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手另一位狀元重回公牛?當年的事路斯後悔了
2020年06月24日15:03

  在BR一篇回顧2010年世錦賽美國隊的相關報導中,戴歷-路斯,回憶到了兩位當時球隊老將對他的影響。

  路斯說:“當時,在比賽前,我會常常看比立斯(比盧普斯)如何小心翼翼的照顧他的身體,拉馬爾(奧當)在賽前會做仰臥起坐,只是為了鍛鍊他的身體。”

  “我經常看著他們說,‘天哪,這些人完全是在一個不同的層次,那個時候,我還是個孩子,所以我想,’夥計,我現在還不需要那樣做,我可以直接去入樽。這就是我在年輕的時候忽略的一些事情,所以我現在希望自己能夠好好管理自己的身體。”

  路斯在公牛的故事已經人盡皆知,他那連綿不絕的傷病,很難說的上真正的罪魁禍首是誰,也許是真的少了那麼一點點熱身動作,多打了那麼幾十秒垃圾時間,過快的速度和頻繁衝擊內線導致受傷概率的倍增,甚至只是上帝嫉妒他如此早的就獲得成功,種種因素疊加在一起,混合成了一杯只有初嚐濃香甘甜,後味兒卻只有苦澀的雞尾酒,被路斯一飲而盡。

  在2010年的夏天,整個NBA都在眼巴巴盯著勒邦占士,根據他的一舉一動猜測他的落腳之處,當時的芝加哥公牛隊,薪金空間充足,球隊也寄希望占士的駕臨能快速成為爭冠球隊。

  路斯的回應簡直冒天下之大不韙:“我不需要占士的加盟,為什麼我不能成為聯盟的MVP呢?”

  剛剛打出一個場均20.8分6助攻的出色賽季,在季後賽和08年總冠軍塞爾特人苦戰七場,當時的路斯確實已經光芒乍現,可對於已經手握兩個MVP的占士,路斯並無任何拉攏之意。未來的公牛,成功的話,路斯就是言出必行的狂傲之才,失敗的話,路斯就是口不擇言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大狂。

  檢驗球星的唯一標準只有成績。路斯在10-11賽季交出了完美的成績單,公牛打出了62勝的聯盟最佳戰績,路斯在22歲即加冕聯盟MVP,打破了摩西-馬龍的聯盟最年輕MVP紀錄。

  在季後賽中,路斯和占士在東決相遇,在1-3落後熱火後,公牛想在主場起碼守住一場,球隊也一直壓製著熱火,在比賽還有3分14秒的時候領先熱火12分。

  剩下的就是經典的黑色三分鐘了。熱火2分13秒打出一波14-2,淘汰了公牛,賽後占士拉著路斯的哥哥說:他是那麼的優秀,他離奪冠其實就差個幫手。

  路斯不玩社交媒體,性格本就孤傲,在全明星上,每個人都對著鏡頭侃侃而談,他卻把頭扭到一不知說什麼。這麼一個一心只有籃球的最純粹的球員,上帝對他為何如此無情呢?

  命運總充斥著黑色幽默,六年之後,路斯兜兜轉轉加盟了占士的騎士隊。在接受ESPN的採訪中,路斯說:“我熱愛這項比賽。我仍然是一名贏家。我仍然想要學習這項比賽。還有什麼地方比在金州或者克利夫蘭能學到更多呢?勒邦已經八次打進總決賽,並且連續七年打進。我和他對抗了很多次。我從他以及他的球隊身上學到了很多。在這支球隊里有很多樂趣。很多人因為看到我的經歷,然後覺得我會沮喪。這是不對的。”

  這六年之間,路斯遭遇了傷病,背叛,被交易,他無數次以為自己還能重回巔峰,卻在比賽中發現他的身體已不再像六年前一樣勢不可擋,當年的他雙腿就像裝了V12的發動機,突破銳不可當,在空中隨意摺疊,同後衛相比身體又壯如蠻牛,只靠身體,路斯都可以蹂躪幾乎所有對位的球員,只有面對占士這級別的超級鋒線才有些許吃力。

  在混亂的騎士路斯也隨之沉淪,直到被爵士裁掉一度無球可打。幸好錫伯杜還信任路斯,給了路斯一次來之不易的機會。加盟木狼後,路斯在季後賽表現出色,面對火箭系列賽場均拿下14.2分。

  2018年10月31日,一場比賽讓每個NBA球迷感動的熱淚盈眶,路斯面對爵士31投19中狂砍50分並率隊取勝,誰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這個男人,在命運的不公,無情的傷病摧殘下,靠著自己強大的意誌力和每個人都看不到的揮汗如雨,重新在球場上站起來了,那一天,玫瑰盛開,那一場,被NBA官方評為18-19賽季最佳時刻。

  本賽季路斯加盟了活塞,他安然接受了後備的角色,只為了在未來的日子不再透支自己的身體,在有限的時間內繼續做那個我們每個人都熟悉的戴歷-路斯,他依舊像年輕時候那樣打球,保持著對籃筐的侵略性,淩厲的突破,快如閃電的第一步,原汁原味的路斯,從未遠離過我們的視線。

  活塞已經接近重建,芝加哥公牛隊,下賽季還有機會交易回路斯嗎?美國媒體fadeaway就提出了一個交易設想,用波特+賽迪斯楊,交易路斯+格芬,把路斯帶回芝加哥。

  風城的玫瑰,才是最鮮豔的,在無數公牛球迷的心中,聯合中心的上空,已經高掛起了路斯的球衣。

  希望還能看到公牛的1號球衣,穿回到他唯一的主人身上。

  (三十分)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