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好照片背後的秘密,你為什麼喜歡一張照片?
2020年06月16日09:17

原標題:揭開好照片背後的秘密,你為什麼喜歡一張照片?

你為什麼喜歡這張照片?

照片中的哪個元素

吸引著你駐足、觀看並產生共鳴?

是尺幅、光線、構圖、反差

還是……?

我們看到的和我們自認為看到的

真的一致嗎?

讓我們一起來試著“解碼”一下這些好照片

史蒂夫·麥凱瑞(Steve McCurry)因色彩運用而聞名,他會精心選擇進入畫面的色彩,且技藝高超,不輸任何藝術家。他一貫喜歡使用強烈的互補色,再搭配一點相似色。

解碼:色彩

色彩是個性化的。很多攝影師有其習慣的用色風格,人們也由此可以識別出他們,這不亞於根據他們喜歡拍攝的題材來識別他們。有些攝影師討厭五顏六色,只用單色調;有些則乾脆只用低飽和度的色彩,還有些卻喜歡濃墨重彩。科學家們也發現,你住過的地方、你見過的東西,甚至你講的語言,都會影響你對色彩的敏感性。

蓋瑞·溫諾格蘭德。洛杉磯,1969 年。

蓋瑞·溫諾格蘭德(Garry Winogrand)的作品技藝精湛,我們會馬上注意到這些穿著時尚的女士們。她們身材高挑,走在畫面中心,處於耀眼的逆光中,代表著年輕、漂亮、時尚。但這不是照片的核心。畫面中,所有的交談都暫停了,她們一起看向左側。這裏,有一個聾拉著腦袋坐在輪椅里的男人,他在陰影里,代表的是年輕、美麗、快樂、成功的對立面。

繼續觀看,你會發現作品中充滿細節:地平線本身是傾斜的,一定有什麼事不對勁。這不是小城市的街道,這是洛杉磯的荷李活大道與葡萄藤街的街角,電影明星們的名字就刻在人行道上。一個小男孩看著這幕短劇開演。一位女士把手伸向她的錢包,是為了捐錢還是為了安全,我們無從知曉。這些女生身後的陽光,不是來自一個點,而是兩個點。這裏的太陽從商店前門臉反射過來,使第二組影子交彙在一起,也使兩種完全不同的現實發生碰撞。

解碼:驚歎與延遲——利用期待

熟悉了各種吸引觀者注意力的方法後,拍攝時就特備想要都用上。但是,學習藝術史的學生們會發現,真正傳世的作品都是在延緩觀者的觀看體驗。一幅經得住時間考驗的作品,值得仔細觀看、長久觀看、反複觀看。這樣的作品,觀者能在找到線索、連貫主題、猜測攝影師意圖中感受到愉悅。甚至,觀者還能從中瞭解到他們自己。這是由於照片意義的變化,可能反映了觀者自身的變化。

我捧著埃蘭受傷的手。1998 年。

埃莉諾·卡盧奇(Elinor Carucci)拍攝的對像一直是她自己和家人。生活中,每個人都會遇到大大小小的困難和挑戰,但不曾有人如此直接、坦然地拍攝這種境況下的人。結婚成家,養兒育女,劃破割傷,小到孩子因理髮而哭哭鬧鬧,大到成人因背叛而傷心欲絕,她幾乎無所不拍。

解碼:知覺的應用

攝影師考慮的就是線條,感光度或者比例這些事,並不比你學習語言時考慮名詞、動詞的事情多。他們掌握了攝影媒介的語言,就能夠用這種語言來講故事。同樣的工具,最終卻打造出鏡頭後面迥然不同的攝影師。

艾略特·厄威特,紐約市,美國,2000 年。

攝影師艾略特·厄威特(Elliot Erwitt)具有極強的觀察力,也喜歡搞些鬼把戲。他抓拍到了一隻鬥牛犬在看我們,也因為我們確信在狗主人的腿上面會看到他的臉,所以這個充滿奧妙的畫面,才特別令我們既驚訝又忍俊不禁。

鬥牛犬的頭部與主人的頭部大小相當,且恰好擋住了主人的臉。這個因素加上黑白影調的共同作用,使狗與主人之間的差別達到最小化,從而獲得了畫面中的戲劇效果。臉部替代可能是最有意思的。此外,任何尺寸、形狀相當的事物幾乎都可以互相替代,且效果很好。

解碼:替代

《解碼好照片》一書的主題就是,瞬時知覺的高度選擇性決定了照片是否會讓我們大吃一驚。一個原因是,我們已然存在的期待非常固執,導致我們實際看見的非常少。另一個原因則很有諷刺性,那就是我們總以為自己看到了一切。當事情不不如你所願時,被攝體在“注意力等級”(hierarachy of attention)中排位越高,震驚感就越強烈。期待中的重要的事物,如果被相似且令人吃驚的事物所替代後,替代理論就會發揮作用,然後我們會有恍然大悟的感覺。

作者:[ 英] 布賴恩·迪爾格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