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不單行!“百年老店”波音公司能否繼續生存下去?
2020年06月19日15:12

原標題:禍不單行!“百年老店”波音公司能否繼續生存下去? 來源:中國經營報

文/魏欣

在2018和2019年經曆了兩次造成重大人員傷亡的737 MAX飛機墜毀事故後,全球約有500架該型號飛機被迫停飛。這不但對全球購買了該機型的航空公司造成很大損失,也導致波音公司為此付出了約190億美元的代價。正當波音還期待能在美國聯邦航空局對737 MAX進行重新認證後走出低穀時,新冠肺炎疫情突然襲來。為了阻止病毒擴散,全球各國人民突然之間幾乎完全停止了乘坐飛機旅行。3月平均每天的航班乘坐量從2019年的高峰期下降了76%,4月進一步下降到96%。全球各國政府都在擔心有多少航空公司會在本次危機中倒下。今年2月到3月,波音的股票創紀錄地下跌了約70%。而同期,它在歐洲的競爭對手空客公司也下跌了約65%。很多市場人士開始產生這樣的疑問,在如此嚴峻的危機之下,波音公司能否繼續生存下去?

由於飛行需求的斷崖式下降,飛機的需求量也在快速下降。根據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的報導,波音公司的客戶在今年前3個月一共取消了307架的飛機訂單,對波音的財務狀況形成沉重打擊。僅3月份,客戶就取消了150架已經停飛的737 MAX。其中巴西航空公司Gol取消了34架737 MAX訂單,飛機租賃公司Avolon取消了75架。訂單的取消甚至產生了一些法律糾紛。隨著危機的深入,以通用電氣旗下飛機租賃公司為主的客戶在4月份又取消了108架737 MAX訂單。這使得波音公司積壓訂單數下降到4834架。而2017年底危機發生前,波音的積壓訂單數曾經達到5864架,需要7.7年才能完成。當時波音公司甚至不得不增加產能來滿足強勁的市場需求。公司新任總裁在4月底的媒體訪談中指出,航空工業正處在一個無法預測和快速變化的環境中。現在美國乘客的飛行需求只有1年前的5%,需要2到3年才有可能恢復,而且國際航線的恢復進度還要慢於國內航線。在新客機市場疲軟的情況下,公司正努力降低787這種主要用於洲際飛行的寬體客機產能。波音和空客公司都已經將生產率降低了約三分之一。

前所未有的訂單損失也迫使波音公司在關鍵時刻放棄了對巴西航空工業公司的重要收購案。2017年10月,空客公司收購了加拿大龐巴迪公司C系列客機生產線50.01%的股權,並把其支線客機CS100更名為A220-100。由此,空客不但在這個領域中超過波音,而且在支線客機製造上形成了對巴西航空工業公司的成本優勢。為了對抗來自空客的威脅,波音和巴航工業兩家公司都有強烈的合併意願。2018年,波音宣佈雙方開始為期2年的談判。按照計劃,如果能夠獲得巴西政府的放行,波音公司將支付42億美元購買巴航工業80%的股份,並將其生產線合併入自己的產品組合中。但是由於737 MAX事故和疫情危機,現在波音公司的現金流相當緊張。今年4月25日,波音宣佈放棄併購,聲稱是由於關鍵性條款無法達成共識。根據穆迪公司的預測,波音在2020年需要至少300億美元的外部融資,現金流相當緊張。所以在這個時間點宣佈取消併購計劃並不突然。可是空客並沒有停止併購,它在2月份宣佈收購龐巴迪公司的賸餘股份,進一步擴大對波音的競爭態勢。

但是對於波音這樣特殊的高科技公司,還有一項可以依賴的業務就是來自政府的軍事和航天裝備訂單。從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波音就為美國軍隊生產軍用飛機。現在,很多西方國家的軍事裝備都選擇從波音購買。即使在疫情暴發的高潮期間,波音仍然收到了數十億美元的訂單。在2016年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後,美國在軍事裝備上的投資一直以較快速度增長。但是這些訂單的金額與民用訂單相差甚遠,完全無法彌補波音在民用市場上的損失。

美國政府多次暗示可以隨時對波音公司進行救援,但波音在是否接受政府救助的問題上猶豫不決。由於兩次波音737 MAX事故造成的公眾信任危機,從2019年3月開始空客公司的每月客機交付數量已經超過了波音。今年5月27日,波音宣佈裁員接近7000人,並且在其年報中宣佈計劃在未來通過自願和非自願的方式減少其16萬名僱員的10%。雖然在國會通過的2.3萬億美元的經濟複蘇計劃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用於救助航空工業,但是其主要對像是航空公司,並未包含波音公司。波音是美國最大的出口商,對於美國經濟的作用舉足輕重。在波音遇到困難時,美國政府幾乎毫無疑問將隨時準備救援。但問題是,當市場融資存在困難時,政府的救助資金一般都會包含附加條件。比如,政府將要求企業在一定期限內不能裁員,或者企業高管的薪資水平必須受到限製。在疫情發展的過程中,波音與美國政府高層一直對救助條款進行反複談判,最終波音還是決定拒絕政府的救助建議。

由於疫情,737 MAX客機的飛行控製系統需要更長時間才能獲得認證,其停飛週期會至少持續到今年第三季度。造成獅航和埃航兩次空難的事故原因是由於該型客機安裝了存在漏洞的機動特性增強系統(MCAS)。如果要讓全球停飛的737 MAX型客機能夠重新服務,波音公司需要修正MCAS系統中的軟件錯誤和編寫飛行員技術資料,並獲得聯邦航空管理局的重新認證。遍佈全球的飛行員也因此不得不接受重新培訓。

毫無疑問,不論是否得到政府救援,波音最終還是會以某種方式度過危機。在曆史上,它曾經對美國的科技發展作出重大貢獻。其在航空、航天領域的知識和經驗積累不但對於美國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甚至可以說在美國經濟中的地位是“大而不能倒”。雖然目前波音面臨的困難是空前的,但仍有不少投資者對其施以援手。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沙特主權財富基金已經在疫情期間大舉投資了波音的股票。

波音在737 MAX事故處理過程中的態度令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各國感到失望,這也是造成波音今天困境的主要原因。只有真正強大的企業才會不斷重生,作為“百年老店”,波音仍應深入反思才能走得更加長遠。

作者為專欄作家,曾在美國供職於大型共同基金管理公司

(校對:顏京寧)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