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免你房租你陪我說話:杭州八旬奶奶嚐試老青互助養老新模式
2020年06月24日11:21

原標題:我免你房租你陪我說話:杭州八旬奶奶嚐試老青互助養老新模式

80歲的汪錦雲,愛讀書看報愛種草養花,五年前老伴兒過世後,她就開始了獨居生活。守著十五家園一套70平方米的房子,她說:“我太寂寞了。”

今年6月初,社區工作人員領來一個秀氣的小女生媛媛。

老太太看著蠻歡喜,將空置了好久的次臥整理了出來。

就這樣,這一老一少開始了“同居”生活。

老太太免去了小女生的房租,小女生下班陪老太說說話,兩人保持著合適的距離,既有私人空間,又彼此陪伴。

這是杭州長慶街道開始試水的“老青互助”養老新模式,你能接受嗎?

就想有個人說說話

十五家園8幢2樓的陽台上,種滿了花花草草。夏日清晨,白色的梔子花散發著濃烈的香氣。

房子很老,但裝修不錯。簡單的兩室一廳,兩個房間全部朝南。西邊一間連著陽台,是汪奶奶的臥室,很整潔。東邊一間是她為媛媛準備的。除了一張單人床,還有一張木頭沙發,電視櫃上放著一台大電視。

“這個房間空了好久,之前外孫住過一段時間。知道媛媛要住進來,我特地跑去超市買了一台新空調,在天熱之前給安上了。”汪奶奶喜歡笑。80歲了,身體硬朗,就是耳朵聽不靈光,要戴助聽器。

退休前,她在杭州電話廠做倉庫保管員,退休工資完全夠自己生活。女兒生活在嘉興,一週回來一趟。

一個人的生活,她過得很有規律。

早上6點起床,洗衣服、搞衛生,忙活一陣。早飯也很精緻,芝麻核桃粉配雞蛋,要麼就是牛奶泡燕麥,玉米、饅頭、煎餅,花樣很多。吃完早飯她就要出門鍛鍊。以前最遠走著去過黃龍洞,近兩年腿腳不是特別好,就在小區里繞著圈走。回家差不多中午,簡單燒個一葷一素,吃完休息一下,看看報紙和雜誌,再出門走走。

“到了這個年紀,就是慢慢過日子。”汪奶奶不喜歡家長裡短地閑扯,所以很少和鄰居們聊天。有幾個誌同道合的朋友和同學,打打電話消磨時光。她不敢長時間看電視,因為對眼睛不好。老年大學也結束了,又少了一個去處。

汪奶奶說,什麼都好,就是孤獨。“老頭子不在了,實際上我很寂寞,總是看書看報也不行,總要開心一點,有個人說說話。”

一個“新家”組成了

汪奶奶把自己的苦悶跟社區里的工作人員說了,對方問了一句:“汪奶奶,你家房子寬不寬敞?”

老人說家有70個平方米嘞,“一個人住嫌大。”

工作人員就把“老青互助”項目跟她講了講。

“我看行,可以試試看。”老太太挺開心。

6月初,汪奶奶和媛媛第一次見面。“小女生穿著很樸素。一見到我,就喊我奶奶,把自己名字、年紀、電話號碼都寫在紙上給我了,這女生很實在。我看著很喜歡很滿意的。”

媛媛24歲,老家衢州,畢業後來了杭州,在一家公益組織工作。她也面臨著和所有在外打拚的年輕人同樣的問題——租房。

剛來杭州時,媛媛借住在朋友家,後來在閘弄口找了個單間,和陌生人合租兩室一廳,租金每個月1000多元。“租房的人都有體會,會擔心漲房租,會擔心隨時隨地要搬家。”媛媛一個月的收入4000多元,除去房租,剩下的不多。而且,每天通勤,她在路上就要花費一個多小時。

下城區長慶街道在走訪轄區企業的時候,瞭解到了媛媛的個人情況,覺得挺適合和汪奶奶結對的。媛媛欣然接受,汪奶奶的家距離單位走路就幾分鍾。“第一眼看著奶奶就挺親切和藹的,房間打掃得很乾淨,而且她種了那麼多花,比我租的房子環境都好,我覺得可以嚐試一下,畢竟房租的壓力可以減去,再加上我做公益這塊,並沒有直接和老年人接觸,這也是次不同方式的體驗機會。”

就這樣,兩個人“看對了眼”,組成了一個“新家”,汪奶奶的女兒也同意了。

給彼此空間和適應期

第一天晚上,汪奶奶在臥室里準備入睡了,聽到“叩叩”兩聲。

這才想起來,家裡來“新人”了。她起身給媛媛開了門。

“汪奶奶,我是媛媛。剛下班,有點晚了,不好意思。”小女生站在門外又做了一次自我介紹,她擔心老人記性不好。

老太太熱情地把她迎進來,讓她隨意一點,就當成自己的家,不過也提出了一條小小的要求:自己房間要弄乾淨。她還囑咐了一句:“以後回家晚的話,給我打個電話。”

女生點點頭,也不知道聊什麼,就回了房間。

“因為剛認識,有很多話聊也不現實,還是要慢慢磨合的。而且,住進來之前我就想好了,個人空間肯定會被壓縮的。”媛媛說。

汪奶奶也看得很透:“我們畢竟相差了那麼多歲,我比她奶奶年紀還大。慢慢來嘛,我也不想因為沒收房租,就用條條款款約束她。”

一天天地過去,媛媛住在新家已經一個多星期了。之前出差了一段時間,媛媛沒在,汪奶奶倒是有點想念。

兩個人之間依然有疏離感,卻不陌生了。

年輕人愛睡懶覺,早上出門總是匆匆忙忙,媛媛來不及吃早飯,也不麻煩汪奶奶。晚飯也都是在外面解決。“有時候下班早的話,我吃好飯回去,看到奶奶在做飯,我就會看看她怎麼做飯的。”

汪奶奶有時候絮絮叨叨,媛媛就聽著。只要奶奶在客廳里,她就不會關臥室門。“其實挺多時間,她自己看看報紙,我刷刷手機,然後說上幾句話,我會監督她量血壓。

汪奶奶最近買了智能手機,媛媛教老人用微信,發朋友圈。

媛媛的房間里,私人物品很少。因為她原來的房子還沒退租。“畢竟我們才相處了一個多星期,我覺得還是要磨合,給奶奶和我自己都留有餘地。”住在這裏的時候,她都是帶著換洗的衣服和洗漱用品,週末她會回出租房,也給汪奶奶和女兒留空間。

不少老人都想找個人陪陪自己

這是一次比較大膽的嚐試。

長慶街道6個社區戶籍總人口42490人,其中60週歲以上老人有16740人,80週歲以上老人2569人,街道老齡化程度很高。

為了進一步營造尊老、敬老、助老社會氛圍,切實解決獨居、孤寡、空巢等老人生活照料、精神慰藉等問題,充分整合社會資源,長慶街道首試“老青互助”養老新模式。

何為“老青互助”養老新模式?

即從孤寡、獨居等困難老人的實際生活情況及主觀意願出發,調動轄區單位年輕群體的積極性,以駐家生活互助的形式,形成年輕人、老年人居家結對的創新養老服務模式。年輕人與老年人一一結對,老年人為年輕人提供與其共同的居住場所,年輕人為老年人提供日常健康照看與簡單的生活協助。以此搭建“朝”“夕”二代互助溝通的橋樑,讓老年人生活更便利,減少生活中的一些安全隱患;讓年輕人居有定所,享受家庭溫暖陪伴。

“老年人首先要願意與年輕人共處,同時住所至少有兩室一廳且相對整潔,就可以報名加入‘老青互助’項目。我們有篩選標準和服務協議,主要解決空巢老人精神孤獨、知識老化和生活中缺幫手的問題。年輕人則能減輕租房壓力,有相互陪伴、相互取暖的現實意義。”長慶街道公共服務辦公室主任陳紅說,在街道的走訪過程中,有70多戶獨居孤寡老人都表示想找個人陪陪自己說說話。

事實上,“老青互助”項目的雙方不僅需要“緣分”,也還有很多現實問題要考慮,比如萬一出現糾紛怎麼辦,如果屋裡物件損壞了怎麼辦……而且,老人們的要求也不低,對同住年輕人的職業、工作場所、相貌、脾氣都有很具體的要求。

“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要住在一起,所以我們在牽線的時候非常謹慎。我們要對老年人負責,也不能委屈了年輕人。眼下這種模式也是在探索階段,之後就算推廣,可能也會是一戶一方案。”

來源: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 楊茜 通訊員 陳潔 金煥英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