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影視產業供給質量,走可持續發展之路
2020年06月25日00:44

原標題:提高影視產業供給質量,走可持續發展之路

文化和旅遊部市場管理司日前對《劇院等演出場所恢復開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恢復開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娛樂場所恢復開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進行了修訂調整。指南第二版明確,消費者娛樂、上網時間不超過兩小時;疫情中高風險地區,建議暫停營業。

此次修訂落實常態化疫情防控要求,結合當前疫情發展新形勢新變化,針對夏季重點場所疫情防控特點,增強疫情防控措施的針對性、科學性、有效性和可操作性。

按照以上相關要求,需要堅持有序開放,在充分做好防疫措施的情況下,在低風險地區,經當地黨委、政府同意,可以舉辦營業性演出活動。同時,堅持預約限流。恢復開放的演出場所應當嚴格執行人員預約限流措施。劇院等演出場所觀眾人數不得超過劇院座位數的30%,應當間隔就坐,保持1米以上距離。

受疫情防控影響,國內電影院線仍未營業,影視拍攝復工也尚需時日。根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截至本月中旬,今年有1.23萬家從事與影視相關的公司被註銷或吊銷。

當前影視行業面臨的問題,不僅是疫情帶來的挑戰,也是影視產業內一些泡沫破裂疊加疫情帶來的雙重挑戰。因此,中國影視產業面臨的不是短期的運營壓力,而是未來應如何發展的挑戰。整個產業應該在此暫時的停業期間多一些行業性反思和探索。

5年前,在流動性過剩的環境中,影視作為新興行業成為熱錢追逐的焦點。當時行業發展有較大的市場成長預期,大量“小鎮青年”湧入影院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票房紀錄,一些風險投資支援的視頻網站天價購買影視作品。影視原本是高門檻行業,由於大量熱錢湧入以及在缺乏專業人才基礎上的規模性膨脹,導致了一些賺快錢的投機性活動。

為了在高風險的市場中提高贏利的確定性,影視行業中有部分人放棄專業主義,而更加倚重互聯網流量。具體表現為:一是傾向於給予流量明星天價片酬,如“小鮮肉”們,導致市場上出現了一些流量造假炒作的現象;二是“唯IP論”,將已經有龐大粉絲或讀者群體的IP開發成影視作品。這意味著將創作主導權的一部分寄託在市場數據上,而對創作本身的價值不夠重視,曾導致一些內容質量不佳的作品出現。

市場對這種低成本的投機行為的包容度有限,影視產業的泡沫很快破裂。自2017年開始,中國電影票房的高速增長突然放緩並出現拐點。證券市場的影視指數(884782)自2016年的3000點以上持續下跌到今天的1000點上下。其中影視龍頭華誼兄弟2015年曾創下32元的股價高點,2016年持續下跌至今,股價只有3元多。

據統計,2019年國內甲級影視製作機構數量為73家,較上年減少40家,影視公司註銷數量達到3313家。頭部劇集價格由2017年的750萬—1000萬元/集回落至2019年的672萬元/集。16家影視上市公司中,僅有光線傳媒及完美世界實現了營業收入同比增長,但淨利潤全部下滑,其他一些公司面臨虧損。

這表面上與行業內的熱錢退潮有關。在防範金融風險的大背景下,流動性過剩在治理影子銀行的過程中逐漸收斂,投向視頻平台的資金也大幅減少。用於影視製作以及收購影視作品的資金同時減少,導致行業泡沫破裂。與此同時,市場需求也發生了變化,一些精良製作的劇集吸引了大批觀眾,而短視頻、微綜藝的崛起,佔用了用戶更多的時間,觀眾對於影視作品的內容有了更高的期待。從影視業比較成功的經驗看,影視製作都是高度專業化的產業,有一套工業化的開發和創作模式。

疫情最終會得到控製,產業資金也會回流,中國人精神文化消費需求也正日益增長。作為擁有14億人口的大市場,中國影視產業的潛在市場規模龐大,應該進一步提高有效供給能力,更重視作品的質量。這一段時間行業的“暫停鍵”,實際上給了從業者一個思考的機會:如何利用專業主義提高影視產品的供給質量,並建立一套中國產業發展模式,是決定影視業何時擺脫困境,走上可持續發展的關鍵。

影視產業的潛在市場規模龐大,應該建立一套中國產業發展模式。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