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通縮風險持續升高 距2%目標漸行漸遠
2020年06月22日08:03

原標題:日本通縮風險持續升高 距2%目標漸行漸遠

原標題:日本通縮風險持續升高 距2%目標漸行漸遠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市場人士越來越擔心商品和服務價格持續下滑,出現通貨緊縮。日本最新數據顯示,核心CPI年率繼續下滑至零以下,通縮風險進一步加大。

  物價指數連續下滑

  根據日本總務省統計局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日本5月核心CPI年率為-0.20%,不及市場預期。剔除價格變化幅度較大的生鮮食品,5月日本全國消費物價指數(CPI)為101.6(2015年時為100),繼4月以來繼續同比下降。這是CPI在2016年3月至12月連續10個月下滑以來,再次出現連續2個月負增長。

  日本總務省有關人士表示,物價下跌約一半左右是由於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導致的原油市場價格下跌等影響,另一半則是由於幼兒園、托兒所、高校等無償化製度調整造成的。數據顯示,受國際市場原油價格下跌影響,當月汽油價格同比大幅下降16.4%,這是自2016年3月以來,時隔4年2個月出現大幅下滑。煤油價格、電費、城市煤氣費降幅分別為16.5%、2.0%和3.3%。疫情擴散背景下商務休閑旅行減少,出國旅行的價格大幅下降11.7%,日本國內的住宿價格也下降7.7%。此外,慶典活動的取消導致鮮花價格下降,低收入家庭子女高等教育無償化製度的導入使私立大學的學費下降。

  分析人士表示,這充分表明日本經濟面臨的通貨緊縮壓力進一步加大。

  為使日本經濟走出通縮,作為“安倍經濟學”的代表政策之一,日本政府和央行於2013年1月確立了2%的通脹目標。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希望通過實施超寬鬆貨幣政策,用兩年左右的時間完成這一任務。但是,7年多過去了,2%的通脹目標仍然遙遠,新冠肺炎疫情更是使這一目標漸行漸遠。

  央行提振經濟難度加大

  近來一連串指標顯示,日本經濟已經陷入戰後最嚴重的衰退。2019年第四季度日本經濟出現衰退,2020年第一季度正式陷入技術性衰退,這是滑向深度衰退的信號。日本經濟再生大臣表示,第二季度GDP增長將出現更嚴峻的數字。

  此外,日本第二季大型製造業景氣判斷指數可能降至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低位,因疫情重創全球需求,大型製造業和非製造業預計未來三個月企業景氣狀況僅小幅改善。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日本經濟正與危機作鬥爭,因此,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使之步入複蘇之路。《日本經濟新聞》報導稱,最新物價數據可能使日本央行提振經濟增長和通脹的努力變得更為棘手。

  為了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日本央行資產購買計劃不斷膨脹,但效果並不明顯。4月27日,日本央行宣佈將無限量購買日本國債,取消了此前以每年80萬億日元速度購債的寬鬆指引。6月19日,日本央行維持基準利率不變,同時擴大特別貸款計劃規模,從75萬億日元升至110萬億日元左右, 較此前的規模增加35萬億日元,增幅達47%。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承認,通脹勢頭的確已經喪失,日本通脹未來幾年仍將遲滯,預計通脹在一段時間內將維持在零以下。黑田東彥還表示,日本經濟的不確定性非常高,經濟形勢非常嚴峻,如有必要,將毫不猶豫地採取更多的寬鬆措施。利率可能在超低水平一直維持到2023年,並警告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會對經濟產生比預期更長的影響。黑田東彥表示,無論是2021還是2022財政年度,日本央行離加息都還很遠。

  央行官員們認為,雖然多國開始逐步解封經濟,最終經濟複蘇可能仍需要多個月的時間才能夠完全恢復。日本央行4月的會議紀要還顯示,一些央行官員認為,為了防止日本經濟深陷通縮,需要採取更為激進的政策措施。一些官員還指出,面對通縮風險,更需要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協調發力。

  多國面臨相同風險

  《日本經濟新聞》警告說,除了日本之外,一些歐美國家也存在通貨緊縮憂慮。

  今年年初,美國的CPI同比上漲2%以上,但5月僅同比上漲0.1%,也是連續3個月同比下降。5月美國能源價格同比下降18.9%,服裝類產品價格同比下降7.9%,食品價格上漲4.0%。可見,人們減少了可有可無的開支,把錢花到了生活必需品上。

  據歐盟統計部門稱,德法等歐元區國家5月CPI同比僅上漲0.1%。19個成員國中,12個國家出現了負增長。歐洲央行預測,歐元區今年的CPI將比去年上漲0.3%,大幅低於去年1.2%的上漲率。5月,愛沙尼亞的通脹率達到負1.8%。

  歐洲央行政策製定者兼西班牙央行行長Hernandez de Cos表示,“短期內會有相當大的通縮力量,在過去幾個月中,基於模型的通貨緊縮率指標明顯升高”。歐洲央行管委雷恩也警告,歐元區面臨通縮的前景。不過,歐洲央行管委霍爾茨曼認為,歐元區一些國家很可能出現長達數月的通縮,但整個歐元區不應該出現通縮。

  分析人士認為,現在致使主要國家和地區物價下滑的最大原因是油價下跌。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企業活動陷入停滯,原油需求隨之減少,油價難以得到大幅提振。今年3月,代表歐佩克的沙特阿拉伯在石油減產磋商中與俄羅斯談崩,雙方都表示將增產,因此原油價格進一步下跌。其後,主要產油國雖然同意減產,但油價持續低迷。此外,就業和收入情況惡化也壓低了物價。人們更加不願意購物。

  儘管各國政府決定採取大規模財政措施,中央銀行也進一步實施貨幣寬鬆政策。但是,在難以確定疫情何時平息的情況下,如果企業對於增加崗位和提高薪資採取更加消極的態度,恐怕消費難以回升,物價將長期在低位徘徊。

(責編:李都也(實習生)、李棟)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