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飯山俊康:上海國際金融中心應讓創新企業易於融資
2020年06月17日20:45

原標題:三十而立|飯山俊康:上海國際金融中心應讓創新企業易於融資

2020年是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決勝年,首批合資控股券商之一的野村控股進入上海市場。

作為新的起點,野村牢牢把握中國金融擴大對外開放的歷史機遇。

自1982年就在華設立辦事處的日本老牌券商野村,在去年8月獲準在上海設立了國內首批合資控股券商——野村東方國際證券有限公司(下稱“野村東方國際證券”)。野村東方國際證券在上海開業,無疑是日本金融控股公司在中國發展的成功案例。

第十二屆陸家嘴論壇召開前夕,野村控股中國委員會主席、野村證券代表取締役副社長飯山俊康接受澎湃新聞獨家專訪。野村進入中國市場已將近40年,幾乎見證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全過程。飯山俊康認為,從市場規模來看,上海理應以成為全球國際金融中心為目標,而且應該讓創新驅動型企業易於拿到融資,這將有助於上海成為創新驅動型的國際金融中心。

澎湃新聞:野村東方國際證券成為《外商投資證券公司管理辦法》新政出台後,中國首家新設外資控股合資券商,並且瞄準的是中國的財富管理業務。外資金融機構在中國資產管理領域面臨哪些新的機遇?上海應該如何發揮自身優勢,提升對全球金融資源的配置能力?

飯山俊康:

上海正在建設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吸引著全世界的資金。在資本市場上,機構投資者對引導投資趨勢、將儲蓄轉換為投資,仍然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在資產管理領域,明確金融牌照發放的標準、設立清晰簡明的規則和體系,能更為有效地吸引更多的外資資產管理機構。此外,提升不同投資類型的資產管理產品的種類很有必要,作為對公共養老金製度的補充,也有助於進一步將儲蓄轉化為投資。

日本社會已經進入老齡化的新階段,由於人口迅速老齡化,日本推出了固定繳款年金、員工持股計劃、股權報酬計劃、小額投資稅收減免、定投產品。中國應該吸取日本的經驗教訓,盡快建立可有效管理個人金融資產的機製。

澎湃新聞:上海和東京都是全球重要的金融中心城市,兩個城市在金融領域的合作可以如何推進?在跨境金融、資產管理等領域將迎來哪些發展機遇?

飯山俊康:

上海已經成為日本企業一個很有吸引力的目的地,也是跨境人民幣交易和證券投資的目的地,但仍有進一步提升的空間。

2018年中日簽署涉及金融合作的協議,根據備忘錄相關內容,中方同意給予日方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額度;中國人民銀行與日本央行簽署中日雙邊本幣互換協議。2019年上海證券交易所和日本交易所集團分別舉行中日ETF互通開通儀式,第一批中日ETF互通產品在上交所成功上市。

為了進一步促進雙方金融合作,未來還可以考慮擴大在上海和東京跨境交易產品的範圍。例如,可支援中國熊貓債和日本武士債在兩個國家的資本市場進行發行。其次,進一步釐清對國際投資者的稅收安排,也能提升日本對中國證券資產的投資。

澎湃新聞:在營商環境、人力資本等方面,上海下一步可以採取怎樣有針對性的舉措?

飯山俊康:

提升營商環境,吸引國際投資者,提升金融服務供應商與投資者的多樣性,都是非常重要的方面。要吸引國際投資者,僅僅是取消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投資額度限製還不夠,還需要為國際投資者提供例如REITs(房地產信託投資基金)和綠色債券等有吸引力的產品。從監管的角度而言,創造更有利於國際投資者同時在境內外融資的環境很關鍵,放鬆相關外彙管製,比如讓開立NRA賬戶(境外機構境內賬戶)的境外金融機構在中國發行債券,允許外商投資企業境外借款結彙等。

人力資本方面,我們認為在上海設立一所具有專門院系或是研究所的大學可能會是一個行之有效的辦法,通過對職業經理人的培訓,不僅可培養更多金融專家,還能將經理人培養成具有高水平技能的金融專業人士。

澎湃新聞:從長遠來看,未來評價國際金融中心的指標很可能包括金融科技發展相關指標。上海在金融科技領域有哪些優勢?

飯山俊康:

上海要提升其在金融科技行業中的地位,構建一個國際性的生態是關鍵。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建議上海可以在中央政府的部署下,作為中國監管沙盒的試點,為企業提供參與實驗的創新產品和服務、放鬆監管約束的環境,以激發金融創新活力。這是吸引中國境內外金融科技企業的基礎。

可實驗的項目包括可通過區塊鏈發行公司債券,優化金融中介的屬性;發行數字人民幣,提升普惠金融水平,給企業和個人提供更具包容性的金融服務。

與此同時,還可以考慮調整稅製政策,進行相應的稅收減免,以及進一步改善住房、醫療和幼兒教育的水平,以吸引更多國際專業人士到位於上海的金融科技企業工作。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