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業受較大沖擊他們交易量卻增30%
2020年06月19日04:10

原標題:家政業受較大沖擊他們交易量卻增30%

陳海娟

  作為服務行業,家政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較大沖擊,很多小區實行封閉式管理,不讓家政人員入內,另有一部分家政人員對疫情感到擔憂,選擇在老家工作。記者瞭解到,疫情過後,在市場的多重“打擊”下,至今仍有一些中小家政公司沒有開業。但總部設在海珠區南洲路上的這家家政公司卻逆勢而進,5月份的交易量已超過去年同期的30%;與此同時,公司的服務師(鍾點工、保姆、月嫂)供不應求,公司每天都在招人補缺口,月薪5000元~8000元,年齡要求45歲以下。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武威、張丹

  疫情發生一週研發新產品

  “我們在2月份受的影響相對多一些,到3月份業務就開始恢復了。除了湖北,其他區域的同事,我都趕緊通知他們回來上班。”談到疫情影響,公司副總經理陳海娟告訴記者,公司管理層在年初三就開了線上會議,“我們是做服務業的,疫情到來時我們很緊張,開會決定成立疫情防控小組,利用一週時間,研發了一個新產品:全屋消毒霧化。並且教會我們的服務師使用這項技能。”

  陳海娟告訴記者,公司對市場把握很精準,在隨後的復工復產中,他們為幼兒園、政府部門、企業等場所去做了全屋消毒,一些居民也邀請他們來家中做消毒。

  “我們當時對所有回廣州的服務師都做了14天的隔離,為了保證他們的身體健康,每個人每週都要做1次核酸檢測,每天要上報兩次體溫,這些信息我們每天都在跟進,就是為了讓客戶放心。”

  員工製成其核心競爭力

  公司的另一位副總覃春鬆告訴記者,年前,公司在廣州有約300名服務師,受疫情影響,過完年後回來上班的只有200人。但到上個月為止,公司已新增了206個服務師,“我們的業績在4月已恢復至去年同期水平,5月,業績超了去年同期,交易量是去年的130%。”

  覃春鬆表示,公司最核心的競爭力就是員工製,通常公司會和這些服務師簽3年的合同,如果服務師提出只簽1年,也可以按他們的要求來簽。公司不再是家政中介,而是與服務師建立起了僱傭關係。

  “雖然這樣做讓我們的成本更高了,但這樣做最大的好處是服務師的所有工作、生活軌跡都是可追溯的,在疫情期間,最大限度地保證了安全,這也是很多客人選擇我們的原因。”覃春鬆說。

  在公司的辦公樓里,記者驚訝地發現,很多年輕人正在電腦前比畫著。陳海娟告訴記者,公司能逆勢上揚的另一個秘訣,正是搭上了“互聯網+”的“翅膀”,“客戶們可以通過微信小程式來預約服務。現在家政服務的客戶越來越年輕化了,年輕人不會再像他們的父輩那樣跑到樓下的家政中介實體店裡找保姆,肯定是通過網上搜,這也是我們和普通家政企業另一個大不同。”

  30%員工是剛畢業大專生

  和人們傳統觀念中認為家政公司都是阿姨不同,這家企業的員工很多都是“小鮮肉”。覃春鬆向記者介紹,公司在全國服務師有700多人,員工的平均年齡只有28歲。“鍾點工是最年輕的,我們有30%是大專生,是我們對口大專院校招的,此外我們這裏還有七八名本科生,有的還來自武漢大學這樣的重點高校;年齡比較大的,則是月嫂和保姆。”

  覃春鬆說,如今家政這行正越來越年輕化和高學曆化,前段時間杭州的碩士研究生當保姆月薪兩萬,未來可能不會成為新聞了,“我們希望大家特別是年輕人能重新認識這個行業,把這份工作看成和教師、醫生一樣。”

  隨著公司業務的進一步拓展,企業的員工已經很緊張了。覃春鬆告訴記者:“一邊是就業難,一邊是我們現在每招1個人,都要給幾百元中介費!”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