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提升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2020年06月06日00:33

  原標題:穿山甲提升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6月5日,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發佈公告,將穿山甲屬所有種由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調整為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這標誌著,當前在我國自然分佈的中華穿山甲,以及據文獻記載我國曾有分佈的馬來穿山甲和印度穿山甲將受到嚴格保護。

  近30年來,穿山甲成為全球最為瀕危的野生動物之一,同時也被認為是全球非法走私量最大的哺乳動物。多年來,來自國際、國內的環保組織和動物保護專家,對提升穿山甲保護等級呼籲不斷。保護等級提升,意味著相應的合法獵捕審批權限也將上調,非法獵殺交易等懲處將更嚴格。

  焦點1

  中國境內穿山甲現狀如何?

  穿山甲是世界上僅存的鱗甲哺乳動物,全球現存8種,主要分佈於非洲和亞洲的熱帶、亞熱帶地區,以白蟻和螞蟻為食。分佈在中國境內的主要是中華穿山甲。近30年來,穿山甲成為全球最為瀕危的野生動物之一,同時也被認為是全球非法走私量最大的哺乳動物。

  為保護穿山甲,《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在1975年將穿山甲所有種列入附錄Ⅱ。2016年,全球8種穿山甲被提升至CITES附錄I,即列入最高保護等級,並禁止對其製品的一切國際商業貿易。

  中國境內的穿山甲數量在近年來急劇下降。據2003年發佈的第一次全國陸生野生動物資源調查結果,中華穿山甲分佈範圍縮減至11個省份,數量降至約6.4萬隻。2004年一份對我國穿山甲受危狀況的評估認為,自上世紀60年代至今,中華穿山甲的數量已經下降了88.88%-94.12%。

  在中國1988年發佈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中,穿山甲被列為國家二級重點保護動物。2014年,中國本土的中華穿山甲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定為極度瀕危。2015年,國家環境保護部與中國科學院聯合發佈的《中國生物多樣性紅色名錄》顯示,中華穿山甲屬於極度瀕危等級,印度穿山甲和馬來穿山甲屬於數據缺乏,揭示了野外研究的嚴重不足。

  2007年起,我國嚴格禁止從野外獵捕穿山甲。2018年8月,我國全面停止商業性進口穿山甲及其製品。但由於其物種棲息地不斷受到干擾破壞,對非法交易、食用等懲處力度不夠等原因,穿山甲數量依然在急劇下降。

  目前中國境內的穿山甲還存有多少,尚未有公開的權威統計數據。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下稱“中國綠發會”)秘書長周晉峰表示,“我們在過去5年多的時間里,專門成立了穿山甲工作組,花了大量的精力,在全國也只觀測到約20只中華穿山甲和約20隻馬來穿山甲。”

  焦點2

  為何提升穿山甲保護等級?

  在2019年6月8日召開的“CSDG可持續發展全球青年領袖計劃論壇”上,穿山甲救助誌願者蘇菲代表中國綠發會宣佈,中華穿山甲在中國大陸地區區域功能性滅絕。這在當時引起諸多爭議。

  所謂功能性滅絕,是指某個物種生物在自然條件下,種群數量減少到無法維持繁衍的狀態。也可以說,是某物種在宏觀上已經滅絕,但尚未確認最後的個體已經死亡的狀態。有動物學者認為,穿山甲在野外仍有發現和記錄,要對其是否功能性滅絕做出準確評估,還需要針對潛在種群進行全面科學考察。

  周晉峰認為,這一宣佈也是在提醒公眾,穿山甲的保護形勢已經非常嚴峻。“如再不改變,中國大陸的穿山甲野外滅絕只是時間問題,甚至全球8種穿山甲都會在未來很短時間內滅絕。”

  但可以達成共識的是,穿山甲的保護等級亟需升級。華南師範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物種生存委員會(IUCN/SSC)穿山甲專家組組員吳詩寶也曾指出,穿山甲物種保護滯後、受威脅程度極高、種群數量極度縮少,在這樣的客觀條件下,穿山甲升為一級無疑是夠格的。

  “中華穿山甲是白蟻的天敵,一隻中華穿山甲每年大概可吃掉700萬隻白蟻和螞蟻。一片350畝左右的森林,只要有一隻中華穿山甲在,就可以有效控製白蟻種群,使得森林生態免遭破壞。”蘇菲說。

  而失去了穿山甲這一生態系統中的重要一環,蟻害防治就要靠噴灑農藥等化學手段來解決。“地球上的生物鏈一環扣一環,任何一環斷裂都是一個連鎖反應,比如農藥的大量使用,會對土壤、水分等造成汙染。”

  此外,周晉峰指出,穿山甲這一物種對於人類公共健康衛生風險的研究,也至關重要,比如對動物防疫學的研究。“多年來,穿山甲一直被認為攜帶高致病病毒,包括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多個研究也將病毒源頭指向穿山甲,為什麼有些病毒在蝙蝠身上不發病,而到穿山甲身上就可能傳染給人類,這肯定是需要對現存的穿山甲進行科學研究的。”

  焦點3

  保護等級提升後有哪些改變?

  穿山甲屬所有種由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提升至一級,也意味著,從有需要的獵捕審批,到對非法獵殺交易的懲處,都將發生變化。

  根據我國現行《野生動物保護法》,因科學研究、種群調控、疫源疫病監測或者其他特殊情況,需要獵捕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的,應當向國務院野生動物保護主管部門申請特許獵捕證;需要獵捕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的,應當向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野生動物保護主管部門申請特許獵捕證。

  “穿山甲升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意味著獵捕審批權限將從省一級上升到國家主管部門。”周晉峰說,同時,也建議穿山甲的人工繁育和出售、購買、利用等審批也從地方上升到國家主管部門。

  懲處方面,《刑法》規定,非法獵捕、殺害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或者非法收購、運輸、出售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製品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而對於“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的認定標準,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和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是有區別的。

  例如,對於大熊貓、雪豹、朱鹮等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非法捕獵、殺害、運輸、出售1只就可認定為“情節特別嚴重”。對此前僅為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的穿山甲,非法捕獵、殺害、運輸、出售8只認定為“情節嚴重”,非法捕獵、殺害、運輸、出售16只認定為“情節特別嚴重”。

  “現在穿山甲保護等級升為一級,那麼對於非法捕獵、交易穿山甲的量刑標準肯定也是要重新規定。”蘇菲說。

  “穿山甲保護等級提升,相應的一些保護區也會得到升級,地方和國家的保護方案或將重新調整。”周晉峰說,這無疑是一次對穿山甲的科普,有利於增強公眾對穿山甲乃至所有野生動物的保護意識。

  ■ 背景

  提升穿山甲保護級別已呼籲多年

  提升穿山甲保護級別、製定保護規劃、加強對非法獵殺和交易的打擊,被呼籲多年。中國綠發會曾連續三年將穿山甲保護寫入兩會提案和建議。

  早在2017年,中國綠發會就曾建議,提升穿山甲為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盡快完成穿山甲野外種群的專項調查,並製定和執行特別保護規劃。同時,建議取消穿山甲藥用標準,從藥典中刪除,不得再用甲片製藥;停止核發穿山甲人工繁育許可,建立科學完善的穿山甲保護性繁育的管理製度。

  2018年,中國綠發會提出,國家雖然已禁止食用穿山甲,但是依舊允許合法的藥用,給監管帶來諸多難度,存在洗白走私甲片的可能。因此建議,加強對相關穿山甲製品企業的監管,防止利用漏洞從事非法貿易,同時建議從事穿山甲經營的企業公開庫存來源及數量。

  2019年,中國綠發會再次建議,將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穿山甲保護等級提升為一級、取消穿山甲鱗片入藥。

  今年兩會前夕,世界自然基金會(WWF)也發出呼籲,將中華穿山甲的保護級別從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提升至一級,增強對穿山甲救助和其棲息地的保護,嚴厲打擊穿山甲盜獵和非法經營利用的行為並加大懲罰力度。

  新京報記者 吳嬌穎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