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球的解說之道:以馬克風為武器的那群人
2020年06月02日11:10

  一些歷史名場面在我們的腦海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這其中包含的不僅僅是畫面,還有讓人一聽就閃回記憶的標誌性聲音。這位完美配角的扮演者,就是解說評論員。

  桌球已然在全球擁有一定的知名度,但不管你是追隨多年鐵杆球迷,還是剛剛喜歡上這項運動的新“粉絲”,看比賽是大概率會得到同一個聲音的解讀,這就是解說的角色,讓觀眾更快、更好地理解這場比賽,同時兼顧新老球迷。

  一些體育項目中,在幕後工作的解說也能擁有傳奇地位,比如已故的西德·沃德爾就是飛鏢運動的“老炮兒”級解說,梅利·沃克是F1運動的名嘴,BBC的約翰·莫森則和足球的《今日賽事》節目捆綁在一起。

  桌球運動最初的聲音是“悄悄話”泰德·勞,他以語調低沉、平穩的解說風格聞名。泰德·勞於2011年去世,但影響了不少後輩。

  他解說過最知名的一場比賽要數1985年世錦賽決賽,當史蒂夫·戴維斯在決勝局的最後一顆黑球上失手,將奪冠的大好機會拱手讓給丹尼斯·泰勒時,他的解說只有簡簡單單的一個詞:“No(別啊)!”

  但就這麼簡單的一個反應卻包含了複雜的情緒,並伴隨這場比賽成為這項運動歷史書上極為亮眼的一筆。

  現任BBC桌球解說約翰·沃爾戈享譽圈內,被公認是當今最好的桌球解說之一,他坦言自己會嚐試模仿勞的風格,隨著比賽氣氛的起落直至推向高潮,進行飽含張力的解說。

  “我得坦白講,泰德·勞就是我的引路人。”沃爾戈表示,他也是1979年的英錦賽冠軍得主,“他之所以有‘悄悄話’這個綽號,是因為他當年在萊斯特廣場大廳解說喬·戴維斯的比賽時,解說評論席跟賽場內不隔音,他只能儘可能地壓低音量,以免干擾到球員。”

  “他為桌球運動的解說風格定下了基調。桌球比賽有自己獨特的風格,跟足球比賽不同,也不像飛鏢一樣喧鬧,倒像是在劇院看戲一般,這就是我對桌球現場比賽的印象。”

  “比賽水平也在不斷提高,一樣會讓人興奮激動。你能描述一幅場景,它不像其他運動千篇一律的吵鬧:桌球觀眾看得專注,總能敏銳地對精彩的表現作出回應,營造出非常獨特的氛圍。最具代表性的當然是克魯斯堡劇院。”

  如今的桌球賽事已少見單人解說,觀眾需要接受的信息也不僅僅來自於比賽本身,電視觀眾的觀賽體驗可以通過豐富背景信息和增加專業意見得到提升,前者就是首席解說的職責之一。

  上世紀90年代,桌球知名記者、解說克萊夫·埃弗頓成為這項運動的頂級首席解說,他參與過很多經典比賽,包括1999年斯蒂芬·亨特利力克馬克·威廉斯奪得創紀錄的世錦賽七冠那次。

  大衛·亨頓就曾是埃弗頓的門生之一,目前是歐洲體育的首席解說,他曾擔任過世界職業比利和桌球協會(WPBSA)的新聞官,後來成為一名記者,多年來積累了豐富的桌球知識,目前他仍在為埃弗頓的月刊雜誌《桌球現場(Snooker Scene)》供稿。

  在桌球之外,亨頓也是一位編劇,他認為生動的敘事、會講故事,能為觀眾帶來更好的觀賽體驗。

  他說:“(解說)就是描繪一個背景並製造一個信息流,你有一個個數字組成的數據,但這僅是信息,所以你只要合適的時機將這些信息引入,就能打造起一條故事線。”

  “比如,一名球員在7局4勝製的比賽中以3比0領先,但他或許在之前的賽事有三在3比0領先的情況下被逆轉了。若能把這些信息傳遞給觀眾,那觀眾或許就能更能理解球員的心情,也就更有代入感。”

  除了幫觀眾理解比賽,首席解說也是電視轉播工作中的重要一環,他們全程戴著耳機,隨時接受導播團隊的指示,如還要說多長時間的話,何時切進廣告,何時切回直播等。

  亨頓接著說:“需要做到的是不驚慌,保證口齒清晰,還要學會如何做到一邊說一邊聽,這是解說需要習慣的場景。務必要聽從指揮,因為計劃隨時會發生變化。”

  “我和尼爾·福爾茲一起解說了直布羅陀公開賽,就在我們準備收尾的時候,導播跟我們說賈德·卓林普的比賽要在20分鍾後開場,需要我們接著上。我們隨時要做好變動的準備。”

  “解說的工作就是說話,無處可躲,所以準備工作非常重要,你總不能兩手空空腦袋空空進去這麼幹說。首席解說需要做大量準備,所以我同時也是大家的數據人員,準備好每位球員的職業檔案,這些信息會在解說中一點點夾帶著,肯定有好處。”

  和首席解說搭檔的是分析師、評論員,更形象地說是嘉賓,擔任這個角色的一般是退役或現役的職業選手。1994年大師賽冠軍阿蘭·馬克馬努斯就以其積極主動、富有洞察力的評論風格廣受讚譽。

  馬克馬努斯在評論比賽時會試圖透析球員的心理,從一位職業球員的視角分享看法。他說:“我剛開始解說的時候總會說些廢話,比如‘他打了藍球’,‘紅球堆底部空出來了之類的’。”

  “這些誰都能看到,根本沒必要說這些,你得從觀眾的角度出發。你要和另一個人呆在一個小黑屋裡做這些工作,的確很不容易。你得想清楚要說什麼,要知道,不管你說什麼,都會直接傳到至少50萬人的耳朵。”

  “得想清楚你要對他們說些什麼,所以我現在側重的不是講述球員在檯面上如何,而是分析他們坐在那等待出杆時的心理,你能從這方面得知他們感覺如何。”

  “我是一名桌球球迷,看比賽會覺得興奮刺激,但坦白講,作為球員在比賽中壓力很大,我在評論席都能感受到那種壓力,會替要出杆的球員緊張。約翰·沃爾戈也會有類似的感受,以前我倆在世錦賽搭檔解說,我倆在解說席都跳起來了,完全進入到現場的情緒中了。”

  “還有就是不注意就會說多。最好的訣竅是不說話就把馬克風放下,似乎很簡單的做法,等你想到有什麼值得說時,再拿起來說。”

  “我很享受為解說評論做準備的過程,總會早早去到媒體中心,寫下一些要點。我看那些優秀的解說,如大衛·亨頓、菲爾·耶茨和克萊夫·埃佛頓,他們把準備工作都做得很出色。”

  “和克萊夫搭檔真的很棒,每次都無比期待他的開場白,球員、裁判入場握過手,即將開球,每一次都很好奇聽他要說些什麼。我曾試著猜,結果從來沒猜對過。他就是這麼棒。”

  (世界桌球)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