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議和亂象:《贅婿》、郭麒麟和男頻IP的未來
2020年06月16日06:58

原標題:爭議和亂象:《贅婿》、郭麒麟和男頻IP的未來

文|讀娛 趙二把刀

最近因為“合同風波”而陷入爭議的網文大神“憤怒的香蕉”要迎來職業生涯的高光時刻了——他連載多年的《贅婿》終於要改編成劇了,而且男1號就是近年來風生水起的德雲社少班主郭麒麟。

這個消息一出,可謂熱議如潮。對郭麒麟而言,這是從《慶餘年》配角到主角的進階;對香蕉而言,和他齊名的大神們很多都已經享受了IP影視化的紅利,這回終於要輪到“焦姐”,這也使得很多網文圈作者以及網友們很激動,對於選角和劇本的改編也有很多觀點要表達。

在閱文領導層換屆、合同風波滿城風雨的背景之下,《贅婿》的影視化也被賦予很多作品之外的解讀,那麼,這部作品的影視化改編的前景如何?對於行業又有什麼影響?且聽讀娛君娓娓道來。

《贅婿》不僅是女婿文的鼻祖

更是“琅琊榜+權力的遊戲”的綜合體

所以,改編會成為焦點

很多人一提到《贅婿》,下意識的會說,這不就是女婿文的鼻祖,屌絲逆襲,瘋狂打臉……確實,《贅婿》大火之後,女婿文橫行,多數女婿文大概都是類似的套路,但“憤怒的香蕉”的《贅婿》,開篇是所謂的女婿文,後面就逐漸變成一部“史詩級”“很有野心”的網文里的大作……不僅是要逆襲,更是對民族、文化、宗教乃至人性的判斷,作為一位資深書友,這裏簡單將《贅婿》的主要內容分為三部分:

第一部分,“女婿”逆襲。這也是女婿文的慣用套路,入贅的寧立恒,是如何幫助陷入危機的“蘇家”一步一步崛起的,並且在這個過程中,真正贏得美人心,也在寧家建立自己的位置。

第二部分,大概就是“琅琊榜”。在以宋朝為背景的武超,陷入“方臘”和“梁山”的危機時, 寧立恒是如何合縱連橫,將“方臘”和“梁山”相繼撲滅,由此從江湖到廟堂,幫助被起複的秦嗣源,如何在朝堂之中和諸多實力的“宮鬥”,這一階段的高潮應該就是“殺帝”。

第三部分,“權力的遊戲”。“殺帝”之後的寧立恒建立自己的地盤和軍隊,而武朝也是被異族打到南遷,異族勢力和武朝的諸多地方勢力,還有黑旗等等,各方輪番登場,上演一出“爭霸”的大戲——其實不僅是爭霸,也是民族存亡關頭的不同抉擇……

所謂的“女婿”身份,其實在後期越來越淡,更多的還是“天下”。總體來看,《贅婿》既有商戰、也有朝堂,更有江湖和天下爭鋒,諸多元素大雜燴,書看起來相當過癮,除了作者大段大段的“說教”之外,還有對歷史人物的借鑒和重塑以及解構,對於能夠讀下去的讀者而言,是相當之過癮。

這其實也給劇集的改編帶來了很大的挑戰。在“憤怒的香蕉”最近的微信文章里,他也提到並沒有參與到劇本的創作,但是編劇和劇組的努力他是看得見的,希望大家抱有期待。

確實,從現實的角度來說,劇集的信息容量是有限的,如何取捨其實很考驗主創,但考慮到現實的因素,女婿逆襲和商戰部分,大概會是最多保留的部分——而後續的內容,涉及到民族、名著的人物乃至信仰等相關的內容,估計是很難保留的。

正如官宣中介紹的劇情那樣,是一個成為“江寧首富”的故事,不知道這樣的取捨原著粉們是否會接受?還是會吸引更多的劇集的用戶?只有等開播後才能水落石出吧?

這也是很多網友對於劇改編討論的點,當然,不論如何,這部網文的影視化進展順利,對於網文行業而言,尤其是男頻而言,還是相當利好的。

《慶餘年》之後,郭麒麟進階男一號

為什麼網友從追捧到質疑?網文IP男一號選擇標準是什麼?

《贅婿》電視劇官微也發佈了卡司的陣容,男女一號分別是郭麒麟和宋軼這一對搭檔,確實有點“姐弟”的意思,其實宋軼也算是頗有水準的女演員,郭麒麟近年來演藝之路也是很順利。

但很多原著的書友對郭麒麟版的“寧毅”,有相當的非議,認為其氣質和角色人設不符,當然,每一個讀者都有一個自己的演員人選,不過回顧男頻網文IP的男主角人選就會發現,鮮肉和流量可能並非貶義詞,他們也是有“含金量”的。

讀娛君大概的統計了最近數年來,男頻網文IP的改編劇以及男一號,其中不包括盜墓、九州等系列:

從表格中可以看到,男頻IP劇表現好的,無論是口碑或者是播放量和熱度,基本上都是和流量鮮肉最搭。

為什麼?除了資本和市場的需求和現狀之外,和原著作品多數都是從少年時代開啟不無關係,基本上能夠數得著的男頻網文的主角,都是少年——所以,劉愷威才會如此的違和。

如果以豆瓣評分作為衡量標準,對男頻IP劇的口碑也是一目瞭然,那就是文清流的評價最高,從貓膩到烽火以及月關乃至無罪,都是網文作者文清流的代表——什麼是文清流,大致就是文筆好、更注重故事結構和細節。其實這也是男頻IP改編的最大難度,男頻網文最多的其實就是設定宏大但整體風格偏小白,對於改編劇本是相當難。

這也是《贅婿》有可能口碑不錯的原因,憤怒的香蕉毫無疑問也是文清流的扛鼎作者。

當然,雖然都是選用年輕演員,同樣是演技有局限,但劇的表現也是天差地別,除了演員和角色的契合度之外,更多的原因其實還是出在劇組,從劇本的二次創作,到拍攝以及剪輯製作,可能都是劇中的角色能否被記住能否出圈的底層原因。

郭麒麟,就是因為男頻IP劇,才能夠以男2被觀眾和市場記住的典型,《慶餘年》不論是原著還是劇,都給範家老二很多發揮的空間。值得一提的是,排除早期德雲社安排的網大網劇作品之外,郭麒麟的演員之路,和IP也是緊密相連的。

馮唐的《春風十里不如你》,讓很多觀眾認識到這位年輕的相聲藝人其實是有演戲的潛力的;貓膩的《慶餘年》,更是讓郭麒麟和張若昀一起成為這部頂級IP劇的受益者,那麼,作為一部大部頭作品改編的《贅婿》,郭麒麟能擔起來這個劇嗎?可以有期待。不過如果真的是胡歌該多好啊……

和爭議有關,但必須要看到

只有大平台全力支援,網文IP才有含金量

大資金+大平台+大製作,精品的幾率確實會更高

其實,不是讀娛君為資本說話,而是真相就是這麼殘酷。

無論是從國內還是全球來看,大平台加上大資金製作的精品影視作品的幾率,要比沒錢沒平台支援湧現精品的幾率高很多,無論是奈飛還是荷李活,早已經驗證了這一通理。

男頻IP的影視化同樣如此。

前文的表格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同樣是豆瓣評分不錯,但《夜天子》和《陳二狗的妖孽人生》的知名度其實要弱太多,《將夜》要好很多,《慶餘年》更是鵝廠全平台湧現出的代表性IP改編的成功案例。

當然,男頻IP市場在通往爆款的路上也付出了很多的代價,當女頻IP劇橫掃屏幕的時候,男頻IP劇也成了諸多年輕演員的“坑”,也使得網文大神們很受傷,比如土豆的三部曲,雖然幕後和主創陣容很強大,但或許是沒有找到方法,也可能是作品的局限,基本上算是透支了土豆的神格……想要恢復有點難。

作為相對弱一些平台的大神,烽火戲諸侯在作者中的地位,也是最拔尖的!他的《陳二狗的妖孽人生》網劇雖然挺好看,但受眾太少……《雪中悍刀行》在2019年被傳出要拍網劇,主演陣容讓很多網友滿頭黑線,李光潔?白冰?果然是小網站,如此神作,竟然只配這個陣容,不是說這些演員不好,而是逼格不到啊!

不過到了2020年,據說新麗為這部劇換了主演是張若昀,同時找來慶餘年的編劇王倦來改編,不知道這是傳聞還是確有其事,作為讀者也希望是真的吧。

雖然,如上文所說,男頻網文的特殊性,也使得至少原著粉對於男一號的想像力,除了胡歌和陳坤之外,似乎也只有年輕的鮮肉們更適合,同時,因為男頻IP劇多數都是玄幻和仙俠題材,使得拍攝和製作的成本不菲,這也需要有資本的支撐,才能讓劇的品質更有保障。

當然,也不排除小體量能夠殺出來,只是幾率相對較低,對主創的要求也更高,更是要看運氣的……

作為一個男頻網文的鐵杆讀者,還是希望平台能夠優待作者群體,畢竟,除了頭部的作者以外,更多的作者還是依賴全勤等“低保”來維持最基本的生活和創作,這其中,或許也不排除有未來的大神和神作出現。當然,《慶餘年》的成功,其實也給男頻IP開發更多的想像,除了遊戲動漫之外,也有了打開更廣闊天地的可能——其實,雖然女頻IP的影視改編強於男頻,但如果算上綜合收益,男頻IP的空間和潛力也更大。

最後: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雖然有《慶餘年》的閃光,但更有一堆掉坑裡,不知道《贅婿》此次是要掉到坑裡還是一飛衝天——不過同樣是大神級作家,憤怒的香蕉的機會可能也就這麼一次,畢竟,他的創作頻率和速度太慢了,《贅婿》已經連載第10個年頭了,追他的小說真的是橫跨了很多人的青春……

對於郭麒麟而言,這是其演員生涯的一次機會,也是一次挑戰,畢竟,《慶餘年》的配角雖然出彩,但挑大樑才是真正的考驗。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