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選手“破圈”正當紅 綜藝流量卻成雙刃劍
2020年06月18日11:06

  原標題:電競選手“破圈”正當紅,綜藝流量卻成雙刃劍

簡自豪剛退役就上演了綜藝首秀。網絡截圖
簡自豪剛退役就上演了綜藝首秀。網絡截圖

  簡自豪(ID:Uzi)剛退役就開始了“破圈”之旅,在綜藝節目《我要這樣的生活》中,他與偶像歌手範丞丞“開黑”受到眾人關注。另一邊,剛剛落幕的KPL春決各平台總人氣累計高達1.8億,實現突破性增長。在這個流量為王的時代,電競選手跨界逐漸成為趨勢,然而,這也成為他們是否有恒心在電競路上繼續走下去的考驗之一。

  電競選手上綜藝

  藝人激動喊偶像

  《我要這樣生活》是一檔明星生活觀察類節目,可以看到明星在台下的日常生活。作為這檔節目的老嘉賓,範丞丞當期在分享了白天努力練歌之外,竟在晚間邀約偶像Uzi來了一場隔空互動——峽穀雙排。後者6月初剛剛因身體原因宣佈退役,如此迅速地送出綜藝“處女作”,也讓粉絲十分期待。

範丞丞與簡自豪相約雙排。網絡截圖
範丞丞與簡自豪相約雙排。網絡截圖

  作為簡自豪的小迷弟,範丞丞為了與偶像開黑,專門買了與師父同款的鼠標鍵盤。範丞丞稱,他和簡自豪之間的遊戲技術是初中生和研究生的差距。果不其然,範丞丞成功將彩色雙排局玩成了“黑白”遊戲。在這場團隊遊戲中,簡自豪獨木難支,隨著最後一波團戰的倒下,這局遊戲最終以失敗告終。

  這場遊戲過後,範丞丞興奮地炫耀:“媽媽,我和Uzi打遊戲了!(圓夢了,戰績真的不重要)”

一場跨界的轉發和評論量十分可觀。網絡截圖
一場跨界的轉發和評論量十分可觀。網絡截圖

  如同這場邀約以遊戲失敗告終,簡自豪退役後的綜藝首秀也多少有些“尷尬”。相較於節目中的其他嘉賓,簡自豪沒有那麼好的鏡頭感和綜藝感,但他謙遜、真誠、慢條斯理的語言表達,也讓很多不瞭解他的人,對電競選手有了新的印象。

WE戰隊當年的綜藝海報似乎有些“違和感”。網絡截圖
WE戰隊當年的綜藝海報似乎有些“違和感”。網絡截圖

  選手跨界有先例

  都怪流量太誘人

  張繼科、張國偉、武大靖等運動員開始嚐試參加綜藝節目,逐漸打破體育和大眾娛樂之間的壁壘,自帶流量的電競選手也成為各大綜藝的熱門人選。

  早在2013年,綜藝節目就開始邀請電競選手。2013年WE戰隊拿下IEM世界冠軍時,參加了汪涵主持的《越策越開心》;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雖然是表演賽,但在拿到2金1銀的成績後,《天天向上》節目組邀請了當時RNG戰隊的幾名選手參加;2018年底iG戰隊奪冠,電競選手大量來到銀幕前,他們先後參加了《魯豫有約》、《快樂大本營》;2019年,前電競選手禹景曦(ID:若風)攜妻子參加《我家小兩口》;前職業選手劉謀(ID:PDD)參加《吐槽大會》,更引起一陣模仿熱潮……加上簡自豪這次參與《我要這樣的生活》,越來越多的知名電競選手開始嚐試跨界。

前電競職業選手劉謀上綜藝吐槽。網絡截圖
前電競職業選手劉謀上綜藝吐槽。網絡截圖

  電競選手上綜藝,不光增強了選手和電競行業的曝光度,也為綜藝節目帶來不少流量,剛剛落幕的KPL春季賽就是很好的證明。受疫情影響,各大傳統體育賽事大多處於癱瘓狀態,這立即凸顯了電競項目的優勢。今年的KPL春季賽雖然採用無觀眾線下比賽模式,但在各大直播平台總人氣累計高達1.8億,在各個平台的單項數據也均創下新高,實現了春決觀賽的突破性增長。

  電競賽事越來越受關注,職業選手也“正當紅”。年初的微博之夜打榜活動,在常年被當紅鮮肉霸屏的榜單中,突然出現了幾個電競職業選手的名字,其中簡自豪更是以3億多的投票量霸占榜首一段時間,正當紅的一些藝人竟被甩在他的身後。此外,前十榜單中還有明凱、薑承録等人。正因如此,各大品牌也開始請電競職業選手做代言,從運動服飾、外設到各類飲品,越來越多的傳統企業也看中了電競帶來的流量。

禹景曦在某檔綜藝節目的表現被網友詬病。網絡截圖
禹景曦在某檔綜藝節目的表現被網友詬病。網絡截圖

  不務正業誤訓練

  電競選手也兩難

  跨界之後,電競職業選手的主要舞台終歸是賽場,他們在綜藝節目上的表現顯然沒有在賽場上如魚得水,甚至有些尷尬和無所適從。

  娛樂圈的演員、歌手,已經可以“忽視”鏡頭的存在,但電競選手還一時難以適應生活中處處被鏡頭包圍的狀態,甚至在一些賽後採訪時都磕磕絆絆。相比之下,簡自豪上綜藝已經算很自然了,但還是有大量網友將他和範丞丞進行對比,依舊用“尬”來總結。

電競選手的訓練強度很大,時常需要理療。圖/社交媒體
電競選手的訓練強度很大,時常需要理療。圖/社交媒體

  究其原因,相比其他體育項目,電競職業選手的訓練時間要長很多,每天需要花費近10個小時,這讓他們很難拿出更多時間來參與其他工作。之前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喻文波(ID:JackeyLove)曾說過,“電競職業選手幾天不訓練,在操作上就有所差別。”所以,很多職業選手除正常訓練外,還會自己打RANK(排位賽),參加綜藝或者其他活動就必然與訓練時間相衝突。

  目前,電競行業的粉絲化行為更多是依附於選手或者戰隊實力的,一旦選手或戰隊不夠強,“爬牆”是常見的事。但參與綜藝或者其他活動可以有長期的曝光量,以幫助選手在成績不好時也能留住粉絲。

  這兩者之間的選擇,也正是目前職業選手面臨的困惑。例如當年直播風潮興起,大批職業選手禁不住高額簽約費的誘惑,退役做起了主播。如今,各大綜藝開始關注這批年輕人,這也是對他們是否有恒心在電競路上繼續走下去的一大考驗。

  新京報記者 劉姝君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