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擊敗夢幻隊的他,如今跨界成雷鬼樂明星!
2020年06月12日08:00

  跨界在當今是熱詞,在NBA球員圈子內更是屢見不鮮。大多數NBA球員會將音樂作為自己跨界的選擇,但估計沒有多少人在音樂上的成就能比肩前波多黎各球星阿萊奧。《露天看台體育》記者Yaron Weitzman撰文講述了阿羅約在籃球之外另一塊領域的成就。

  當年和占士、韋迪做隊友時,阿羅約並非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但自從他的雷鬼(Reggaeton)音樂生涯開啟後,阿羅約卻收穫了數百萬歌迷。

  卡洛斯是位出色的球員,他最知名的就是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上率波多黎各男籃大勝美國男籃,讓美國男籃遭遇了16年來奧運會首敗。他的NBA生涯沒有這麼耀眼,生涯場均僅有6.6分。他最高光的賽季是在2003-04賽季效力爵士,當時他場均得到12.6分5次助攻。2010年占士回歸熱火,起初阿羅約也是熱火的先發控衛。

  但也是在2010-11賽季,阿羅約被熱火裁掉後加盟塞爾特人,在此出戰了15場比賽,就在2011年4月揮手作別,9個賽季的NBA生涯至此畫上句點。此後,除了在海外聯賽和BIG3聯賽現身,他也基本上和籃球說再見了。

  正所謂東方不亮西方亮。除了籃球,阿羅約還有另外一份天賦,他是當今最知名的雷鬼樂手之一。今年3月,他攜手知名音樂組合Zion & Lennox,發行了新單曲《Bail Reggaeton》,這是他自2010年後首次發佈新歌,在YouTube上的點擊量瞬間突破460萬次。甚至於,韋迪夫婦會在Instagram上曬出他倆聽著這首歌起舞的影片,為此起舞的還有雷鬼樂明星Nicky Jam。

  “人們總是首先將我視為一名籃球運動員,”阿羅約說,“而我樂於向大家展示,我並不僅僅如此。”

  早在阿羅約的童年時代,音樂就扮演了重要角色。他的父親喜愛Phil Collins和Lionel Richie,並向5個孩子介紹了上世紀80年代的美國搖滾樂。但隨著年齡漸長,阿羅約的興趣卻轉了向,開始對美國說唱音樂感興趣,諸如Nas、2Pac和Jay-Z等的作品俘獲了他的心。接著,和許多波多黎各年輕人一樣,他也瘋狂地愛上了Daddy Yankee和Vico C等知名雷鬼樂手。

  父親對此很費解。“他總會說,‘看看歌詞都寫了什麼,你可別再聽這些歌了,’”阿羅約回憶說,“因此我們總是等他去上班後才偷著聽。”不滿足於只是聽聽,阿羅約開始從收音機里扒歌,和小夥伴們嘗試去演奏,甚至自己創作歌詞。“當時的歌詞大多空洞無物,”阿羅約說,“基本都是在夜店廝混,或者在街頭追求女生之類的。”

  2008年,阿羅約效力於以色列聯賽豪門特拉維夫馬卡比,每週比賽不超過2場,這讓他有了更多閑暇時間。他來到當地一家錄音棚,“起初我水平太差,錄音師都快瘋了,”阿羅約回憶。但他堅持創作音樂。後來他又簽約熱火。在邁阿密,他結識了知名歌手Yomo,二人攜手創作了單曲《Se Va Conmigo》,一度在Billboard的“拉丁數字歌曲”榜單中攀升到第45位。

  阿羅約的熱火隊友會哼唱這首歌,他甚至發現有一次熱火總裁帕特-萊利也隨著這首歌起舞。“帕特能跳舞,這不稀奇,”阿羅約打趣稱,“但他竟隨著雷鬼樂起舞,這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但就在當地眾多樂手紛紛想和阿羅約合作時,他在2011年春被熱火裁掉。塞爾特人簽下他,但在賽季結束後也沒和他續約。為了維持生計,阿羅約開始在各大海外聯賽奔波,雷鬼樂生涯一度中斷了。

  對此阿羅約坦言:“籃球只是我的賺錢工具,我想能更穩定些,除非我有大把時間,否則我不會再去創作音樂。”妻子Xiomara Escobar也表示:“他做事很有條理,從不會心血來潮。”

  2016年,阿羅約的職業籃球生涯宣告終結。他和家人定居在邁阿密,一度無所事事,只是翻出舊日單曲《Se Va Conmigo》,自掏腰包進行了混音。此時,他回想起自己的NBA之路。當年他和兄弟Alberto一起從波多黎各來到美國佐治亞州,經常會有球探來看他們比賽。2周後,Alberto因思鄉心切跑回了家,但他堅持了下來。

  “對我而言,夢想比恐懼更重要,”這是阿羅約的座右銘,他也覺得是時候以此方式來繼續音樂生涯了。

  阿羅約開始重新和音樂圈的朋友們聯繫。因歌曲《Despacito》而馳名的波多黎各知名藝人Luis Fonsi和阿羅約是鄰居,他倆會在一起打牌、打籃球,以及打高爾夫。“他對待音樂的態度極為嚴肅,”Fonsi說,“音樂對他而言絕非只是興趣,就像籃球對於我一樣。”

  直到今年,阿羅約終於簽約了Rimas娛樂品牌,該品牌創始人Noah Assad表示:“他的聲線很特殊,卡洛斯是波多黎各的傳奇,但你瞭解他肯定不會是因為音樂。”

  即便是在新冠疫情流行期間,阿羅約和Assad也仍然在工作著,他們合作的結晶就是《Baila Reggaeton》這首單曲,一經推出立刻火得一塌糊塗。

  有趣的是,每當該單曲的播放量多出100萬次,阿羅約的2個女兒就會開始搞笑慶祝,這讓阿羅約頗為自豪。每當這時,他也總會回想起自己的父親,好似聽到父親又在對他大喊:“把那該死的音量調小一點兒!”

  (魑魅)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