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叔”的“抗堿”故事
2020年06月17日19:16

原標題:東北“大叔”的“抗堿”故事

  新華社長春6月17日電(記者孟含琪 顏麟蘊 司曉帥)東北地區是我國重要的商品糧基地,以擁有肥力高的黑土地而聞名。但吉林省西部卻是大片鹽堿地,地處世界三大蘇打鹽堿地分佈區之一,在相當長一段時期里,這裏農作物產量低,百姓種地收入微薄。為改善惡劣環境與農民貧困生活,在當地政府支持下,一群人走上了“抗堿”之路。

帶著村民致富的劉清傑

  “今年秧苗長得不錯。”在吉林省白城市鎮賚縣建平鄉民主村,劉清傑正在查看秧苗長勢。

  過去守著鹽堿地,農民日子過得很苦。20世紀80年代起,白城市開始“以稻治堿”,結合實施吉林省西部土地開發整理、興修灌區、退化草原開發利用等工程,鼓勵更多人開發改良鹽堿地,種植水稻。

  民主村在2010年成立了合作社,村民們推薦劉清傑做理事長。合作社承包了村里480公頃土地,吸引村民入股。從此,劉清傑帶領大夥走上了漫長的治堿路。

  第一年,合作社種了130公頃地,由於缺乏平整土地的經驗,投資300多萬元賠了110萬元,很多股東提出撤股。

  “當時特別上火,甚至懷疑自己是否適合幹這行。”劉清傑說,那段時間他常常睡不著覺,經常半夜起來研究鹽堿地種稻技術,琢磨如何再籌錢。

  不斷改良種植技術,邀請技術人員前來指導,尋求政府支持申請貸款……漸漸地,鹽堿地的水稻產量提高了,農民的好日子也來了。除了土地流轉的費用外,入股村民每年還能獲得分紅。

  “鹽堿地治理功在千秋。下一步,我還會擴大種植面積。”劉清傑說,他打算改良更多鹽堿地,帶著村民們奔小康。

不愛“掙錢”愛種地的陳誌民

  在白城市下轄的大安市海坨鄉薑家村,陳誌民正補插秧苗。他常年與農田打交道,皮膚黝黑,衣服上也沾著泥土。

  過去,陳誌民曾在海坨鄉前進村經營了一家飯店和一家商店,攢了幾十萬元。可在生意紅火時,他卻把店都兌了出去,一門心思研究種地。

  “簡直是瘋了”——不少人背後議論他的做法。但陳誌民說,他喜歡土地,“小時候我就喜歡看別人種地,一看就是小半天”。

  當年他來到薑家村時,正逢國家鼓勵土地“旱改水”。他也搭上便車,在鹽堿地上種起了水稻。排水衝洗,調配肥料,科學選種……第一年,他租了5公頃鹽堿地試種,結果秋收時糧食產量很低,投了4萬元,賠了3萬元。有人勸他放棄,他卻選擇堅持。“改良需要時間,不能想著短期見效益。”他說。

  年複一年,陳誌民投入的精力和成本也越來越多。800萬元的投資“砸”進去,鹽堿地土質在改變,糧食產量也逐年增加。

  村里同時積極扶持陳誌民的家庭農場發展。他承包了140多公頃土地,又貸款購買了現代化農機具,將貧困戶吸收到農場工作,年底還給入股農民分紅。67歲的村民孫全,曾經僅靠每年2000多元的土地流轉費維持生活,如今在農場打工,每年收入可達2萬多元。

“跟風”入行的杜國軍

  “我是‘跟風’入行的,進來後才知道治理鹽堿地有多難。”大安市四棵樹鄉建設村桐欣農場負責人杜國軍告訴記者,他就是建設村人,過去十幾年,一直在外做土建工程生意。2016年,他被朋友“勸”回家,搖身一變成了農民。

  原本以為治理鹽堿地只需要投資十幾萬元,沒想到這是一條“不歸路”。杜國軍眼見著不斷投入,短期還看不到效益。

  杜國軍介紹,跟他一起入行的朋友,有的投的錢“打了水漂”,放棄了;有的進退兩難;也有的像他一樣,每天十幾個小時“鑽”進土地,不斷挑選適合的品種和肥料,咬牙堅持。

  付出終有回報。2018年杜國軍發現投入和收益終於持平了。2019年,他見到了“回頭錢”。

  這些年,杜國軍沒少“搭錢”。即使賠了,他也沒有拖欠打工村民的工資。在他的帶動下,周邊40多戶農民成功脫貧。

  “十幾年摸索,我總結出來一套治理經驗。對於今後的治理,我很有信心。”杜國軍說。

  在吉林省西部,還有很多像劉清傑、陳誌民、杜國軍一樣的人,為治理鹽堿地默默奉獻。經數十年“以稻治堿”,白城市已成為吉林省水稻生產第一大市。

  杜國軍說,他最開心的莫過於一片片白花花的鹽堿地,漸漸變成綠油油的水稻田。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