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臉紅到今天的男團還有誰
2020年06月26日19:54

原標題:不看臉紅到今天的男團還有誰

原創 毒Sir Sir電影

Sir今天這篇推送有年齡限製。

你看過這個畫面嗎:

你為他倆哭過嗎:

你家裡能翻出這樣一個奇怪的東東嗎:

你又幻想過長大之後能駕駛它嗎:

如果以上答案都是肯定。

恭喜,今天這篇就是為你準備的。

都是否定?

特別恭喜,因為你還年輕。

現在入坑,還不算晚。

《澤塔奧特曼》

新生代奧特曼驚喜之作。

情懷的力量有多恐怖?

剛開播就占領日本熱搜第一,豆瓣衝上9.1。

但它火爆,絕不只靠情懷。

20年前的奧特曼和今天的奧特曼有什麼不同?

剛開始,Sir覺得幾乎也差不多。

怪獸出場,群演疏散。

超人出場,帥氣pose。

意思意思打兩拳。

叮咚,叮咚,叮咚……

沒電了。

撒點雞湯,加油打氣。

使出絕招K.O.

就這?

當然不。

實際上,奧特曼從60年代誕生後,一直都在持續推出新作。

只不過作為全球最火熱的IP之一,後續發展因時代進化而逐漸式微,幾乎一度被淡忘。

《澤塔奧特曼》是新生代奧特曼中的代表之作。

製作、經費、細節,全方位肉眼可見的升級。

不少80、90後,在彈幕灑淚。

不少鏡頭,竟然讓Sir這樣的老人也激動了一把。

先說打鬥。

各種炫目的特效持續高潮。

眼看快打不過了,澤塔定了定神,好像在醞釀什麼。

手一揮,頭一搖……

臥槽。

使出一招——

迴旋風火輪の閃電雙節棍。

沒完。

怪獸這邊也不好惹,怒了。

原地蓄力,發招——

這特效,差點把Sir閃瞎了。

這是奧特曼,你敢信?

當然,這些畫面在科技發達的當下算不上什麼。

真正的心思,都藏在細節里。

新生代奧特曼最突出的特點——更有“人味”了。

從2015年的艾克斯奧特曼開始,劇集就為奧特曼賦予了說話的能力。

《澤塔》延續了這一設定。

於是,你能看到奧特曼本體,與人類主角一邊戰鬥,一邊相互吐槽的互動。

更用心的是,這個特點也被悄然融合在打鬥中。

一個讓Sir驚訝的細節。

澤塔剛出場,打鬥風格還是正常的搏鬥,沒有太多招式展現。

而當他與遙輝合體後。

第一個動作,就是一套跆拳道連招。

為什麼是跆拳道?

劇照透露了,主角遙輝是練過的。

這樣的設計,將原本機械的打鬥提升了一個層次。

讓劇情更加豐滿,兩人的命運既相互聯結,又彼此獨立。

同樣升級的。

還有鏡頭運用的質感。

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但它的存在會不自覺讓你覺得……

奧特曼似乎……變高級了?

Sir簡單拿幾處亮點說說。

有些鏡頭是為塑造人設的。

賽文加出場。

都知道,賽文加像是地球戰隊的吉祥物,作為地球最先進的巨型武器之一,它雖然強大。

但也有致命缺點。

體型笨重,動作遲緩,而且每次只能戰鬥一。分。鍾。

這也讓它成為一個打醬油的呆萌存在。

就算是打醬油的角色,劇組也花足心思。

比如,硬件的更新換代。

改進後的賽文加,可以換電池了!

而且,每塊電池提供的戰鬥時間足足擴充到……兩!分!鍾!

別笑。

對它的出現,可是給足了排面。

從天而降時,給出眼神特寫:

燈亮,皺眉。

進入了“我生氣了誰也別惹我”的戰鬥狀態。

不過,一邊降落還一邊不忘用大喇叭喊著:

“賽文加降落,請注意避讓……”

三兩個鏡頭,就把賽文加厚厚的機甲下,那個呆萌卻又暖心的形象刻畫好了。

高級不?

還有些鏡頭,是提加強戰鬥沉浸感的。

Sir印象最深,一個高速移動的偽長鏡頭。

怪獸和超人扭成一團衝進一座大廈。

鏡頭跟隨兩者穿過建築內部,從微觀的辦公室,到整棟大廈爆破,最後衝上天空。

一氣嗬成,臨場感十足。

類似的畫面幾乎貫穿著打鬥中的每個動作。

一個落地,震起滿屏的瓦礫;

一個揮拳,機甲摩擦出火光四濺。

能看出,劇組在努力精進著這一古老IP的表現力。

的確。

《奧特曼》就算製作得再怎麼炸裂,它始終是面向兒童的作品。

而且在當下00後的眼中,更像是上個時代留下來的古董。

人穿著道具服在一堆模型里跑來跑去,和現代CG狂拽酷炫的特效片相比……

也太土了。

Sir看《澤塔奧特曼》大多也因為情懷。

但這情懷並非淺顯的懷念。

而是從它的各種用心中,Sir看到了真正的傳承。

特攝片所特有的,古樸的工匠精神。

“特攝”原義是一種特效技術。

採用模型、銀幕合成等特殊技術來製作出現實中不存在或不可能存在的事物,但又是在依託現實場景之上的。

如果說動漫是二次元的,那特攝就是 2.5 次元的。

1954年,日本第一部怪獸特攝電影《哥斯拉》上映,在那之後很長時間,歐美電影界開始流行皮套和等比例模型拍攝,比如1993年史匹堡執導的科幻冒險電影《侏儸紀公園》。

在日本,以1966年圓穀英二執導的《奧特曼》系列、1973年竹本弘一執導的《幪面超人》系列為代表,特攝片在日本影迷心中具有不可動搖的地位,也是日本重要的文化輸出。

而在中國,香港電影導演徐克執導的《青蛇》、監製的《倩女幽魂》都運用了不少特攝片的技術。

一開始,特攝片只是技術沒跟上的權宜之計。

後來越來越多的影人加入,用有限的技術、人力、物力去儘可能還原自己心中的科幻世界。

你們可能看過這個動圖:

早期奧特曼的拍攝現場。

沒有特效,沒有高科技輔助,純手工營造“大片感”。

此外,拍攝前劇組還要準備各種精細的微縮模型。

讓背景看起來足夠逼真。

簡陋的設施並沒有把創作者們逼退。

反而激發他們的創作欲和鑽研精神。

一個變身場景,反複打磨。

拿人氣非常高的賽文奧特曼來說,怎麼拍出讓眼睛發光的效果?

答案:把煙火放在有釘子的板上來回打轉。

劇組進行了多種嚐試,耐心地去完成細緻的作業,才有了幾個可以用的畫面。

這就是1967的“特效”:

這是1972年 ,艾斯變身,難度不止翻倍。

△ 這個跟頭也是服氣的

當時的特攝創作者,心中都只有一個理想:

把這世界上最不可能存在的東西,最真實地還原在你面前。

無論耗費多少人力、時間。

比如對怪獸的設計。

千奇百怪,但都遵循一個神聖的原則。

“怪獸設計三原則”:

1必須融入獨創性;2拒絕三頭六臂式的畸形化;3 拒絕滿身瘡痍、血跡斑斑、讓人感到不適的形象。

怪獸的形象由專業出身的美術家來做設計,結合古希臘、古埃及等藝術文化,把生物、繪畫、物質等融合再重構。

所以,這些怪獸不僅是代表邪惡的想像力結合。

它們更是融合藝術、宗教、歷史的符號。

——指代這個世界更神秘的另一面。

這樣的“較真”,常常導致預算不夠。

在拍攝賽文奧特曼的時候,用了六個月的準備時間,讓原本寬裕的預算變得緊迫。

到了配樂,預算沒了,怎麼辦呢?

為了烘托壯大的宇宙觀,導演還是要堅持40人的管絃樂隊。

沒有那麼多預算,只能僱傭一天。

於是,在一天的時間里,就錄完了整整 26 集所有的配樂,一共 70 多首曲子。

作曲家冬木透回憶,當時自己就在錄音室,他們錄音的同時,他就在隔壁房間譜曲(簡直音樂界版的“飛紙仔”)。

作品是趕出來的作品,但質量一點不含糊。很多曲子都被沿用下來,成為經典。

這,是無數影人在背後,孜孜不倦的用心付出、精心打磨。

即使寫著“兒童片”,即使是拍給小孩子的,但無論是技術上、內容上都不會有任何的敷衍和輕視。

奧特曼形象的創造者——日本著名雕刻家、藝術家成田亨在 36 歲時創造出了初代奧特曼的形象。

他的妻子在採訪中回憶起他的原話:“正因為是給孩子看的,所以很重要。”

一群較真的大人們,在這個冷冰冰的世界里,守護著孩子們發燙的夢想。

而每一個孩子的著迷,也讓這些大人們得以繼續自己的夢想。

這是獨屬於那個時代的幸運。

儘管這樣的情懷無法複刻。

但到今天。

主題曲一響,那副塑料戰衣一出現。

你還是能感受到它的餘熱。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五一的夏天

原標題:《不看臉紅到今天的男團還有誰》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