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配音藝術家劉廣寧逝世,“在錄音棚,我感到最踏實安定”
2020年06月25日12:17

原標題:著名配音藝術家劉廣寧逝世,“在錄音棚,我感到最踏實安定”

編者按:

據中國配音網消息,著名配音表演藝術家、國家一級演員劉廣寧6月25日淩晨在上海逝世,享年81歲。

劉廣寧參與配音的中外影視片(劇)約千部(集)。她曾為《葉塞尼婭》《苔絲》《尼羅河上的慘案》《狐狸的故事》等眾多譯製片配音,還曾為《天雲山傳奇》、《沙鷗》、《胭脂》、《夜上海》等國產片、電視劇配音,並參加廣播劇演播。

1982年,她配音的《苔絲》獲文化部最佳譯製片獎。1987年,她憑藉《天使的憤怒》中詹尼弗的成功配音,獲第五屆“大眾電視金鷹獎”最佳女配音演員獎。她也因音色甜美動聽,被觀眾譽為“銀幕後的公主”。

在她的自傳《我和譯製配音的藝術緣》(三聯出版社)中,她如數家珍般地細心攝錄下一個個躍動在她記憶深處中的老友、同事的真實鏡頭,描繪了老一代配音藝術家一輩子隱匿在銀幕背後默默奉獻的神採風貌。本文為自傳選摘。

這塊福地

1976年上海電影譯製廠從萬航渡路618號正式搬遷到了永嘉路383號,當時確有依依不捨的感覺。雖然618號老廠的工作場所簡陋,不僅和美術電影製片廠合用,且只占了少部分地方,但這是我配音工作生涯的發源地,是我事業的起點。十六年來我從一張白紙到能畫出較為像樣的圖畫,這地方有好多難忘留戀之處。但此舉是上譯廠的一大發展,是跨前了一大步,我還是高高興興地隨大家一起告別了老鄰居美影廠,搬遷到了永嘉路新廠址。

永嘉路383號原先只有一座小洋樓,前面一塊空地,原是舊中國四大家族之一孔祥熙家的產業,1949年後由人民政府接收過來。我們遷入前據聞是“蘇僑協會”的辦公處。這個地點在“文革”後期還在譯製內部參考片的時代就已被選定了。聽說原因之一是從這裏把內參片送到康平路“康辦”審片或那裡的領導來這裏看片路途較近亦較方便。當時還計劃進口一套先進的技術設備,可以在廠里進行後期的影片混合錄音,而不必再送到較遠的電影技術廠去完成。可後來此事沒了下文。原來為了打算混合錄音而新建造的大棚成了放映電影的場子,後來還對外接收包場(放映的大部分是剛譯製完成還未公映的影片,為的是先睹為快,少部分是內部參考片,通過一定的手續批準接納一些單位的包場)。

舊有的小洋樓做了辦公樓,底層一邊是廠長、書記等幾位領導的辦公室,另一邊是行政人員辦公室(生產辦、打字室、醫務室等);二樓是演員室和翻譯室,底層和二樓之間拐彎處的後樓則是會計室(每月領工資時人出人進最熱鬧了)。三樓是尖頂的,有個小陽台,成了圖書館。而大門口傳達室就仍由此處原來的傳達人員擔任(因在老廠是和美影廠共用,上譯廠並無獨立傳達室),這位可是抗戰時期的老革命,山東老大爺。時光流逝,現在他離休後頂替進廠的女兒亦已從我廠退休多年了。此是題外話了。

我看到小洋樓現在的照片,顯然是已修繕過的了。因為原來二樓朝南的大陽台裡面就是演員室。大陽台上是羅馬式的石頭柱子欄杆,而照片上的是重新改裝的現代欄杆了。當年大陽台上擺滿了養著各種花草的大小花盆,這是喜愛花草的同事們精心培育的。因為大陽台光照充足,而當時大家住房條件有限,就把各自的“寵物”帶來“寄養”。大陽台像個小花園,色彩繽紛煞是好看。

由於工作場所需要,在我們搬遷過來之前就已在小洋樓前面的空場動工加建。除了上文所述新建了原欲作混合錄音用的大棚外,正對小洋樓建造了二層技術樓,底樓是對白錄音棚、放映間等,二樓則供剪輯、錄音等技術部門所用。後來隨著工作任務加重及人員增多,又擴充、加建了三樓。不僅如此,在大棚後面還辟了一個可供電視劇對白配音的小錄音室,緩解了錄音棚緊張的困難。記得有一次我正在這小錄音室給日本電視連續劇《三口之家》對白配音,突然聞到一股煤氣味,可開始其他同事並未聞到。我雖有鼻炎,可嗅覺還不錯。後來請廠里的技工來檢查,果然是因為緊靠大棚的食堂廚房裡的煤氣漏氣,從通風管道竄到了小錄音室。我小時就因嗅覺較靈敏,媽媽稱我是“狗鼻子”,這次還真派上了用場。

永嘉路383號可真是塊福地,自從搬遷至此,上海電影譯製廠可謂蒸蒸日上,欣欣向榮。技術條件、錄音棚環境大大改善。改革開放也迎來了譯製片的春天,那些年譯製了不少優秀的經典外國影片、電視劇,加上以前的部分內部參考片也可以上映了,廣大觀眾給我們以極大關注。當時上譯廠實力雄厚,配音演員班子老、中、青聲音色彩行當齊全,藝術凝聚力強,《尼羅河上的慘案》等影片就是佐證。有不少著名外國電影演員來廠參觀訪問,互相交流。記得我曾參加接待的就有日本的高倉健、栗原小卷、吉永小百合、中野良子、倍賞千惠子,美國的格里高利·派克、德博拉·拉芬,法國的阿蘭·德龍。我們不僅譯製外國影片,而且很多國產片、中外合拍片爭相來廠做後期對白配音。其中有英若誠導演、美國演員出演的根據巴金著作《家》拍攝的同名電視劇,李連杰演的第一部武打片《少林寺》等,都給配音演員提供了寶貴的實踐機會。我也曾給多部國產片加工配音。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