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生產出來都是為了吃的?沒經曆過奇怪雪糕的毆打
2020年06月29日17:29

原標題:雪糕生產出來都是為了吃的?沒經曆過奇怪雪糕的毆打

原創 樊北溟 吃貨研究所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超市的貨架上忽然颳起了一陣聯名跨界風。於是,賣飲品發家的忽然賣起了蜜桃味的沐浴露,賣注心餅乾聞名的忽然給自己灌了個酒心,還有紅花油沙士、藍黑英雄墨水雞尾酒……一次又一次掙脫出想像力的邊界,簡直讓人越來越看不明白。然而那句歌詞怎麼唱的來著:“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

大白兔出了雪糕,鍾薛高里灌了酒丨拍攝 呲呲

更令人震驚的是,南北方的甜黨和鹹黨們,竟然也開始擱置爭執,求同存異地研究起了雪糕的新口味來。

01

“土得掉渣”

在“東北大板”火過了好幾個夏天之後,濃鬱的關東風情再一次強勢來襲,不容分說地佔據了商店門前紅綠色的冰箱。

樸素的包裝、簡單的配色、直截了當的名字,誠懇得好似曬得通紅的黝黑臉龐上,正努力笑著露出的雪白大門牙。

土拉吧唧外包裝丨拍攝 樊北溟

當然口頭宣傳也是永遠不會輸的,包裝袋上的一句“全中國第二好吃的雪糕”,雪糕上的一句“良心產品”,讓它們即使避開了廣告法的宣傳禁區,也依然還是最能打的孤獨求敗。

三明治冰淇淋丨拍攝 樊北溟

再看看口味,“草原奶”、“森林漿果”,看似輕描淡寫地隨便一提,卻在不經意間透露出了原材料的出身,讓你對味道又多添了幾分想像。

至於“鐵鍋燉”,其實就是甜筒雪糕的“變形”。

鐵鍋燉外包裝丨拍攝 樊北溟

普通的奶油雪糕撒上一層奧利奧餅乾碎,放進蛋筒做成的“鍋”里,再用堅果和海苔點綴一下顏色,就成了。當然最銷魂的是一上來就三口並作兩口把鍋蓋咬了,感覺雪糕既是零食,也成了玩具。

鐵鍋燉丨拍攝 樊北溟

02

“甜得浮誇”

濃稠的果醬夾心、香甜的香草牛奶、濃鬱的牛奶巧克力脆皮、甜蜜的太妃和咖啡風味濃縮糖漿、凍幹的酸甜漿果,還有珍珠奶茶里的“珍珠”……把這些配料加在雪糕里,是不是想想就很誘人?但是如果以上多種配料同時出現在同一根雪糕里,卻未必會有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

總之是一口甜蜜、兩口甜膩,三五口吃完以後,就立馬覺得自己甜得幾近中風,渴得彷彿來到了“上甘嶺”。

能把人甜哭丨拍攝 樊北溟

03

“我把你灌醉”

酒心巧克力都吃過,可酒心雪糕你嚐了嗎?

由於酒精的凝固點比水和牛奶都低,於是這種狂想從假設走進了現實。甭管是德國的黑啤還是本土的白酒,都被不容分說地“灌”了進去。

德式黑啤雪糕丨拍攝 樊北溟

翻翻雪糕包裝袋背後的配料表,真的有酒,只是添加量並不高。所以,這註定又是一次形式大於實質的大膽嚐試,雪糕里的酒味並不濃,需要想像力來自行“合成”。

“食用超過兩百支會導致酒駕。”包裝袋上的一行小字寫到。

白酒雪糕丨拍攝 樊北溟

04

“看懂學不會”

蔥油餅、孜然粒、大魷魚、海苔醬、鹹蛋黃……豬肉鬆、臭豆腐、棉花糖、楊枝甘露,以及某款仍然待在冰櫃角落里、等待被發現的奇怪風味……

各種奇奇怪怪口味的雪糕丨拍攝 樊北溟

它們竟然真的都是雪糕嗎?跟它們一比,焦糖海鹽味都顯得見怪不怪了……奇怪的畫風橫掃了今夏的冰櫃,愣是把好好的一場畫風甜美的 ice cream 言情劇,演繹成了一幕 i scream 的驚悚片……這哪是吃雪糕啊,簡直吃得就是心跳。

蔥鋒餅雪糕丨拍攝 樊北溟

至於風味嘛,還是不劇透了。別問,問就是以身試奇,為自己的好奇心買單。

.

你都吃過哪些一言難盡的奇葩雪糕?

本文來自吃貨研究所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原標題:《沒有經曆過奇怪雪糕的毆打,還以為所有雪糕生產出來都是為了吃的》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