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企業家擺過地攤?馬雲任正非劉強東……名單很長
2020年06月06日10:19

  來源:獵雲網

  [獵雲網北京]6月6日報導(文/韓文靜)

  誰也沒想到,擺地攤在2020年突然火了起來。

  有人調侃,錯過了電商,錯過了直播,擺地攤再不行動起來,就說不過去了。近幾天,朋友圈里被“擺地攤”刷屏,大家直呼萬億“煙火經濟”風口要到了。

  各大互聯網公司的CEO也紛紛行動起來,唱吧的創始人陳華在北京朝陽區太陽宮地鐵口擺起了地攤賣麥克風,水滴公司創始人兼CEO沈鵬通過擺攤宣傳起了自家的水滴保險商城。

  其實,擺地攤的“風口”,大佬們早就追過。

  潘石屹前幾日在微博講述了自己的擺攤故事:在1978年之前就開始擺地攤,賣辣椒,賣香瓜,幾乎每天都有故事,城里小孩兒們經常偷我的瓜,我護著瓜,他們就會往我身上扔泥巴,濺髒水。有人評價:原來這就是潘總為什麼總能這麼堅強的內在動力之一。

  除了潘石屹,馬雲、周鴻禕、柳傳誌、劉強東等如今在科技圈叱吒風雲的商業大佬們,也都“擺過攤”,有人擺地攤維持公司運營,有人則通過擺地攤賺到人生第一桶金。

  中關村擺攤:劉強東賣碟,柳傳誌當“倒爺”

  劉強東26歲時,在中關村租了一個最便宜的小攤位,售賣刻錄機和光碟。買了一台電腦之後,劉強東兜里大概還剩400塊錢。

  善於觀察研究市場的劉強東,在擺攤一個多月後發現中關村假冒偽劣商品盛行,他想要做點什麼。1998年,劉強東開了中關村第一個明碼標價的櫃檯,賣的所有貨全部都是正品行貨,“都是一樣的價格,不賣假貨、水貨。”

  劉強東很早就意識到了服務的專業性,對於當時很火的VCD製作系統,很多人是只管賣貨,不管培訓。但劉強東不僅價格公道,還負責培訓,很快就積累了一批穩定的客源,經常有很多人排隊來找劉強東買貨。

  大概堅持了半年的時間,所有買電腦的人都認識了“京東多媒體”這個品牌。6年的時間里,劉強東的京東多媒體在中國的門店延展到10餘家。

  柳傳誌也是在中關村起家。

  1980年代,已屆不惑的柳傳誌忍受不了每日看報的生活,他懷揣著中科院20萬元的投資主動創業,於是,聯想誕生在了一間20平方米傳達室里。成立之初,最令柳傳誌頭疼的是不知道公司的發展方向。

  柳傳誌後來回憶,“當時實在是不知道要幹什麼好了,所以能幹什麼就先幹著,哪怕掙點兒錢發工資也好。”於是,包括柳傳誌在內的所有員工都當過“倒爺”、“板爺”,在中關村拉平板車去賣運動服裝、電子錶、旱冰鞋、電冰箱。

  柳傳誌把錢縫到褲子裡到處進貨,“倒爺”之路並不順利,很快,就被一個女人騙走了14萬。

  到1987年時,柳傳誌又被一傢俬人的進出口公司騙走了300萬。當時柳傳誌拿著板磚在騙子家蹲守了很長時間,才把這筆錢追了回來。那段時間被柳傳誌稱為:“聯想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

  “困難無奇數,從來不動搖”,這些經曆讓柳傳誌在商場上變得敏銳起來,逐漸養成了他穩健的做事風格,並一直貫穿整個聯想集團的業務發展。

  周鴻禕、陳光標的“技術型擺攤”

  在河南出生的周鴻禕,也做過地攤生意,不過他擺的地攤顯得要更有技術含量一些。

  小學時期,為打抱不平,周鴻禕用雙節棍教訓了一下另一個班的小同學,很快對方帶著一幫人來報復,把周鴻禕的腦袋、腰間等都打破,他去醫院縫了好幾針。為了給對方賠罪,他還買了一條煙,總共花 50多塊錢。

  50多塊錢對那時的周鴻禕來說可不是一筆小數目,他就想怎麼把錢掙回來。

  當時高中同學剛考完高考,下一級同學正補課,周鴻禕就把同學的參考書都收集起來,到校門口擺攤賣。在練攤兒的時候,他看到有人拿著電腦,擺攤算命,還打著所謂的“科學算命”的旗號,一次一塊錢,比他練攤好賺多了。

  從小就玩編程、後來成為優秀程式員的周鴻禕覺得,這事對於他來說太容易了。於是他回到家,花了半個小時就寫出一個小程式,然後叫了兩個同學,到電影院門口擺起個小攤,寫上“電腦算命”。

  擺攤用電腦算命的生意不錯,這讓周鴻禕掙了好幾個50塊。

  憑藉著對計算機的無限熱愛,周鴻禕經過20年堅持不懈的努力奮鬥,從互聯網第一口水戰,到改變互聯網格局的3Q大戰,從免費殺毒到360成功在美國上市……他最終蛻變為了人盡皆知的“互聯網英雄”。

  陳光標的地攤擺的也很有頭腦,通過擺地攤完成了自己的資本原始積累。

  1995年,在南京新街口的一個藥店,陳光標發現了商機——賣168元一台耳穴探測治療儀,“我看這個玩意兒蠻好的,168塊錢買回來以後,在原有的原理上和基礎上,找南京師範大學物理系的教授改裝。”

  陳光標買了一個二手的電腦外殼,又找了人畫了人體圖像,在圖像的胃、肝上插了發光管,帶著這個改裝後的儀器在新街口擺地攤給人看病。後來,陳光標在江蘇省拿了發明證書、江蘇省醫療器械生產許可證之後,進行生產銷售。

  “我1995年擺攤,南京在1998年以後才成立城管,當時街上隨便擺。”在城管出現之前,陳光標的原始積累已經完成了。168的成本加上外殼,改裝以後成本不到800塊錢,因為陳光標拿到了專利證書,他市場標價6800一台,當時市場上允許開個人診所,陳光標的儀器一度供不應求。

  從1995年擺地攤到1999年,陳光標掙了8000多萬,這也是他的第一桶金。

  馬雲背著麻袋進貨,蔡文勝擺攤被抓

  1994年,馬雲和朋友一起創辦海博翻譯社,這是馬雲第一次創業,而創業初期基本處於虧損狀態,第一個月收入700元,連房租都覆蓋不了。

  入不敷出的狀態讓馬雲思考著其它賺錢的可能性,為了維持翻譯社運營,馬雲背著麻袋前往義烏批發鮮花、工藝品、內衣、襪子,白天工作,晚上擺地攤。“我們發現賣鮮花、賣禮品可以賺點錢,賺來的錢至少可以付掉房租,所以我就坐車從杭州到義務小商品市場進貨。”

  在擺地攤之餘,馬雲決定上門推銷商品,對象包括醫院、赤腳醫生,英語班的學生也幫他到百貨大樓門口發傳單、拉橫幅、做宣傳,受盡了路人白眼,完全沒有高大上的翻譯公司範兒。

  正是這些地攤外快維持著公司的開支,讓海博翻譯社得以生存下來。3個月之後,公司開始平衡運營,不再面臨窘境。

  擺地攤的這段經曆經曆,在某些程度上使馬雲瞭解了小商販和銷售的艱辛,如何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馬雲帶著他的願景又出發了,後來,也就是我們熟知的阿里帝國誕生的故事。

  1985年,15歲的蔡文勝在老家街頭被抓了。

  原因是擺地攤賣打火機,而打火機的正反兩面,貼著性感的比堅尼辣妹,據說這種打火機在上世紀80年代很受小青年歡迎。抓蔡文勝的理由是有傷風化,關了一個星期才放出來。

  這便是蔡文勝“賣油條、擺地攤、賣衣服、賣盜版光碟”的傳奇經曆之一。蔡文勝在好幾年的時間里都對這件事耿耿於,現在他釋然了,他說:“如果不成功,以前受的苦都是痛苦的回憶。如果成功了,這些都可以忽略不計。”

  蔡文勝曾回憶:“當時中國沒有幾個歌星,大家聽的就是鄧麗君,但是當時在大陸幾乎是買不到鄧麗君正版磁帶的。”於是,翻製磁帶賣成了蔡文勝掙得“巨額”收入的渠道之一。據楚天金報報導,依靠翻製磁帶,蔡文勝當年一天能賺一百多元。而據國家統計局數據,1985年,全國城鎮職工人均月收入不到100元。

  敢拚敢賭的蔡文勝,不在乎條條框框,善於找漏洞、找竅門,擺地攤發家的他最終拚出了美圖。

  不惑之年擺地攤:宗慶後創娃哈哈,任正非賣減肥藥

  宗慶後42歲時才開始創業,東拚西湊了14萬,接手連年虧損的校辦工廠。創業之初的宗慶後,簡單地粉刷了一下牆壁,買了幾張辦公桌,就開始營業。

  他的生意,主要是蹬著三輪車走街串巷擺小攤,到處賣冰棍、汽水,還有作業本、稿紙等,一根冰棍4分錢,賣一根只賺幾厘錢。“因為你沒有名氣,包括他們開展銷會,我去的話只能在門口擺地攤。“

  每天起早貪黑,宗慶後風裡來雨里去,只為多賺一點錢。就這樣,靠著蹬三輪車到處跑業務,宗慶後第一年就賺了10萬。

  在擺攤、跑業務過程中,宗慶後發現,雖然當時已經過了困難年代,大家已經不愁吃穿,但不少孩子都是面黃肌瘦。

  宗慶後覺得這是個好機會:如果開發一個營養產品,一定會很受孩子和家長歡迎!後來,娃哈哈營養液橫空出世,一推出就風靡全國,娃哈哈集團也由此騰飛,很快成為全國知名的大品牌。

  從擺地攤、搬磚到擁有今天的成就,或許宗慶後自己也沒想過,當年那個蹬著三輪車四處送貨的42歲中年人,3次成為中國首富。

  在40歲的年紀,任正非剛從部隊出來轉業兩年,就背負了200萬的巨額債虧。

  深知團隊合作重要性的任正非,說動了5個之前有過合作的朋友一起入股,眾籌了2萬元,成立了今天的“華為”。創立華為的6人團隊,在起初也不是一帆風順,剛開始的時候由於沒有主營方向,只能什麼賺錢幹什麼。

  80年代的深圳,倒買倒賣盛行,沒有什麼市場經濟經驗的任正非,把理想暫放一邊,忍受著巨大的心理落差,選擇了務實,先賺錢再說,“倒賣”就這樣做了起來。

  保健品、減肥藥、火災報警器等,只要能賺錢的,任正非都賣過,也就是在這個四處“倒騰”的過程中,任正非完成了“第一桶金”的積累,開始有了更大的底氣去做點“正經事”。

  巨頭髮力,支援擺地攤

  擺“地攤”大熱,包括阿里、京東、騰訊、美團、蘇寧等在內多家的企業,在近期公佈了扶持措施。

  5月26日,美團宣佈啟動“春風行動”百萬小店計劃,採取線上化運營、優惠貸款、安心消費、供應鏈服務、針對性培訓等六大舉措,助力小店活下去並且活得更好。

  5月29日,阿里1688發佈幫扶計劃,將提供超過700億元的免息賒購,通過源頭好貨、數據智能、金融扶持、客戶保障四大維度賦能,為超3000萬“攤主”提供全方位的進貨和經營支援。

  京東發佈“星星之火”扶持計劃,價格從保供貨、助經營、促就業三方面入手,組織超500億元的品質貨源,為每個小店提供最高10萬元無息賒購,全力支援地攤和小店經濟。京東預計,該計劃將服務百萬個便利店+百萬家地攤,為超500萬人就業提供供應鏈和服務支援。

  6月2日,微信支付面向平台超5000萬小微商家發佈“全國小店煙火計劃”,在線下線上一體化、福利補貼、商家教育指南、經營保障支援方面輸出四大全新數字化政策,助力小微商家、高效快速走出困境,實現增收。

  據悉,微信支付將持續通過低門檻的數字化工具能力推動擺地攤提檔升級,讓小微商家實現長期可持續經營。截至5月31日,微信支付“小店”交易活躍度達到歷史最大峰值,較1月疫情嚴重期間,全國小商家數增長2.36倍,交易筆數增長5.1倍。

  6月3日,蘇寧宣佈推出“夜逛合夥人”計劃,提供20億元夜市啟動資金的低息扶持計劃,扶持擺地攤。

  參考資料:

  《馬雲最慘的日子:求職被拒、擺地攤、4次創業失敗》,來源360doc

  《你賺第一筆錢幾歲?劉強東小學就倒賣龍蝦,周鴻禕擺攤電腦算命》,來源商業傳奇故事

  《弄潮40年:柳傳誌曾擺攤賣運動褲衩 被女人騙走了14萬》,作者祁蓉,來源經濟參考報

  《擺過地攤搬過磚,42歲創業卻3度成首富,一年只花5萬!》,作者唐一,來源投資家

  《阿里京東等互聯網巨頭紛紛出手,為地攤經濟添把火》,來源新浪科技

  《最是爭議蔡文勝》,作者牛鞭士,來源雪球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