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沒心情工作?對不起,這鍋天氣可不背
2020年06月29日09:59

原標題:下雨天沒心情工作?對不起,這鍋天氣可不背

澎湃號·湃客“懂點心理學”專欄由華東師範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的師生撰寫,內容聚焦時事熱點,科普生活知識,涉及親子教育、家庭關係、職場之道等諸多方面。將心理學應用於日常,讓生活更加精彩。

撰文/ 朱悅 應用心理學學士

段錦雲 華東師範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教授

運營/ 楊曉

1982年,秘魯政府軍與反政府武裝組織“光輝道路”之間爆發了一場流血衝突,同年,厄爾尼諾-南方濤動事件席捲了該國的馬鈴薯田。38年後,2020年尚未過半,美伊鬥法、美國反種族歧視抗議浪潮等各類事件頻發,同時,2020年的厄爾尼諾也已然形成。氣候的顯著變化與人類衝突之間的關係,從逸聞趣事的角度來說,已經由來已久。但這種關係的背後,是否具有科學的解釋,我們不妨考慮氣象心理學(Meteorological Psychology)的視角。

1 好天氣放飛心情,壞天氣一心工作

氣候因素作用於人體感官,繼而影響個體心理,具體表現在情緒和認知兩方面。

1.1 情緒

秋意引愁,孟浩然道“愁因薄暮起,興是清秋發”,辛棄疾講“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心理學說“季節性情緒障礙”……季節性情緒障礙(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SAD)可謂悲傷本傷,它是一種每年同一時間反複抑鬱的綜合徵,通常發生於秋冬季節,因此又稱“winter depression”(冬季抑鬱症)。

有關SAD的假設繁多,其中一個較為肯定的觀點是,秋冬季節日照時間的減少是引起SAD的主要原因;該假說得到了以下兩點的支持:維度越向北的地區,SAD發病率越高;通過人工光照可使部分病人的症狀得到緩解。此假說表明,光照對於消極情緒有抑製作用,Kööts 等(2011)的研究也證實了積極情緒與溫度和亮度的正相關關係。

研究者大多從生理層面出發,來解釋天氣對情緒影響的內在機製,比如天氣的改變會導致如血壓、血清素、多巴胺等的變化,從而影響情緒。

1.2 認知

正如《Both Sides Now》歌中唱的那樣:“So many things I would have done, but clouds got in my way”(曾幾何時有多事想要實現,都是那重重的雲遮蔽了前路),似乎陰雨天更加適合肥宅鹹魚式的生活。

在Julia和Gino的研究中,198名成人受訪者中的絕大多數人也曾表示“不快樂的陰雨天=低產低效”,但是兩位研究者卻用四項研究打破套路,為“陰雨天=高績效”正名。

研究一,將日本一家銀行僱員兩年半時間內數據錄入工作的績效與當日天氣數據配對。

研究二,基於美國在線勞動力市場的研究。來自天氣狀況迥異的地區的被試需要修改有26處拚寫錯誤的文章,並填寫情緒狀態(控製變量)問卷和包括天氣、郵政編碼在內的人口學信息問卷。

研究三,基於美國在線勞動力市場的研究。被試被要求想像好天氣或者壞天氣,隨後需要寫出不超過十個的與工作無關的活動並對其吸引力評分。

研究四,實驗室研究。實驗分別在好天氣和壞天氣內進行,實驗組被試暴露於戶外活動的照片中,並被要求對活動吸引力評分,選擇最喜愛或最經常參加的活動加以描述。控製組則在未暴露於戶外活動的基礎上被要求描述他們的日常生活。之後被試需要進行數據錄入工作,填寫包括情緒狀態、主觀天氣感知和人口學信息在內的問卷。

四項研究的結果證實了假設:好天氣會降低需要專注的工作的績效,認知干擾在其中起中介作用,也就是說好天氣會增加戶外活動的吸引力和顯著性,從而增加認知干擾。

但是,研究者提出,這種影響可能是由工作的種類造成的,需要專注的工作更容易受認知的影響,而需要創造性的工作更容易受情緒的影響。因此,晴天引起的積極情緒有可能利於創造性工作的績效。

此外,綜合來看,在舒適天氣里,人們更傾向於通過直覺思考;在略微偏離舒適值的微冷天氣里,個體認知水平最佳。Cheema和Patrick研究發現,被試在偏離最佳溫度(22攝氏度)正負3度的同等環境下,在19攝氏度的環境中,被試的認知表現要比在溫度更高的環境中平均高50%左右。這樣的表現是由於,在處理複雜任務時大腦需要葡萄糖作為能量,而高溫天氣時葡萄糖被更多地用來進行體溫管理,缺乏足夠的資源維持大腦的縝密運算過程。

2 好天氣邂逅愛情,壞天氣逃離犯罪

天氣除了對個體的情緒和認知產生作用外,還會影響個體行為,如人際親和行為、反社會行為和消費行為等。

2.1 人際親和行為

Cunningham在1979年發表論文,提出並檢驗了“陽光善人(Sunshine Samaritan)”的假設,即在日照強度較高的天氣里,助人行為發生的頻率更高。相應地,另一項研究在控製溫度之後,發現男性向女性索要電話號碼的搭訕行為在晴天成功率也會更高。

而與微冷的環境(15~18攝氏度)對認知的積極影響不同,個體處於溫暖環境(22~24攝氏度)時,會表現出更高的社會臨近性(Social Proximity, 即描述事物時偏好使用更為具體而非抽像的語言)和更多的從眾行為。

近年來,研究者認為天氣對於人際親和的影響源於具身認知,就是說生理感受到的溫暖引發了心理上的溫暖感(Fay & Maner, 2012; Wei, Ma, & Wang, 2015; Williams & Bargh, 2008),如溫暖的環境中人們更願意助人、也更會對他人做出善意評價。

2.2 反社會行為

犯罪社會學中的“日常行為理論”(routine activity theory)認為,犯罪行為的發生需要滿足三個條件:有犯罪傾向的實施者、合適的受害者以及兩者能共處的犯罪場所。由此出發,在舒適的天氣里,人們更願意出行和社會交往,導致與潛在犯罪實施者接觸的可能性提高,戶外人際犯罪行為因此增多。但謀殺受此影響不大,主要是因為謀殺大多發生在熟人或相識者之間,受戶外活動製約較小。

天氣和反社會行為之間關係的解釋,除了上述提高犯罪可能性的認知路徑外,還存在著情緒中介機製,特定的天氣變化會導致負面情緒的產生,而這些情緒進而會降低個體自控感、提高對風險的容忍程度、增加攻擊性,此時反社會行為就會增加。

2.3 消費行為

天氣可通過對消費心理的作用,進一步影響消費行為。即使是天氣預報的信息,也可能會對當下的消費決策產生影響。在溫暖的晴天,人們更願意付小費(Rind, 1996);面對突如其來的狂風時,人們傾向於規避風險(Nguyen & Noussair, 2014)。

對此,有研究(李晨溪, 姚唐,2019)基於大數據時代的背景,提出了不同情景下的氣象狀態會通過不同的心理影響消費行為的構想。具體來說,靜態的實時氣象因素、動態的氣象變化和可知的未來氣象因素,分別通過情緒因素、風險認知因素和計劃性偏差(projection bias)因素,對消費行為產生影響。因此,上述天氣對消費行為產生影響,是因為:晴天能誘發積極的情緒,狂風會增加對不確定性的規避,天氣預報會使消費者將因預報產生的當下偏好投射到未來當中。

3 一方氣候養一方人

人類在適應氣候環境的同時也在氣候的影響下發展著語言、價值觀、信仰、行為規範等。

3.1 文化

多個跨國和國家內的研究,證實了氣候對於個體心理的影響,由此造成的個體心理特質上的差異會形成集群效應,從而影響該地區的宏觀文化傾向,如鬆緊文化(cultural looseness and tightness)。惡劣氣候地區增加了不遵守行為規範的風險,易形成“緊文化”,群體成員嚴格遵從社會規範;適宜氣候地區鼓勵主觀能動性的發揮以從自然中獲取資源,易形成“鬆文化”,對個人束縛較為有限。鬆緊文化又會進一步影響地區人群人格特徵,緊文化下的人們更為嚴謹,鬆文化下則更為開放。

但文化並不只受氣候的單維影響,荷蘭文化心理學家van de Vliert探討了氣候和經濟資源對文化的協同作用。他發現氣候嚴苛且資源匱乏的文化為滿足基本生存需借助集體力量,因而自由水平較低;相反,同樣氣候嚴苛但資源充沛的文化無需面對生存威脅,反而被提供以冒險機會,因而自由水平較高。

3.2 人際親和行為和反社會行為

與天氣對親社會人際行為和反社會行為的影響類似,長期來看,溫暖的氣候塑造溫厚親和、愛好社交的人格特徵(McCrae, Terracciano, Realo, & Allik, 2007),與正常值偏離越大的氣候提高了人類面臨衝突的可能性。對1950年之後的數據分析得出,平均而言,降水量和氣溫每提高一個標準差,人際衝突概率提高4%,群體衝突概率提高14%。

Hsiang等(2013)對氣候與人類暴力衝突之間的關係總結了四種解釋路徑:第一種強調經濟狀況和勞動力市場的作用,氣候偏離正常值時生產資料成本提高,經濟生產率下降,因此參與人際衝突的經濟成本降低、收益提高;第二種關注環境風險承擔的差異化趨勢,認為氣候災難的承受者主要是社會弱勢群體,氣候偏離正常值時社會不平等加劇,導致社會動盪;第三種提出氣候變化會加速人口遷移和城市化過程,而人口和資源的不匹配是造成衝突的重要原因;最後一種較微觀視角的偏向,認為異常氣候可能對人的認知和情緒等造成影響,使人們更傾向使用暴力衝突解決問題。

4 個人行動指南

· 情緒低迷時,多接觸太陽,讓自己的心情也陽光起來。

· 工作需要最佳的認知水平時,使室內溫度略低一些,以爆發自己的小宇宙。

· 儘管天氣不可控,但無論是個體還是組織,皆可根據天氣安排工作種類,提高績效,減少損失。更進一步的,為了高績效的目的,組織還可以根據氣象為公司選址。

· 在晴天遇到困難或心動的Ta時,走向Ta,成功離你比陰雨天時近一些。

· 掌握氣象與消費行為間的變化規律,構思精準化氣象營銷方案。

· 理性認識文化對個人特質的塑造。

· 在過好自己生活的同時,多加關注當今全球氣候變化對個人、社會和自然的深遠影響及應對策略。

大氣現象對心理行為起著或顯或微的作用,從微觀的個體到宏觀的文化,都嵌入在自然和社會環境中。但是,這並非簡化的環境決定論。大氣現像在存在單一效應的同時,與遺傳、性別、個人特質、地理、經濟、社會、文化等多方面因素結合,在時間和空間上共同影響著個體與人類文明的發展。

在個人特質的影響下,個體對天氣敏感性表現出差異,既有夏天憎惡者、雨天憎惡者也有夏天偏好者,還有不受影響者。在曆史、地理、氣候等多重因素的交互影響下,同為海上封閉島國的英國和日本表現出大量相似之處,又有所不同。

儘管如此,在未來,跨學科的、與電子科技相結合的氣象心理學對於描述、預測氣象因素對於個人、社會、文化等的影響仍具有積極意義,有助於進一步理解人類心理和行為的機製。

參考文獻:

王琰, 陳浩. (2017). 人以天地之氣生:氣象對人類心理與行為的影響. 心理科學進展, 25(6), 1077-1092.

李晨溪, 姚唐. (2019). 氣象因素如何影響消費行為? 基於情境營銷理論的氣象營銷機製. 心理科學進展, 27(2), 191-200.

高安民, 石少波, &溫琳. (1999). 季節性情感障礙. 中國心理衛生雜誌, 6, 60-61.

Lee, J. J., Gino, F., & Staats, B. R. (2014). Rainmakers: Why bad weather means good productivity.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99(3), 504-513.

Rosenthal, N. E., Sack, D. A., Gillin, J. C., Lewy, A. J., Goodwin, F. K., & Davenport, Y., et al. (1984).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A description of the syndrome and preliminary findings with light therapy.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41(1), 72.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