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合唱團:五分鐘高光時刻
2020年06月30日05:02

原標題:彩虹合唱團:五分鐘高光時刻

彩虹合唱團:五分鐘高光時刻

沈傑群

  我們要營造一種氛圍,讓觀眾願意花5分鐘聽我們說一個故事。

---------------

  “我走過許多地方,也一直四處張望。我不停流浪流浪,春的花,夏的雨,彩虹在天上。”在聚集音樂團體的《炙熱的我們》舞台上,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以下簡稱“彩虹合唱團”)登台了。

  這個10年前發軔於上海音樂學院學生興趣小組的團體,沒有設計酷炫的舞蹈,沒有唱讓他們爆紅全網的神曲,而是選了演唱最多次的“團歌”《彩虹》。

  當歌曲唱到高潮部分,團員們退到舞台兩側,指揮金承誌雙臂張開,一群穿著手繪T恤的男女老少從舞台後方走來——團員的親朋好友與他們一起深情演唱,背景是繁星點點。

  “原來,這首歌離我們出發的時候已經好遠了。”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金承誌說,接到節目邀約後,到底選哪首歌他考慮過很久,最後想明白了,最珍貴的是平常。“當你對自己的團歌唱到已經無感的時候,你要去找到自己出發的理由”。

  金承誌說,當彩虹合唱團走出音樂廳的時候,他們要帶著最經典的作品,向各位觀眾說一聲:“我們來了!”

  今年疫情前,彩虹合唱團的最後一場音樂會,表演了全新的13首套曲“星河旅館”,結構上大膽突破音樂限製,採用“小說跟音樂同時進行”的形式。後來因疫情演出停擺,團員們各自宅家隔離,但依然雷打不動地堅持線上完成“聲部作業”。

  2010年成立,10年時間,彩虹合唱團從最初的8個人,一步步吸納來自天南海北、不同職業的合唱愛好者,轉變為專業的音樂團體。團訓為“造化隨順,風雅之誠”,彩虹,也不再僅僅是一個合唱團,還成了當下吸引年輕受眾的青年文化符號。產出的音樂作品兼顧學院派和流行文化,總能戳中社會痛點,打動人心最柔軟的那一塊。

  “把音樂當日記寫”的金承誌,擔任合唱團里的指揮、藝術總監。而其他團員的“三次元現實身份”五花八門:教師、工程師、律師、銀行主管、程式員……金承誌說,這些團員本身在各自行業里都是中堅力量,具備很好的時間管理能力,因而“有時間去灌溉自己的愛好”。

  團員許詩雨、高寧表示,一般“工作黨”加入彩虹是不容易離開的,因為生活需要換一換支點,“有一個截然不同的地方釋放壓力”。

  金承誌評價自己從前創作狀態很“獨裁”,絕對不讓別人碰他的作品,一個字都不行。現在,他越來越尊重團員的想法。“寫完一個作品,他們唱完了會給我提意見,全團都是審稿人”。

  10年間,彩虹合唱團的“出圈”高光時刻是神曲的誕生。正經的音樂形式配上搞笑的、生活化的歌詞,《張士超你昨晚到底把我家鑰匙放在哪裡了》《感覺身體被掏空》《春節自救指南》……讓這個“有梗”的合唱團躥紅網絡。

  而因神曲點開曲庫的“路人”,會發現合唱團的色調其實很繽紛:有《來自外公的一封信》這樣充滿生活樂趣的溫暖小品;有《稼軒長短句》這樣的古代音樂故事套曲,也有為自閉症兒童創作的《我有一個裝滿星星的口袋》。

  金承誌希望別人一提起彩虹合唱團,想到的就是“彩虹合唱團”某一個維度出圈了,比如戳痛點、社會議題,這是他們被人認知的一個方面,實際上還有很多方面。“當這些方面慢慢成長為一個完整的圈,他們想到的就是那個五顏六色的彩虹”。

  因疫情暫停線下演出,且之前幾乎沒有綜藝舞台是屬於團體的,所以彩虹合唱團的成員認為《炙熱的我們》是讓他們成為主角來散發能量的舞台。最新一期主題是“出圈”,金承誌笑言:“我們不是出圈,我們是把圈子擴大。”

  “我相信每一個團體都很討厭‘討好’這個詞,我們不會因為觀眾對我們原先的認知是什麼,刻意活成觀眾想要的樣子。所以來《炙熱的我們》,打破原來大眾對於神曲的概念,本身已經是一個出圈行為了”。

  中青報·中青網:當接到《炙熱的我們》邀約,知道作為“炙熱高能團”空降要跟偶像團體甚至搖滾樂隊PK的時候,你們感到糾結嗎?

  金承誌:彩虹合唱團更多時候是走進“顱內世界”,而綜藝必須是有戲的,10秒鍾就來一個刺激,那種刺激我們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後來我們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做自己。我們要營造的是一種氛圍,讓觀眾覺得自己置身某一個場景里,願意去花5分鐘時間聽我們說一個故事,這是我們要努力做到的。

  中青報·中青網:你怎麼理解彩虹合唱團的團魂?

  金承誌:我覺得是一種空間切割的概念。我們生活在一個又一個盒子裡,自己進入工作的時候有一個盒子。彩虹合唱團的目的就在於我再給你辟一個“第二空間”,排練廳是根據你一首又一首不同的作品,把你帶入另外一個空間,你不用置身在現實世界里。假設我們在唱上世紀80年代的歌,我們會給到那個年代元素,提醒大家如果活在那個年代,你的週遭會是什麼樣的聲音。一首首作品切割出來的空間,每一組作品各自的理念,讓我們彩虹合唱團像一個培養皿,能孕育出一些想法。

  中青報·中青網:這個合唱團是“業餘的人做專業的事”,你們怎樣進行團隊管理?

  金承誌:我們團隊的人都有一種奇怪的責任感,有很強的凝聚力。我開始設立聲部首席的時候,他可能只要管6個團員,現在要管十六七個人——他依次聽大家的“作業”負擔很重了。我說你少聽一點作業,他說“不行,我就要聽完”。

  對專業的追求是我們凝聚力最重要的一部分。很多人以為這個東西叫形式感,實際上不是,對專業的追求會約束我們。比如說排練時的紀律,比如作業批改,這些都有非常專業化的要求,很像職業團隊。上海交響樂團是怎麼管理的,我們就要讓自己的團隊也擁有這樣的精神。

  中青報·中青網:彩虹合唱團10年,如今你的創作狀態會有怎樣的轉變?

  金承誌:以前創作只談感受,現在創作的時候會加上一些思考,會多問自己為什麼要寫這個作品?這個作品到底在表達哪一種維度的觀念、價值觀還是情感?這是會問自己。人年紀大了,不可能每天都像十五六歲的那種狀態,我看見一個事情,它好新鮮,好刺激我,我要寫。那個狀態不可能一直在,否則人就壞掉了,我覺得還是要有觀察,然後再轉化,這是一個漫長的轉型過程。

  很多人都說創作要靈感,我說實際上不存在的,我們每談論一個話題,實際上就是能寫的素材。比如眼前這張桌子,我們可以往後想一步,桌子是吃飯的地方,是你日常結束工作以後跟家人相處的基地,在這張桌上會有喜怒哀樂。那麼寫餐桌就不只是寫餐桌,而變成了你跟家人的事情。所有簡單的東西,背後最終都是可以跟人進行情緒對話的。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沈傑群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6月30日 09 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