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王子離婚再“娶”小鮮肉51歲又瀟灑單身 這個“港產王妃”不一般
2020年06月19日14:17

  原標題:與王子離婚,再“娶”小鮮肉,51歲又瀟灑單身…這個“港產王妃”不一般

  來源:環球人物

  從一國王妃到攝影師妻子,身份的轉變並沒有讓她褪去光環,她用獨立和自信詮釋著精彩人生。結婚也好,離婚也罷,人生的這艘船,她把舵牢牢握在自己手上。

  |作者:隋唐 趙紫羽

  |編審:蘇睿

  作為已經離婚的歐洲亞裔王妃,文雅麗的人生劇本里沒有“悲慘”,只有“瀟灑”。

  今年7月,文雅麗將不再領取丹麥王室每年260萬丹麥克朗(約合人民幣279萬)的補貼。很多人將此解讀為“文雅麗與丹麥王室的瀟灑切割”。

  25年前,出生在香港的她頂住世俗的眼光,以平民之身嫁給了小她5歲的丹麥王子,隻身“闖入”歐洲王室。但後來,努力經營婚姻的她換來的卻是丈夫背叛,黯然離婚。

  離婚時,全丹麥都為她感到心疼。但她淡然許下承諾:“當小兒子菲利克斯年滿18歲時,自己將不再領取丹麥王室的經濟補貼。”

· 文雅麗
· 文雅麗

  光陰似箭,下個月,她的小兒子菲利克斯即將年滿18歲,而她也早已不是別人眼中的“落跑王妃”。

  如今的她“娶”得了小自己15歲的“小鮮肉”,也能在職場上如魚得水,做一個只忠於自己的女強人。

  有人說,當聽到《嗜血雙雄》里李修賢對著周潤髮說“我能像你那麼瀟灑就好了”時,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個身影就是她。

  港產王妃

  文雅麗1964年出生在香港一個中產家庭,一家子全是混血兒:父親是中英混血,母親是波蘭奧地利混血,到她這兒……反正就有四分之一中國血統吧。

  從小在香港長大的她會說地道的粵語,有著溫棕色的瞳孔,雖然是個混血兒,身上卻有一股中國古典美女的氣質。

  文雅麗是個個性格獨立、勤奮上進的女生。在香港讀完中學後,她申請了奧地利的大學,後來又在倫敦和東京遊學。聰明的她頗有語言天賦,光是上學期間掌握的語言就有英語、德語、法語、日語、粵語……後來,出色的語言天賦幫她趟平了婚姻之路,當然這都是後話。

  畢業後,她先是進入了花旗銀行做證券經紀人,幾年後又進入了GT管理公司工作。1995年,31歲的她已經是一名行政副總裁,妥妥的女精英。

  那一年,丹麥王子約阿基姆26歲,是歐洲貴族圈出了名的“小鮮肉”,用李雲龍的話說就是“十里八鄉出了名的俊後生”。

  當時,他被派往香港學習經營家族生意,而接待他的正是文雅麗。

  在一次宴會上,兩人相識。文雅麗的優雅談吐和優美舞姿,讓年輕的王子為之傾心。就像童話裡的王子遇見“灰女生”,他們迅速相知、相戀……

·文雅麗與約阿基姆
·文雅麗與約阿基姆

  在相處了短短5個月後,約阿基姆在菲律賓渡假時,掏出了一枚鑲嵌著鑽石和紅寶石的戒指,跪地向文雅麗求婚……

  消息傳出,整個香港都沸騰了,文雅麗被稱作“港產王妃”。而另一邊的丹麥人民也沸騰了,畢竟這是一個大王子5歲的平民王妃,這在丹麥王室聞所未聞。

  好在,丹麥女王思想開明,讓有情人終成眷屬。1995年底,約阿基姆與文雅麗在丹麥王宮舉行了盛大的婚禮。

  丹麥是一個盛產童話的浪漫國家,所有人都把文雅麗看做了現實版的灰女生,可文雅麗說:“我從來不是什麼灰女生。”

  婚後,她家庭事業“兩開花”,努力做一個稱職的王妃。

  那時的她是丹麥王室的親善大使,也是21個機構的讚助人,還擔任了丹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主席。她落落大方、平易近人,被丹麥人民親切地稱為“北歐戴安娜”。

  家庭方面,她與丈夫育有兩個可愛的兒子,一家三口羨煞旁人。她還憑藉強大的語言天賦,僅用了100天就熟練掌握了丹麥語,並開始用流利的丹麥語公開演講。

·文雅麗一家四口
·文雅麗一家四口

  談到學習丹麥語時,她說:“學丹麥語是我自己的決定,我覺得如果在(丹麥)很多重要場合需要感謝別人或者發表演講時,說英語實在是太不禮貌了。丹麥是我的家,我只說丹麥語。”

  文雅麗的努力不僅讓丹麥人民感到“被尊重”,也讓婆婆丹麥女王讚賞有加。

  但是命運弄人,文雅麗的努力和端莊贏得了丹麥幾乎所有人的喜愛,唯獨沒有換來丈夫的珍惜。

  大概是從婚後的“七年之癢”開始,約阿基姆的花邊新聞逐漸多了起來……

  與王室說再見,

  瀟灑轉身再“娶”小鮮肉

  那段時間,約阿基姆時常出現在報紙的娛樂版面:流連球場、酒吧,在宴會上公然和其他女人曖昧,傳緋聞……

  其實當初在結婚時,文雅麗就說過:“如果有一天,我們的婚姻出現了無可挽回的危機,我們一定會分手。與其同床異夢,不如一刀兩斷,各自開始新的生活。”

  她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2005年,文雅麗與約阿基姆正式離婚。

  離婚時,丹麥民調顯示,有95%的人都認為離婚的責任不在她,甚至連丹麥女王都心疼這個“前兒媳”。為了保證她的貴族身份不被以後的婚姻影響,女王冊封她為腓特烈堡女伯爵。

  不過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即便離婚,文雅麗依然優雅。她不僅承諾“小兒子成年後便不再領取補貼”,還在媒體面前維護了前夫的形象:

  “我的丈夫(前夫)非常迷人,性格溫和真誠,就算離婚了,我們也還是彼此很重要的朋友,但是當問題來臨時,並不是每一對夫妻都還要繼續勉強做夫妻。”

  很多人都以為文雅麗是在公眾面前“強裝鎮定”,沒想到她的瀟灑與優雅是刻在骨子裡的東西。離婚後的她沒有陷入悲傷,一蹶不振。

  最初她是怎樣毅然決然追隨王子來到這裏的,離婚後也是怎樣毫不猶豫離去的。

  她全身心地投入到王室事務和慈善事業當中,很快便再次收穫愛情。一位比她小15歲的攝影師走進了她的生活——馬丁·約根森。

  約根森先前在為文雅麗一家拍攝生活照時與她結識。文雅麗離婚後,常隨行記錄其活動的約根森與她很快就撞出了“火花”。

  約根森算是個暖男,對文雅麗體貼入微。不久,兩人大方公開了情侶關係。

  2007年元旦,約根森向文雅麗正式求婚。他選在一個非常浪漫的場合,單膝跪地,雙手奉上碩大的鑽戒說:“你是我心中永遠的公主!”文雅麗感動得熱淚盈眶。

·文雅麗與約根森
·文雅麗與約根森

  15歲的年齡差,第二段婚姻,不顧世俗的非議與親朋好友的勸阻,她拋掉皇室待遇義無反顧地投入約根森的懷抱。不少網友戲稱,這是文雅麗“娶”了位小奶狗。

  兩人的婚禮很私人,沒有再現當年的輝煌。他們只邀請了雙方的直系親友和少數朋友參加,拒絕任何媒體現場記錄。據說,文雅麗前夫還特地到場祝賀。

  婚後,他們一家人經常外出渡假、參加活動,看上去非常恩愛。約根森對文雅麗的兩個兒子也照顧得十分周到,經常送他們上學。

  與其說是這段婚姻備受矚目,不如說所有丹麥人民都為文雅麗能再次找到幸福而倍感欣慰。可就在2015年,文雅麗突然向約根森提出了離婚。

  她說:“我們價值觀不一樣,在一起已經不說話了。我認為這不是我追求的人生和愛情,我寧願單身。”

  當時,文雅麗已經51歲,但轉身依舊瀟灑。

  從一國王妃到攝影師妻子,身份的轉變並沒有讓她褪去光環,她用獨立和自信詮釋著精彩人生。結婚也好,離婚也罷,人生的這艘船,她把舵牢牢握在自己手上。

  “男人是‘錦上添花’,

  不是‘不可或缺’”

  第二次離婚後,她依然沒有安穩享受王室補貼,“輕裝上陣”的她選擇獨自向前走。

  2015年,她先到美國凱利商學院學習,隨後到一家製藥公司成為了董事會成員。兜兜轉轉20年後,她又活成了遇見王子前的女強人狀態。

  在忙於事業的同時,她也沒有缺席孩子們成長的重要時刻。

  因為丹麥女王的喜愛,丹麥王室允許她隨時探望兩位小王子,平時的王室聚會也會叫上她。兩個小王子的成人禮、畢業典禮、生日等重要場合上,文雅麗經常會陪伴在小王子身邊。

  更難得的是,因為自己強大的人格魅力,她與約阿基姆的第二任妻子瑪麗王妃也相處融洽,不少場合都能“共同出席”。

  歲月從不敗美人。今年文雅麗已經56歲,但在她身上,依然可以感受到那份優雅的美麗與精緻。

  2019年,在國內綜藝《不止於她》中,她大方分享了自己一路走來的心路曆程。

  主持人問她:這麼多年,經曆了這麼多事,有後悔過嗎?

  她回答說:“我做過很多大大小小後悔的事情。但自己是人生的主宰,做決定時無需徵得他人的同意,犯錯了也是快樂的。”

  原來,這個內心強大的女強人也後悔過,但她能坦然接受選擇的後果。

  如今的她像普通媽媽一樣喜歡做飯。在節目中,她表示自己“甚至還用著一個‘祖傳’的電飯煲”。這個電飯煲是上世紀70年代她父親買的,她依然用著。

  在她的“舊時光回憶里”,能記住的也大部分是像電飯煲一樣美好而有趣的片段。她經常帶孩子回香港,她說“因為那裡是我的故土”:

  “我還記得小時候跟鄰居在街道上踢足球,在大街上玩,週末還會跟父母一起在小島上散步。”

  與她聊天,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一份歲月靜好,絲毫看不出婚姻失敗會給她帶來任何傷害。她用一句話就解釋了這件事:

  “一個男人在我生命中是‘錦上添花’,不是‘不可或缺’。”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