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對H1B開刀為何徹底激怒矽谷?這是科技人才基石
2020年06月24日04:48

  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矽谷

  矽谷被徹底激怒了。在威脅和試探調整移民政策數年後,美國總統特朗普終於藉著疫情的原因,開始對合法工作簽證下手。而他這一次的打擊目標,則是矽谷的人才儲備基石——H1B工作簽證。

  終於對H1B下手

  美國總統特朗普週一簽署行政命令,自6月24日開始暫時停止頒發部分簽證,至少會延續到今年年底。受影響的簽證類型包括:H1B(技術工作簽證)、H2B(短期工作簽證)、H4(H1B的配偶簽證)、L1(跨國公司管理人員簽證)以及J1(訪問學者簽證)。但持有有效簽證與身在美國的均不受影響。此外,由於美國對諸多國家依舊實施旅行禁令,這些國家的公民即便持有有效簽證也無法入境美國。

  特朗普在行政命令中表示,在新冠疫情導致經濟收縮的特殊情況下,一些非移民簽證項目給美國工人的工作機會帶來了威脅。限製移民入境意在幫助美國經濟從新冠疫情的打擊中恢復,使得美國公民優先得到工作機會。由於此前疫情導致的經濟停擺,過去幾個月美國一度有超過3000萬人失業。儘管隨著各州經濟逐步重啟,上個月美國官方失業率已經回落到13.3%,但目前還有2100萬人失業。

  過去幾個月特朗普政府已經推出了一系列針對合法移民的限製措施。今年4月特朗普已經簽署行政命令,暫止凍結綠卡發放60天;昨天他也順眼了這一禁令。據美國媒體報導,他的移民政策顧問米勒(Stephen Miller)當時就想拿H1B工作簽證和OPT項目(外國學生在美國畢業後找工作的許可)開刀,但最終在商界的強烈反對下和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的建議下,特朗普並沒有採取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短期農業工作簽證不在臨時工作禁令的影響範圍。這主要是因為美國農業地區大多是共和黨的忠實選民,而主要來自美洲地區的外國短期農業工是美國農業的重要勞動力來源。以加州農業為例,採摘水果的工作大多都是由墨西哥農民來完成,很難找到美國農民來替代這些勞累又低薪的體力工作。

  特朗普的行政命令無法取代國會法律,因此他不能徹底取消上訴簽證項目,但總統卻可以通過行政命令暫停境外使領館發放這些簽證,阻止他們入境美國。據美國移民理事會(American Immigration Council)估計,從2019財年的數據判斷,這次簽證限製措施會導致超過55萬外國國民無法入境美國。

  矽谷人才儲備基石

  H1B是美國向外國技術人才提供的非移民臨時工作簽證,每年頒發8.5萬張(其中2萬張保留給碩士以上學位)。簽證有效期三年,可以續延一次。H1B簽證必須由僱主申請,僱主必須在六年內為簽證持有者申請永久居留。如果僱傭關係結束(失業或者跳槽),簽證持有者必須在兩個月內找到新僱主為他申請,才能繼續留在美國。

  需要指出的是,雖然H1B的簽證有效期三年,但入境有效期卻只有一年。如果持有者離開美國,就必須每年重新去境外續簽。這也是特朗普此次行政命令的限製方式。只要使領館暫停發放簽證,大量簽證持有者就會因為無法獲得續簽,而無法入境美國。據行業智庫機構移民政策協會(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估計,會有21.9萬名工作簽證持有者因為特朗普的行政命令無法入境。

  美國四分之三的H1B簽證都用在了科技行業。美國移民理事會的統計數據顯示,美國39%的軟件工程師、27%的電腦程式員、28%的電子工程崗位都是外國移民;而加州的比例更高,42%的技術工作崗位都屬於移民。矽谷科技公司招攬海外科技人才,大多數都是用的H1B簽證。每年都有數以萬計的海外人才或是從美國高校畢業的國際學生通過這一簽證,進入矽谷科技行業工作。

  毫不誇張的說,H1B工作簽證就是矽谷科技公司的人才儲備基石,海外科技人才是矽谷科技創新的半壁江山。為了努力留住H1B技術人才,2015年奧巴馬政府還出台新政策,允許部分H1B簽證的家屬,即H4簽證持有者申請在美國合法工作。

  雖然特朗普無法直接取消H1B工作簽證項目,但他可以通過諸多行政指令手段,對H1B工作簽證施加各種限製條件,要求美國公司優先考慮美國公民。在過去幾年時間里,美國政府的移民USCIS通過提高H1B的收入要求和證明材料等審批標準,推動H1B工作簽證的複審率(RFE)和拒簽率持續上升,打擊了美國公司為海外人才申請H1B的積極性。

  由於H1B簽證申請頻繁被拒,一些美國公司已經不願意再花費資源為海外人才申請工作簽證。因為一旦H1B被拒,不僅浪費了人力和資金,還要重新尋找合適的僱員。在這種不確定性氛圍的影響下,H1B工作簽證的申請人數已經較奧巴馬執政時期明顯下滑。即便是矽谷大型科技公司,也開始將H1B簽證額度留給最核心的技術工種,非STEM技術專業的畢業生越來越難找到工作機會。

  矽谷巨頭集體憤怒

  此前不斷累積的不滿情緒影響下,特朗普此次拿H1B工作簽證開刀遭到了美國商界,尤其是矽谷科技公司的集體憤怒。各大科技巨頭都發表聲明,反對特朗普此次限製H1B簽證持有者入境。Google和微軟兩位印度裔CEO最初也是拿著H1B簽證在美國工作。

  代表美國大企業利益的遊說機構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CEO多納霍(Thomas Donohue)發表聲明稱,給工程師、管理人員、IT專家、醫生護士和其他工人貼上“不受歡迎”標籤,這非但不能幫助美國,而且還會拖累美國。對美國移民製度進行限製,會導致投資和經濟機會外流,延緩美國經濟增長和減少就業機會。由於特朗普上台之後的系列貿易戰、反全球化和限製移民措施,他和美國商會的關係也明顯惡化。

  AppleCEO庫克表示,“和Apple一樣,美國這個移民國家一直從多元化獲取活力,從美國夢中獲取希望。沒有這兩者就沒有繁榮。對這一公告深感失望”。GoogleCEO皮查伊表示,“移民對美國經濟成功起到了巨大作用,推動美國成為全球科技領先者,也幫助Google有今日之成就。我們對這一聲明感到失望,會繼續站在移民一邊,努力為所有人擴大機遇。”

  TeslaCEO馬斯克表示,自己非常不認同特朗普政府的這一決策。“就我經驗而言,這些技術工人會創造就業崗位。簽證改革有一定道理,但這樣做打擊面太廣了”。馬斯克自己就是來自南非和加拿大的移民,他在美國上學之後在矽谷創業。Twitter全球政策主管福拉尼甘(Jessica Flanigan)表示,“這一政策最終會損害美國經濟,動搖了美國最偉大的經濟資產——多樣性。單方面的毫無必要的損害美國對全球高科技人才的吸引力,這種行為是短視的,也會深深損害美國經濟實力”。

  微軟總裁史密斯(Brad Smith)表示,“現在不是分離美國和全球人才的時刻,也不該製造不確定性和焦慮。當美國需要的時候,移民總會給美國帶來貢獻”。亞馬遜發言人表示,“阻止高科技職業人才進入美國,阻止他們為美國經濟恢復帶來貢獻,只會讓美國的全球競爭力面臨危險。歡迎全球最優秀最出色人才進入美國,這一點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亞馬遜會繼續支援和努力留住他們,以增強美國經濟。”

  不惜手段挽救選情

  從2016年競選時起,特朗普就一直將反外來移民作為自己的競選綱領,吸引他的保守派選民。除了積極採取措施阻止和遣返非法移民之外,他還提議對美國移民製度進行改革,根據收入貢獻實施評分製度,取消多元化移民綠卡抽籤製度。不過因為民主黨議員的強烈反對,他的這些議案並沒有得到國會批準。

  此次新冠疫情帶來的失業大潮,給了特朗普政府對合法工作簽證開刀的最好理由。儘管此舉並沒有多少實際價值,反而會影響到美國企業的競爭力,但卻可以用強硬姿態來取悅他的基本盤選民,轉移民眾對他應對疫情不利的批評,迎合目前大量失業在家的中低收入民眾的不滿情緒。

  大選還有不到4個半月時間,特朗普急切需要提升自己的選情。由於新冠疫情和種族問題應對不利,特朗普近期民意支援率大幅下滑,即便是右翼媒體Fox的民調結果,都顯示他已經落後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超過10個百分點,在諸多決定大選成敗的搖擺州更是處於明顯下風。選情告急也是特朗普近期不顧疫情嚴峻形勢,急匆匆重啟連任競選活動的主要原因。

  問題是,凍結H1B簽證的措施能讓失業美國民眾頂上這些工作崗位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四分之三的H1B工作簽證都在高科技行業,這些工作崗位並不是目前失業的美國普通民眾可以替代的。阻止H1B簽證持有者入境只會讓美國高技術公司失去優秀的技術人才,影響到矽谷科技公司的研發實力。

  高科技移民非但沒有搶奪美國人的工作機會,反而會給美國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矽谷原本是美國夢的最好代表。美國官方統計數據顯示,矽谷聖克拉拉地區38%的人口都是外國出生的。這裏近半數的創業公司都是由外國移民創辦的,其中包括了Google、英特爾、雅虎、WhatsApp等巨頭企業。美國政策國家基金會(NFAP)統計,單是50家移民創辦的獨角獸企業就價值超過2480億美元,平均每家公司創造了1200個工作崗位。

  針對特朗普的這一反移民舉措,民主黨候選人拜登駁斥表示,“這隻是特朗普政府又一次轉移視線的操作,掩蓋自己無法有效領導應對疫情的無能。移民有助於美國經濟增長和創造就業。特朗普不能這樣尋找替罪羊。”在贏下民主黨初選,民調明顯領先特朗普之後,拜登的籌款能力已經顯著提升。今年5月份拜登陣營總計籌款能力達到了8080萬美元,首次超過了特朗普陣營(7400萬美元)。

  儘管特朗普拿H1B工作簽證開刀,讓矽谷科技巨頭們集體憤怒,但他們並不能改變白宮的行政命令。此外,在未來的幾個月時間,選情落後的特朗普或許還會繼續打出更多的反移民牌來迎合他的保守派選民。或許只有11月的大選可以結束這一切。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