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科技公司"黑奴解放日"紛紛放假,自發還是被迫站隊?
2020年06月22日08:20

  出品:新浪科技

  編譯:勻琳

  “沒錯,六月節只有一天,雖然我們還不知道我們的國家未來將如何應對不平等現象,但在這裏,我們真切希望,我們在這個六月節採取的行動可以促進更多可持續的變化……”

  最近,灣區的碼農們托“黑人命也是命”運動的福,從此又多了一個新的節假日。

  Twitter和Uber的首席執行官相繼宣佈,在6月19日這一天放假,為的是紀念“黑人奴隸製度的廢除”。

  週二,同時是Twitter和Square兩家公司首席執行官的傑克·多西(Jack Dorsey)宣佈,兩家公司將6月19日設為公司在美國的假期。多西表示,Twitter和Square兩家公司在以後的每一年都將紀念這個節日。Twitter發言人還說,公司正在研究,在設有辦公室的其他國家挑選合適的日子來慶祝奴隸製的廢除。

  Uber的首席執行官達拉·科斯羅薩西(Dara Khosrowshahi)發推說:“為了慶祝今年的6月節,我們會將其定為帶薪假期。我們鼓勵員工站出來反對種族主義,用這種方式度過這一天,在這一天中進行學習、參與社區活動,或反思如何才能做出改變。”

  從“黑人命也是命”運動之初就立場堅定的亞馬遜首席執行官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在內部郵件中呼籲員工“取消本週五(6月19日)的所有會議,以紀念‘奴隸廢除日’”。值得一提的是,貝索斯沒有直接給員工放假,而是提供了一系列在線學習機會。他說:“員工應該花一些時間來反思、學習和相互支援。”

  Facebook之前對特朗普總統爭議帖的不作為或許在很多人眼裡看來“站在了歷史對立面”,但這一次公司發言人表示“今年六月節這一天,Facebook會安排一天的學習時間來紀念美國奴隸製度的終結。我們將取消所有會議,討論非裔美國人的歷史和仍舊面臨的挑戰……”

  不光是科技公司,其他一些公司和組織,如耐克和NFL(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都表示,將6月19日這一天定為公司節假日。

六月節旗幟
六月節旗幟

  起源在德州

  二十世紀後期,大德州的最榮譽出品不是戴爾電腦,也不是威利·尼爾森(Willie Nelson)的音樂或墨西哥烤肉,而是“Juneteenth”——六月節。

  一開始,六月節只是德克薩斯州獨有的一個民間節日。Juneteenth代表“June nineteenth”,也就是6月19日。六月節,也被稱為自由日或解放日,旨在紀念155年前的這一天。在聯盟將軍戈登·格蘭傑(Gordon Granger)代表聯邦政府占領德州的第二天,他站在加爾維斯頓的阿什頓維拉家的陽台上,大聲朗讀“第三號將軍令”,宣佈奴隸的完全解放。

  加爾維斯頓的奴隸們在聽聞這個消息後,激動不已,忍不住跑到大街上歡慶。

  雖然林肯總統的《解放黑人奴隸宣言》早在兩年半前已經生效,但由於當時通訊落後,消息傳遞遲緩,再加上很多種植園主和奴隸主都帶著自己的奴隸到遠離內戰主戰場的德州避難,德州的二十多萬奴隸們直到1865年6月19日才獲得解放。

  第二年,這些獲得自由的人們在德州組織了第一次的六月節慶祝活動。

《解放黑人奴隸宣言》1864年複製
《解放黑人奴隸宣言》1864年複製

  經過了一個多世紀,當這些黑人和他們的後代逐漸離開德州時,他們也把六月節傳播到全美各地。歷史學家伊莎貝爾·威爾克森(Isabel Wilkerson)後來寫道:“來自德州的人們將六月節帶到洛杉磯、奧克蘭、西雅圖和其他他們所到之處。”

  今天,矽谷的科技公司陸續宣佈打算將六月節作為公司的一個節日。但實際上,在1945年,從德州來的衛斯理·約翰遜(Wesley Johnson)已經將六月節帶到舊金山。

  當這樣一個具有特殊紀念意義的節日,在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遇到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後,為反對種族隔離和種族歧視,越來越多人和社區組織,以及身在海外的個人,甚至駐紮在其他國家的美國士兵,都開始慶祝六月節;很多之前沒有慶祝過六月節的地方也開始慶祝這個節日。

人群在馬丁·路德·金博士雕像前單膝下跪,致敬六月節,攝於2020年6月19日| Manuel Balce Ceneta,美聯社
人群在馬丁·路德·金博士雕像前單膝下跪,致敬六月節,攝於2020年6月19日| Manuel Balce Ceneta,美聯社

  自從1980年德州率先通過立法將六月節確定為州立節日後,如今除了夏威夷州之外,美國各州(包括華盛頓特區)都已經將六月節作為州立節日或紀念日。但仍有一些組織希望更進一步,將這一天立為國家法定假日。

  2018年,Apple公司率先將六月節作為美國節假日加入iOS的系統日曆。

  兩年後,更多科技公司開始重視六月節。

  揮之不去的種族不平等

  種族問題,就像是埋在美國社會中的一枚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爆炸,給社會帶來創傷。

  儘管自1865年6月19日以來,奴隸們名義上已經獲得完全的解放,但他們仍要面對根深蒂固的社會歧視,仍需要不斷努力抗爭,為自己爭取平等的社會地位。正因為如此,六月節的意義,不僅在於紀念奴隸解放的那一天,也象徵著一直以來黑人群體為對抗不平等做出的努力,以及弱勢群體為對抗不平等做出的努力。

  每一次的反對種族歧視運動,也都會讓更多人想起六月節。

  今年是六月節的第155週年,也是“黑人命也是命”運動再次揭開種族不平等問題傷疤的一年。無論是順應網絡民意,還是真心實意,大多科技公司都在這個時間點上表明自己的態度,許下更多承諾。

Google用塗鴉視頻慶祝六月節155週年
Google用塗鴉視頻慶祝六月節155週年

  為慶祝六月節第155週年,Google在今年6月19日發佈一個特殊的塗鴉視頻。視頻以非官方黑人國歌的第一句詞“讓我們揚聲高歌”為開篇,講述百年前非裔美國人爭取自由的往事。“希望今年的(六月節)慶祝活動可以讓更多人看到我們的努力,推動未來更多更重要的改變,”這次塗鴉的項目創意總監安吉莉卡·麥金雷(Angelica Mckinley)說。

  本月初,Google亦將六月節作為美國節假日加入Google日曆。Google智能語音助手現在也可以回答“什麼是六月節?”這類問題。YouTube Music上也新建了一個以“六月節:自由之歌”為主題的歌單。

  除了這些,Google也努力為黑人群體提供實質性的幫助。公司在上週三表示,承諾提供超過1.75億美元資金幫扶黑人企業,並提高領導層中黑人高管的比例。

  總部位於西雅圖的亞馬遜,從喬治·弗洛伊德之死事件之初便始終立場堅定,這得益於公司首席執行官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在種族問題上的思慮透徹。貝索斯不止一次在Instagram上公開回懟種族主義者,稱:“不應該把這種仇恨隱藏起來。必須將它們暴露出來。”他又補充說:“我很樂意失去你這種客戶。”

貝索斯公開回懟用戶
貝索斯公開回懟用戶

  面對批評者對“黑人命也是命”運動的質疑,貝索斯直言:“‘黑人命也是命’並不意味其他人的生命就不重要了。黑人的生命也很重要,這是針對種族主義而言的,是針對黑人在我們的執法和司法體系中面臨不成比例的風險而言的。”

  在六月節這一天,貝索斯鼓勵大家取消所有會議,並在當天為員工提供一系列在線學習機會,“請花些時間來反思、學習和相互支援。奴隸製在很久之前就被廢除了,但種族主義並沒有,”貝索斯在郵件中寫道。

  Uber的競爭對手Lyft也隨後宣佈,從今年開始將六月節作為公司的正式節假日。公司還宣佈,在六月節當天舉辦分享會,普及六月節的歷史和重要意義,還通過Citi Bike分享了一個六月節自行車路線圖,來慶祝公司的第一個六月節。

  “你們不屬於這裏”

  科技公司願意重視六月節是好事。然而,實際情況並非如此。

  儘管包括Google和Facebook在內的許多公司都曾承諾促進員工隊伍多樣化,但黑人員工仍表示,科技行業並不情願消除種族偏見。

  萊斯利·麥利(Leslie Miley)是Google的一名工程經理,在科技行業擁有數十年從業經驗。九月份的某個工作日早晨,麥利和往常一樣,與同事一起走進Google在舊金山的辦公室。他的工作牌就掛在腰間,十分醒目。

  突然一個並非安保人員的Google員工,攔住了麥利,要求查看他的工作牌。麥利說,這種事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他說,這樣的行為,彷彿在告訴有色人種,“你們不屬於這裏”。

  2014年,矽谷的公司開始發佈公司年度多樣性報告,披露員工隊伍中的人口分佈情況。然而,五年過去了,與商業上的成功相比,大型科技公司在員工多樣性方面幾乎毫無進展。

  Google和微軟在美國僱傭的科技人員中,非裔或拉丁裔員工的數量與2014年相比提高不到1%。在Facebook,非裔美國人僅占3.8%;高級管理層中,非裔美國人僅3%。亞馬遜很少披露科技員工中的人口分佈。

  這種種族偏見,也存在於公司對待用戶和消費者的方式上。

  2018年4月,星巴克費城一家分店拒絕讓未在店內消費的兩名黑人男子使用該店衛生間。店員表示,店內衛生間只對有消費的顧客開放。在兩名男子拒絕離去後,店員還報警讓警方逮捕了這兩個人。事後,兩名黑人男子在社交媒體上發聲,稱他們看到有白人沒有消費卻被允許使用店內衛生間,星巴克的店員明顯是在區別對待黑人。

  最終,星巴克首席執行官凱文·約翰遜(Kevin Johnson)親自道歉,又臨時關閉全美門店三小時,進行反種族歧視的培訓。

  Crisis Text Line是一家全球性非營利組織,為處於困境中的人們提供免費的、私密的心理健康短信服務。該組織曾獲得哈里王子與梅根王妃的支援,獲得與TED相關的Audacious Project提供的數百萬美元贊助。多年來,Crisis Text Line也一直在關注黑人社區的心理健康狀況。

  然而,即便是這樣一個非營利組織,哪怕內部42%的員工非白人群體,Crisis Text Line依然避免不了深深根植於美國社會中的種族偏見,或者說好聽一點,對黑人群體“不太上心”。當員工Jo(化名)試圖為黑人男子阿莫德·阿布力(Ahmaud Arbery)之死代表公司發佈聲明時,他的上司不僅認為沒有必要,還在Jo擬了草稿後,讓Jo回家待一天冷靜冷靜。

  這種對黑人群體“不上心”的態度,再加上公司九名高管中只有一人不是白人的事實,讓公司內的一些有色人種員工感到被符號化,邊緣化。

  “塔瑪,你自由了!”

  職業發展平台Hustle Crew的創始人阿巴德斯·奧桑德(Abadesi Osunsade)說,科技公司不能總是做一些一次性的表態和行動,而是應該針對種族平等培養一種習慣。比如,把僱傭非裔美國人當做一種習慣,把晉陞非裔美國人當做一種習慣,把對非裔美國人支付平等的薪酬當做一種習慣,把投資非裔創始人給非裔美國人提供更多領導層職位當做一種習慣,這樣才能真正地改變行業內的種族偏見現狀。

  最近,Facebook宣佈將每年拿出至少1億美元,用來幫助非裔美國人供應商。本月初,Reddit的創始人亞曆克斯·奧海寧(Alexis Ohanian)退出公司董事會,讓賢非裔美國人。

  “沒錯,六月節只有一天,雖然我們還不知道我們的國家未來將如何應對不平等現象,”致力於讓科技行業更具多樣性和包容性的非營利組織Kapor Center的首席人員官馬特·佩里(Matt Perry)在博客文章里寫道,“但在這裏,我們真切希望,我們在這個六月節採取的行動可以促進更多可持續的變化……”

  但是,當越來越多人以慶祝六月節,來支援種族平等、表達他們致力於消除種族歧視的願望時,也有其他人提出質疑。

  早在1979年,德州眾議院阿里·愛德華茲(Al Edwards)建議將六月節作為州立節日時,不曾想會遭到另一位眾議員黑人同胞克雷·史莫瑟斯(Clay Smothers)的反對。史莫瑟斯認為,真正的奴隸解放日是1863年1月1日,《解放黑人奴隸宣言》生效的那一天,而不是近乎兩年半之後的1865年6月19日,慶祝六月節,是在“慶祝一個欺騙性的節日”。

  這樣的想法,在非裔美國人中間並不罕見。然而,撇開種種爭議和動機不談,在155年前的6月19日這一天,加爾維斯頓的黑人奴隸們聽到格蘭傑將軍大聲朗讀“第三號將軍令”,宣佈奴隸完全解放時,他們是真的高興。

  奧斯汀的作家阿米莉亞·巴爾(Amelia Barr)記錄下了她的奴隸哈麗雅特聽到這個消息時的喜悅之情:她“衝向自己的孩子,彷彿用盡全身的力量大喊:‘塔瑪,你自由了!你自由了,塔瑪!’”

  參考鏈接:

  https://www.texasmonthly.com/articles/independence-da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uneteenth#cite_note-44

  https://www.shrm.org/resourcesandtools/hr-topics/behavioral-competencies/global-and-cultural-effectiveness/pages/black-tech-employees-continue-to-face-workplace-racism.aspx

  https://techcrunch.com/2020/06/18/tech-companies-just-found-out-about-juneteenth-and-this-is-what-theyre-doing/

  https://www.theverge.com/21293176/crisis-text-line-ceo-racism-insensitivity-police-nancy-lublin-mental-health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