師的史達候斯卻聲稱後悔和佐敦搭檔。這恐怕是佐敦所始料未及的。

  在佐敦身邊,咸美頓只能扮演小弟角色。2016年底在參加一檔訪談節目時,咸美頓曾透露,當年他出於對佐敦的仰慕,曾想要簽約Air Jordan,成為佐敦品牌團隊一員。但佐敦卻直接拒絕了他,並稱:“我的球鞋都是給全明星球員穿的。”

  除開和籃球有關的故事外,球場外的佐敦也是正常人,也有著七情六慾。儘管我們提到場外的佐敦,總會將他和賭博聯繫起來,但其實在接觸異性方面,佐敦也不落於人後。

  2000年10月初,巫師帶著巫師來到威明頓進行季前訓練,偶遇了時年23歲的北卡在校生凱洛格。據悉,二人是在10月7日晚間於一間酒吧里認識的。在學長面前,學妹凱洛格風情萬種,很快捕獲了佐敦的心,二人在海邊私人公寓里度過了一個銷魂的夜晚。

  對於涉世不深的凱洛格而言,能和偉大的“飛人陛下”春宵一刻,無疑是值得炫耀的。後來,凱洛格每次談到和佐敦這次一夜情都是眉飛色舞。在她看來,佐敦成熟又激情,“是我遇到過的最偉大的男人。”此時,凱洛格全然忘了當時的佐敦已是3個孩子的已婚男人。

  除了錢和女人外,另一樣會讓男人瘋狂的東西,佐敦自然也不會缺少,那就是豪車。或許同樣是由於得來太輕鬆,佐敦對豪車的態度也是很隨意的。

  據佐敦當年的巫師隊友兼好友賈列特-傑弗里斯透露,有一年休賽期他和佐敦一起來到芝加哥,來到知名訓練師蒂姆-格洛弗的訓練館,卻看到綠軍全明星前鋒安東尼獲加開著法拉利來訓練。對此不屑一顧的佐敦放言,他會在接下來幾天內,每天開不同顏色的法拉利,並穿上同樣配色的飛人訓練服來訓練。結果他們在那裡待了5天,佐敦說到做到。

  2017年8月,前NFL超巨雷-劉易斯在電視節目上透露,佐敦當年曾對他說過,後悔曾身披除公牛之外第二支球隊的球衣,這也是佐敦職業生涯唯一的遺憾。球迷打趣:“幹過這麼多荒唐事後,佐敦的確已無法正視自己的巫師生涯了。”

  (魑魅)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