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第一城爭奪白熱化:杭州、廣州各領風騷,上海緊追不捨
2020年07月02日00:49

  原標題:直播第一城爭奪白熱化: 杭州、廣州各領風騷,上海緊追不捨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準備開!倒計時,5、4、3、2、1,上鏈接!”6月30日傍晚,薇婭正在自己的直播間里售賣一款椰子曲奇餅乾。“第一份17塊9,第二份兩塊錢,第三份不要錢。” 不到五秒,6000份秒殺一掃而光。

  直播間里一片火熱,直播間外同樣精彩。最近半個月,電商直播行業大事不斷。

  6月20日,杭州餘杭區發佈直播電商政策,其中 “開展直播人才認定”這條引發社會熱議。根據政策,具有行業引領力、影響力的直播電商人才最高可通過聯席認定為“B類人才”,也就是“國家級領軍人才”。

  緊接著,上海市崇明區公佈2020年第一批特殊人才引進落戶公示名單,李佳琦赫然在列,其申報單位為上海琦聖管理諮詢有限公司。

  落戶上海的難度可想而知。而這一次上海主動給李佳琦送上戶口,背後正是其搶占頭部大主播、劍指電商直播之都的規劃。

  電商主播正在成為多個城市的“座上賓”,據不完全統計,廣州、杭州、濟南、義烏在內的多座城市都已吹響召集主播人才的號角。

  直播間內外,一場新的城市爭奪戰正在硝煙四起——究竟哪一座城市,擔得起中國直播第一城?

  杭州、廣州穩居前二

  電商直播之都的第一梯隊,呈現出明顯的區域集聚之勢。

  今年3月,阿里巴巴在《2020 淘寶直播新經濟報告》中評選出了十大淘寶直播之城,杭州、廣州、連雲港位列前三,宿遷、上海、北京、深圳、成都、蘇州、金華位列榜單第 4-10 名。可以發現,除北京、成都外的八座城市,不是在華東“包郵區”,就在華南。

  華東和華南,正逐漸形成國內電商直播行業的兩大陣營。從頭部MCN機構的分佈地來看,也能得出類似結論。招商證券行研報告顯示,中國排前10名的MCN機構,有6家位於杭州,1家位於嘉興,賸餘上海1家、廣州1家、深圳1家。

  杭州、廣州兩座城市,在華東、華南兩大“直播軍團”中分別扮演著領頭羊的角色。直播電商的核心是人、貨、場,兩座城市的資源稟賦亦有所區別。

  在“人”的因素上,杭州先發優勢非常顯著。上海財經大學電子商務研究所執行所長崔麗麗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杭州的電商生態比較完整,在直播方面發軔較早。“早年在電商領域摸爬滾打的商家嗅覺非常靈敏,很早就轉向直播,本身有一定的先發優勢,另外在政策環境上也相對靈活。”

  千年商都廣州也在轉向電商直播之都。今年3月,廣州率先出台全國首個直播電商發展三年行動方案,計劃未來三年打造直播電商之都。6月,廣州高調啟動全國第一個以城市為平台的直播帶貨節。這場直播節持續整整3天,80多個MCN機構參與、10萬多個品類商品悉數亮相,累計超27萬場直播場次。

  相比杭州,廣州在“貨”與“場”上的積澱更為深厚。廣州的商業基因發達,素有千年商都的美譽,具有供應鏈穩定高效的優勢。

  在本新文化董事長王安寧看來,廣州的“貨”有品牌和規模,“場”有政策和技術,三年內必成為中國的直播電商之都。瞄準這一點,他所在的MCN機構本新文化已將所有的直播業務板塊集中到廣州。

  如今在廣州,各大市場檔口的老闆紛紛轉型主播,全城直播氛圍漸起。淘寶直播數據顯示,今年2月以來,廣州開播場次、深度買家均為全國第一。最新的進展是,廣州各大批發市場已全部開啟淘寶直播。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此次爭取到李佳琦,再加上當紅明星企業拚多多坐陣,其搶占直播第一城的野心不可小覷。

  崔麗麗認為,上海不僅關注直播板塊,而在更大範圍內關注在線新經濟。上海的營商環境優秀、消費場景豐富、產業基礎深厚,在新一輪電商平台競爭中具備較大的優勢。

  “畢竟落戶門檻較高,上海在人才吸引方面也有天然優勢。這一次,人們實實在在地看到直播帶貨‘一哥’李佳琦已經通過特殊人才通道落戶,未來很可能產生示範效應。”崔麗麗說。

  哪類城市具備潛力?

  電商直播風口之下,各地紛紛向主播人才拋出橄欖枝。

  以義烏為例,義烏近日發佈的《義烏市加快直播電商發展行動方案》中強調,義烏將進一步完善扶持政策,對知名直播平台、規模網紅服務機構、自帶流量的“網紅”等,在金融、稅收、人才購房、子女入學等方面給予支持。義烏還將每年統籌安排財政扶持專項資金,全力支持直播電商新業態的發展。

  梳理各地政策可以發現,一座城市在電商直播上發力,往往從撬動頭部主播開始。

  一個好的主播及其團隊是直播成功的重要要素。一方面,頭部主播往往有突出的個人風格,選品嚴謹、話術專業而且流程嫻熟。另一方面,頭部主播能爭取到最流行的產品、最具優勢的價格和最好的流量資源。

  “頭部主播應該屬於稀缺資源。”崔麗麗如此評價。

  廣州市直播電商協會籌備組副主任李有剛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指出,主播人才雖是直播電商中的關鍵資源,但並非最重要的因素。未來直播電商將趨向常態化、標準化,對於主播背後團隊的供應鏈管理能力、推廣能力更為看重。對地方來說,頭部主播加入的意義更多在於引入成熟的經驗,推動地方產業的迅速發展,而要實現產業成體系,甚至具有競爭力,還是需要漫長的時間。

  需要指出的是,單靠優惠政策吸引頭部主播遠遠不夠。多位受訪專家表示,人居環境、產品供應鏈情況、教育生活服務等因素都會影響主播的城市選擇,未來很可能出現頭部主播集聚大城市、區域分佈不均衡的現象。

  “人才不會因為部分產業優勢而貿然選擇落戶,還是會綜合當地的產業優勢、發展潛力、營商環境和公共資源來做選擇。頂流主播會暫時帶來明星效應,但地方的供應鏈優勢、產業建設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李有剛說。

  頭部主播若加速在大城市集聚,人、貨、場三個基礎要素也很可能在空間上分離。換言之,頭部主播集聚一線城市,供應鏈在三線城市,城市之間將形成全新的分工形態。

  崔麗麗認為,這一趨勢符合市場規律。電商直播本來就是市場營銷和銷售環節在線上,產品和服務的交付在線下。所以線下只要具備了良好的供應鏈把控和運營能力,並不一定是和市場環節在一地。現在很多電商的產品供應鏈可能佈局在三線及以下城市,他們的服務提供商則在東部沿海地區。

  歸根結底,哪一類城市最可能成為直播之都?難道說,只有人、貨、場三種優勢齊全的城市才最有潛質嗎?

  “三大優勢齊全,肯定是發展直播電商無可比擬的競爭優勢,但也要看到技術、業態、模式創新的重要作用。”中山大學研究員、廣東省電子商務協會專家委員會執行主任漆賢軍強調,直播之都的人、貨、場並不需要在物理上同時聚集。電商基於數字邏輯的管理,建立信息與貨物的高效智能的管理,保障供應鏈穩健運行,完全可以重構人、貨、場的空間關係。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