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版霸王別姬?頭一次為“抄襲”鼓掌
2020年06月19日06:47

原標題:越南版霸王別姬?頭一次為“抄襲”鼓掌

原創 毒Sir Sir電影

經典總逃不過被“碰瓷”的命運。

一部《霸王別姬》。

Sir見過“港版”“韓版”,見過“劉亦菲版”……

前不久還有人把尹正和黃曉明主演的《鬢邊》說成是“電視劇版霸王別姬”。

大多貨不對板,討個噱頭。

不過,也有例外。

最近一部“越南版霸王別姬”出現。

聽著就很山寨?

Sir卻覺得,有內味了。

《雙郎》

Song Lang

01

別小看它。

雖說非大導演,還是處女作,演員也沒“名氣”。

這部毫不起眼的越南片,卻是去年我們的金雞電影節中唯一一部入圍的男同題材電影。

評價一片驚喜:

有著“王家衛式的美學”;

還有“與霸王別姬相似的題材”。

雖然不盡認同。

但在這102分鍾里,Sir絲毫沒看到那些所謂“大市場”電影人身上的浮躁與空洞。

細膩、平實,以及單純的熱愛。

第一眼,Sir就知道這部片不會爛。

看演員。

主演宣傳照是這樣的——

普通小鮮肉一枚。

經過導演的捕捉,光影的過濾。

他一個鏡頭,瞬間有了故事——

另一位主演。

人稱“越南張震”,同樣是高級的電影臉。

也帥,並帥出另一番風味。

再看畫面。

幾乎每一幀構圖、打光、調色,都經過細緻打磨。

Sir隨手截幾張圖,就是一組懷舊主題的攝影集。

精緻又不失煙火氣。

值得注意的是。

這部片採用了類似老式電視的4:3屏幕比例。

復古韻味自然流露。

什麼是好片?

以上,起碼就是對待一部好片,該有的創作態度。

微小處的用心,藏不住,也裝不出。

02

《雙郎》的故事並不複雜,甚至可以說有點“套路”。

兩個被壓抑的男同,從互相抗拒,到漸漸生情,最後卻逃不過命運的捉弄無疾而終。

一個並不出彩的愛情劇本。

雖然同樣是同誌題材,涉及戲劇元素。

但《霸王別姬》的厚重,個體與時代對照出的撕裂,《雙郎》完全沒有可比性。

好就好在。

後者老老實實,講好了一個小而美的故事。

故事聚焦兩個男人。

一個收高利貸的黑幫打手,一個貧苦清高的戲劇演員。

打手凶悍,但其實特別講原則。

去音像店討債,小弟們在旁邊搬東西賣錢,他自己卻付錢給老闆買喜歡的磁帶。

冷冷地跟老闆說:公私要分明。

戲劇演員也是個“雙重人格”。

看著清高,癡迷藝術,瞧不起沒文化的粗漢。

其實心裡又渴望一份真摯的感情,渴望被保護。

《雙郎》講故事極克製。

一段禁忌之戀,並沒有強調任何獵奇與狗血。

淡淡地,敘述著讓人悄悄心動的愛情。

Sir就說三次見面。

第一次,戲院後台。

打手來戲班子催債,轉角遇到……他。

曖昧的光線,逼仄的走廊,兩人眼神猝不及防對上。

對方禮貌地問:抱歉,你在找誰嗎?

打手明顯緊張了。

眼神躲開,上下打量一番,然後羞澀轉頭就走。

一見鍾情?

別急,你等等。

下一幕,兩人就徹底翻臉。

打手終於想起自己的正事,直接闖進後台,把戲服一扔,汽油一撒。

——不還錢?我就燒你戲服。

痞氣,流氓氣,原形畢露。

此時,他進來了。

胸一挺,步子一誇,叫囂:咱報警啊。

被戲班老人勸阻後,他又一臉義正言辭,數落打手一番。

“就算這樣(我們欠你錢),你也沒必要這麼粗魯啊。”

打手根本不讓步。

一句回擊,刺中他作為戲子的玻璃心:

好像你們懂什麼是自尊一樣

哪有一見鍾情啊。

這明明是水火不容吧。

演員摘下自己的手錶項鏈,說先拿去抵債,明天表演完後一定還錢。

打手沒要,兩人不歡而散。

第二次見面,酒樓。

演員被混混淩辱。

“唱個一兩節娛樂我們吧?”,演員不肯,倔脾氣上來就撕扯起來。

四打一,柔弱的他直接被幹趴下。

這時在角落吃飯的打手看不下去,直接示範真男人1v4。

打走混混,還把受傷的演員扛回家。

演員醒後,還是放不下之前的芥蒂,一臉嫌棄地說:

“打架不好。”

打手還是一樣冷酷。

“但下次那群混蛋會對你尊重一點。”

嘖嘖……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男友力嗎?!

你再等等。

因為打架期間丟了鑰匙,演員回不了家,於是兩人過起了假裝嫌棄,實際甜蜜的同居生活。

一起打電動,一起吃夜宵,一起聊人生。

直到最後一次。

演員找到鑰匙,兩人準備分別。

靠在窗檯,像老夫老妻般喝著汽水。

一個玩著面前的植物,一個抬頭45°仰望天空……

唉,都憋著話呢。

演員還是先開口了。

深呼吸,結結巴巴地回憶著他們“第一次見面”:

“如果我那時候沒有及時出現,你是不是真的會燒了我們的戲服?”

打手一貫冷酷的臉,瞬間軟化了。

猶豫之後輕輕地說:

“可是,你出現了。”

嗐。

這不都懂了嘛。

但接下來一句,才是大招。

聊到最後,演員準備離開。

此時,打手一個酷酷的回眸,眼神迷離,聲音低沉。

說出那句擊中心臟的“表白”——

我們第一次見面

我不是在討債

什麼意思?

他說的,正是兩人在後台走廊的那次“相遇”。

他以為演員忘了。

但你注意演員聽到這句話時的反應。

先是震驚,怔住了,停下腳步。

眼珠打轉,皺眉思考。

最後,忍不住露出淺笑,努力憋住,故作輕鬆地留下一句:

我記得了

嘖嘖嘖嘖。

你聽到了嗎?

Sir聽到了——

這是讓猛男心動的心跳聲啊!

就這樣淺淺的對話。

把之前兩人積蓄的隔閡和情愫,一次釋放。

“猶抱琵琶半遮面”式的你來我往里。

無聲聽驚雷。

這就是高級的敘事。

03

誠然,《雙郎》可以挑出許多刺。

作為一位新人導演的首部劇情長片,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

影片嚐試探討藝術與生活、傳統藝術在現實中“求生”的問題,但只停留在了表面。

它想談藝術的夾縫求生,停在了混混的輕浮上面。

想談傳統藝術的保護,停在了“藝術要體會切身疼痛”上面。

但在Sir看來,它依然是同類題材里的上乘。

我們太過容易輕視“講好一個簡單故事”的重要性。

敘事的虛弱,讓許多人把力氣花在其他地方補救。

拍“腐劇”,就要刺激你的獵奇感官。

用各種擦邊球和性暗示,撩動最直接也最即時的尖叫。

拍“愛情”,就提供情緒。

一個撞倒、一個歪打正著的kiss就“立陷愛”,然後在無意義的糾纏中打轉,收割一波情緒起伏。

《雙郎》最大的優點,就是沒有這些毛病。

盡心雕琢的光影下。

安靜克製地娓娓道來。

悄悄生長的情愫、被命運分離的苦澀,還有戲里戲外的相互照應。

有對技巧的鑽研,更有對情感的真摯。

就衝這一點。

Sir不會把《雙郎》定義為“碰瓷”。

因為。

對創作的虛偽,對觀眾的獻媚。

才是最可怕的“山寨”。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五一的夏天

原標題:《頭一次為「抄襲」鼓掌》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