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指望美斯仿效MJ!想學施丹都夠難...
2020年06月02日16:21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我前幾天看完了《The Last Dance》,非常棒,這讓我想到,幾年後,我們有能力看到類似的事情發生在美斯身上。看到佐敦Michael Jordan抱著NBA總冠軍獎盃哭泣,我希望未來有一天,我能看到這一幕也發生在美斯Lionel Messi和世界盃上。我知道這對他意味著什麼,對阿根廷人意味著什麼。」

  籃球之神米高-佐敦的紀錄片《The Last Dance》激動人心,阿根廷中場碧基亞Lucas Biglia看完這部紀錄片之後的期盼也算是有感而發:2022年有可能是美斯偉大職業生涯中的最後一次世界盃,大力神杯對這位阿根廷巨星的意義無需多言,很多人也期待著他能夠圓世界盃夢。

最後之舞
最後之舞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阿根廷不是芝加哥公牛,美斯不是佐敦,足球也不是籃球。當然了,盃賽一切皆有可能,你不能現在就把話完全說死;但就目前的情況而言,別說複製佐敦的偉業了,就連像施丹那樣的最後一屆世界盃神勇表現,美斯要實現都夠嗆。

  阿根廷不是公牛

此前的連續三次大賽亞軍
此前的連續三次大賽亞軍

  97-98賽季的芝加哥公牛是怎樣一支球隊?此前兩年的NBA總冠軍,王朝級別的球隊,陣容框架穩定,不說是絕對的頭號熱門,肯定也是有力的總冠軍爭奪者。雖然這批人過完98年夏天就無法再一起打球了,但球隊的硬實力和競爭力沒得說。

  阿根廷呢?人們總會說當年的大賽「三連亞」,但那批球員好歹具備爭奪大賽冠軍的切實可能性。如今的藍白軍團優質新人匱乏,戰術體系也還有待打磨,論硬實力恐怕很難擠進世界盃3-5大奪冠熱門的行列。法國,巴西,英格蘭,德國……誰的前景不比阿根廷光明?

論經驗,阿根廷更沒有了
論經驗,阿根廷更沒有了

  談到當年與公牛隊激戰7場的東部決賽,步行者傳奇雷吉-米拿(Reggie Miller)就指出,他認為步行者擁有更好的陣容,但冠軍DNA和奪冠經驗讓公牛最終拿下了TieBreak大戰。換言之,在局面犬牙交錯甚至不那麼有利的時候怎麼去咬住、怎麼去贏,公牛隊比其他人的經驗都要豐富得多。

  這一點在足球界也適用,王朝級別的球隊總是能夠擁有某種「慣性」去延續勝利,比如大賽三連冠的西班牙和歐冠盃三連冠的皇馬。阿根廷沒有這種經驗,更沒有「慣性」,何況就算是所謂「The Last Dance」,也只是美斯這批人可能的謝幕而不是整球隊,想要擰成一股繩也就更難。

  所以了,到2022年世界盃的時候,阿根廷大概率是既沒有爭奪冠軍的硬實力,又沒有足夠多的勝利經驗和慣性,還沒有橫下一條心的精神狀態——而公牛奪冠,這幾點恐怕都得有才行。

  美斯不是佐敦

在國家隊,美斯很難像佐敦在公牛那樣
在國家隊,美斯很難像佐敦在公牛那樣

  說完團隊,再說說故事主角。從球技角度而言,美斯和佐敦在各自領域都已臻化境,時常奉獻令人瞠目結舌的神奇表演。但精神層面而言,美斯並非佐敦那種「惡狠」的球隊領袖。更何況世界盃與NBA,足球與籃球的不同,也讓美斯在球技和領導力上更難以複製佐敦的效果。

  球會球員們天天在一起訓練磨合,佐敦實際上很大程度地參與了整球隊氣質的塑造,也給公牛隊打上了深深的佐敦烙印。但阿根廷國腳們來自不同球會,平時合練也很少,也缺乏一名打造成型體系的主教練。就算美斯再能carry,影響力與球會相比也肯定要打很多折扣。

美斯無法兼顧攻防兩端
美斯無法兼顧攻防兩端

  更何況足球每隊11個人,籃球只有5個人,比賽形式也有很大的不同。場地越大,球員越多,超級單體的影響力自然而然也會越小,限制超級單體的辦法也更多。另外與一個系列賽相比,單場比賽的偶然性也會大很多,佐敦也不可能一場不輸就拿下NBA總冠軍。

  你可以說美斯的精神力不及佐敦,但就算真的具備佐敦級別的精神力,想要在足球界尤其是國家隊賽場發揮佐敦的影響力也是不現實的。C.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的精神力夠恐怖了吧,球隊體系夠成型,也有C.朗拿度的意志力烙印,但拿下歐國盃的那場最終決賽,不也還得有幸運女神的垂青?

  施丹Zinedine Zidane的「The Last Dance」

施丹不可思議的2006年世界盃表現
施丹不可思議的2006年世界盃表現

  如果從世界盃的戰史上尋找類似「The Last Dance」的表演,最接近的無疑是2006年夏天的施丹。同樣是退役(施丹是退出國家隊)之後歸來,同樣是生涯實際上的最後表演(佐敦的二次復出可以不計)——如果不是保方的神奇撲救,施丹完全有可能實現佐敦式的完美謝幕。

  在那屆世界盃上,看起來老態龍鍾的法國隊並不被人看好,但高盧雄雞低開高走,淘汰賽狀態一路飄紅,即便是12碼輸掉的那場決賽,他們也是整體表現更好的一方。施丹更是屢屢上演大師級表現,將一眾頂尖中場戲弄於股掌之間。

從容不迫
從容不迫
瀟灑自如
瀟灑自如
自己分球,後上攻門,差點以絕殺完美謝幕
自己分球,後上攻門,差點以絕殺完美謝幕

  如果把施丹當年的情形和佐敦的情況進行對比,你也會發現法國隊無疑更接近《The Last Dance》當中的97-98賽季公牛隊:

  法國隊雖然老,但大賽經驗豐富,國家隊層面也曾締造連奪世界盃和歐國盃的王朝(如同公牛),而這也的的確確就是施丹整球員生涯的最後一屆比賽,最後幾場比賽;

  法國隊在多個位置仍然擁有世界頂尖的配置,例如亨利Thierry Henry、沙奴爾Willy Sagnol、韋拉(Patrick Vieira)、杜林Lilian Thuram、馬基里尼Claude Makelele等人,也有活力十足的列貝利和馬路達作為生力軍,動力十足的話,硬實力不用擔憂的;

  國家隊層面,施丹的成就無疑高過美斯,對法國隊的領導力也要比美斯在阿根廷更好,更像是佐敦那樣有過成功經驗,站到過世界之巔,又能讓大家服服帖帖做最後一搏的領袖人物。

施丹的經歷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施丹的經歷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2022年的美斯,能有2006年施丹式的神奇故事嗎?

  如果美斯不會在2022年世界盃後就退役,那麼從最後一搏的動力上來說,就已經差了一截。而從球隊實力和經驗層面而言,美斯沒有國家隊大賽冠軍經驗,阿根廷到時候的實力也很難憑本就差一截的動力去硬拔高多少。再說盃賽的性質,美斯也並非那種短期突然爆發的類型。

  就像最近兩屆大賽,阿根廷其實都算是低開高走,被看扁之後打出了一些不錯的表現,但輸給法國和巴西,說實話都是「非戰之罪」,不是踢得不好,是實力真的就很難再闖過這一關了。

最好的機會,已經過去了
最好的機會,已經過去了

  碧基亞所期盼的場景,無疑是激動人心的。但對美斯和阿根廷而言,世界盃最好的奪冠機會——2014年——已經過去了。

  人們毫不懷疑美斯的決心,但以他的年齡,阿根廷的實力和當今國家隊比賽的趨勢,「The Last Dance」不是光憑美好的期望和堅定的口號就能實現的。就連施丹式的世界盃告別演出,說實話也是可遇不可求,幾乎難以複製的。

  當然,「The Last Dance」依然可以是一個美好的期望,相信美斯也會為國家隊的冠軍榮耀繼續拚搏下去的。

  (新浪體育 華迪維亞 專欄)

(責編:布伊利)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