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足壇搭檔,是多少球迷的救世主
2020年07月01日10:56

原標題:這對足壇搭檔,是多少球迷的救世主

原創 洛十三 五星體育

湯姆·沃納(左)、約翰·亨利(右)

是的,救世主,這樣的稱呼並不為過。如果你不服,看看下面兩行功績,讓多少人為之淚流滿面,讓多少人不再遺恨終生。

2002年,亨利和沃納入主波士頓紅襪,

2004年,紅襪終結了86年世界大賽無冠的歷史。

2010年,亨利和沃納入主利物浦紅軍,

2020年,紅軍終結了30年英超無冠的歷史。

深諳歐美職業體育的人都知道,這兩件事,你做成了一件,就足以名垂青史。

而現在,

亨利和沃納甚至做到了雙份。

10年前,如果你和一個利物浦球迷說,兩個美國佬,一個做大豆生意起家,一個電視製片人,能夠讓你們圓英超冠軍夢。

恐怕十個裡面有九個會嗤之以鼻。

但如果當時你問一個美國球迷,這兩個傢伙能不能讓利物浦登頂英超。

每個人都會回答,99%的可能性!

美國人為什麼能夠如此肯定,這可是個“足球沙漠”的國度啊。

因為在美國人眼中,和紅襪相比,利物浦的厄運絕對是小巫見大巫。紅襪就是支被詛咒的球隊。冠軍對他們有多麼冷酷?86年的時間里,紅襪不是沒有機會:他們曾經握有冠軍點然後球員脫手失誤葬送整個世界大賽,他們也曾經有系列賽領先然後名人堂級別球員就突然大腦短路。

作為全美最古老的職業球隊,紅襪一直是個特別的存在。比如,人們通常會把東北部以麻省為首的諸州稱為“紅襪國(Red Sox Nations)”,足見這支隊伍的影響力。作為美國最富體育傳統的城市,即使有凱爾特人的NBA八連冠,即使本世紀初愛國者統計NFL,在漫長的86年中,波士頓人總覺得心中缺少點什麼。

一個賣大豆的和一個拍電視的,在僅僅入主紅襪兩個賽季,就打破了詛咒。當世界大賽最後一次傳殺完成,比賽結束,那句評論也從此為人銘記——

“波士頓球迷多年來終究聽到了這句話,紅襪是世界冠軍了。下一年終於來了!(Boston fans are long to hear it! Red Sox are world championships! Next year is finally here!)”

一句“Next year is finally here!”道出多少人心中的酸甜苦辣,蕩氣迴腸。

如果你只是初見亨利,聽著他聲若處子的聊天,你會覺得他是一個哈佛或者麻省理工的大學教授,安靜的做著研究。其實他出身一個農場主家庭。亨利日後第一筆生意是做大豆和玉米貿易,也是因為父母就是種植大豆的。他在加州大學時攻讀的是哲學專業,這倒和他儒雅的形象頗為符合——但他最終玩樂隊太過火,整天出去演出,連學位都沒撈到。

和體育行業那些呼風喚雨、履曆光鮮的老闆相比,亨利是個很純粹的商人,他完成財富累積,然後投入到他從小就喜歡的體育行業,從小球隊買起,有過收購成功的經曆,也有失敗,最終成了紅襪老闆。其實當NBA在上世紀90年代初擴軍時,亨利也競標過奧蘭多魔術和邁阿密熱火,如果成功的話,他倒是能夠更早為中國球迷熟悉。

作為老闆,亨利有一個習慣:他很樂意自己沒有存在感。作為波士頓當地最大報紙《波士頓環球報》的大股東,亨利很瞭解媒體的力量,他不反感接受採訪,但不熱衷於此。而“缺乏存在感”的另一個意義在於:如果他對自己的經營策略和授權的管理團隊有足夠信心,即使碰到再大的挫折,他也不會多幹涉球隊的事情。

所以你會明白,無論是傑拉德那不堪回首的一滑,還是史上最高分的亞軍,都不會絲毫動搖亨利半分。

即使因為經營利物浦讓自己面臨破產的可能,亨利也從沒考慮退出。2012年是亨利最黑暗的一段時間,在入主紅軍兩年後,購買利物浦和安菲爾德,以及後續的投資,讓亨利捉襟見肘。作為利物浦和紅襪的母體公司,芬威體育集團從2006年的總資產25億美元,跌到了1億美元。那一年,紅襪在美聯墊底,利物浦在英超連前四的邊都摸不著。

2011-12賽季英超積分榜

2012賽季美國職棒大聯盟

美聯排名

當時作為新購球隊,利物浦佔用了芬威體育集團的大部分資源。不過那時利物浦花巨資購買球員被諷刺為“刮彩票”——你永遠不知道你買的這個球員能不能中彩,而大多數時候你也明白,彩票這玩意中獎概率是多小。紅軍球隊對美國人“足球白癡”而嗤之以鼻。而在大西洋另一邊,紅襪球迷也對亨利不感冒了,2011年紅襪賽季末崩盤,曾經的冠軍球隊進入重建,他們一口氣把三大明星球員送到了道奇。“把紅襪的錢都挖給了利物浦,現在我們什麼都沒有!”

“我不會出售紅襪,也不會出售利物浦。無論是在波士頓,還是在利物浦,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為城市帶回榮譽。”亨利面對記者尖刻的提問,不溫不火,但他總有這樣的魅力,用他的冷靜,來應對所有的颶風。

不是這樣穩如泰山的沉靜,也不會有日後勝利的瘋狂。

當然,從2001年開始,和亨利搭檔的沃納——如今紅襪和利物浦的主席——則是另外一幅模樣。一個很有趣的事情:

亨利集團開始和紅襪談判收購時,沃納找了家公關公司,為這次入主寫軟文,投放到當地報紙。文章見報後,主要內容都是寫亨利和紅襪如何如何,結果沃納直接打電話給作者:“你XXX怎麼在文章里沒提我名字!”

這確實是沃納的風格,在加入紅襪前做了30年電視脫口秀的明星製片人,他確實最關心的就是大眾怎麼看待自己。幫助紅襪獲得兩次世界大賽冠軍名帥弗蘭科納在離開球隊後也這樣評論特納:“他只關心收視率!”

也許沃納命中註定是要和亨利走在一起的,一個熾熱如火,一個沉靜如水。沃納會拚命在媒體面前打造亨利的形象,而亨利,也絕對不會介意沃納出風頭。

無論是紅襪,還是利物浦,沃納都很懂得講故事。在美國,紅襪作為優雅的波士頓人的代表,命中註定是要受到“紐約佬”的欺淩。只會揮舞支票簿的揚基就是靠金錢堆出他們的冠軍,而紅襪永遠追求的是純粹的運動。在英國,利物浦是人民的球隊,他們的對手,無論是曾經的曼聯,還是如今的曼城,都以富有而洋洋自得。這些概念如今都深入人心,但我其實蠻想提醒各位——

紅襪是過去三年整個MLB工資總額最高的球隊,而利物浦也在2018年成為英超的投入之王。

但沃納就是能讓全世界覺得,我們花錢花得值得,花得低調,花得有情有義!

這就是把宣傳使得如火純青的境界。

就好比2013年,前一年還在全聯盟敬陪末座的紅襪,突然崛起。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後,紅襪在自己第一個主場比賽中,球隊英雄“老爹”奧蒂茲發言,他那句“This is our FXXXing city!”讓全城激奮。有傳聞,發言稿,就是沃納操刀審核的。那個賽季,紅襪就成了波士頓從悲劇中“Be Strong”的代言人,但他們確實做到了——從倒數第一,到最終奪冠。

而在用人方面,沃納更是把形象工程搞得風生水起。2003年,他僱用了耶魯高材生艾普斯丁擔任紅襪總經理,創造了MLB最年輕總經理紀錄,也符合當時“Moneyball”的大勢。艾普斯丁何許人也?2019年《財富》雜誌評選出的“世界百大最有領導力的管理者”,他能把馬雲壓到第二位,獨享榜首。2015年,沃納為利物浦相中了克洛普,這恐怕是香克利以後紅軍最偉大的一次簽約。沃納在媒體前也許會開嘴炮,但他和亨利有一點空前一致,只要把球隊交給了自己選擇的人,他就絕對信任。

在為紅襪終結了86年冠軍荒後,他們本世紀已經4次登頂世界大賽,傲視全聯盟,21世紀的MLB,被視為亨利和沃納締造了“紅襪的時代”。

那對於利物浦,30年後的首個英超冠軍,是不是也僅僅起了個頭。

畢竟,對這個冠軍,亨利和沃納總有點小小的遺憾,因為新冠疫情,他們只能待在美國家中享受冠軍的快樂。

至少,得有一次現場捧杯的享受吧

原標題:《這對搭檔,讓多少人能夠安息!》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