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Zadig&Voltaire藝術總監 哥德堡女子在巴黎
2020年07月03日15:55

如果你對90年代活躍在西方天橋上的模特兒稍為了解,或多或少會聽過Cecilia Bönström的名字,她曾是Hermès、Clarins、Armani的廣告女郎,跟Kate Moss幾乎同期出道。如今,她搖身一變成為巴黎潮牌Zadig&Voltaire品牌藝術總監,這些年的心路歷程,聽她一一娓娓道來。

一個來自瑞典哥德堡的女子── Cecilia Bönström,在Zadig&Voltaire工作已經有17個年頭,丈夫Thierry Gillier就是品牌創始人,所以Zadig&Voltaire從某種意義上算是一家「夫妻店」。她在1989年高中畢業後就獨自一人到巴黎闖蕩,歷經90年代其模特兒事業最輝煌的時期之後,2003年決定轉型,加入Zadig&Voltaire設計部門擔任助理的角色。沒有任何科班背景的她依靠著過去十幾年模特兒生涯的間接經驗,她在這裡開啟一段看似天方夜譚的時裝設計師生涯。

從收入頗豐的職業模特兒轉行成為一個朝九晚五的辦公室女郎,由零開始的Bönström內心多少充滿忐忑,「尤其是當你面臨著時間不再能夠靈活支配,以及更為現實的收入下滑的情況時,但我發現自己真的很喜歡從零開始的感覺,肩膀上反倒沒有了壓力,只是告訴自己要不斷觀察和吸收。」

三年後,她從助理晉升為設計部門主管,最終做到了品牌藝術總監的位置。至今依舊記得首次升職後的第一個工作日,「那是2006年1月份的某個周一,我忐忑不安地走進辦公室,你會覺得所有人都在盯著你,你不得不加快腳步,為新系列趕緊制訂新的計劃,以此來證明自己的能力。」

對音樂和當代藝術的熱忱,可以被視為Bönström在藝術總監職位上游刃有餘的關鍵點。她對音樂的喜好沒有固定的種類,流行樂、搖滾樂、饒舌……她都能找到自己喜歡的歌手。對藝術家和藝術作品的喜好亦是如此。跟絕大多數都市女性一樣,芭蕾和瑜伽,這種帶有修心性質的運動為她有效紓解壓力和疲勞,她沒有甚麼捷徑,也沒有用一些空話和套話去證明一種老生常談式的成功女性宣言。

十年過去,現在的Zadig&Voltaire視覺形像其實是在Bönström的領導下打磨成型的。尤其是當你在社交媒體或雜誌上看到Bönström的私人造型時,你會更加確信就是這個女人一手塑造了品牌形象:一群搖滾不羈的男女,他們在乎自由自在的穿衣風格,混合後的中性氣質裡,偶爾展露一些波西米亞風情,還有一種很難用言語形容的巴黎調調。

從模特兒到設計師

m︰men's uno C:Cecilia Bönström

m:通過你的設計以及廣告視覺,感知到Zadig&Voltaire最大的特色是它的搖滾態度。2003年你加入品牌之後,如何逐步讓個人氣質與品牌氣質相融合?

C:直到現在,我依舊覺得我是為這個品牌而生的,所以Zadig&Voltaire的世界和我的風格很自然地聯繫在一起。我做了三年的助理,從2006年開始管理設計工作室。對我來說,尊重品牌遺產是最重要的,我花了近十年的時間來做這件事。2015年左右,我覺得這項基礎工作已經很完善了,開始嘗試著做出一些改變,敢於更多地介紹並展現我的喜好和審美。這個品牌當年以羊絨製品和周末風情而聞名,但我想讓男女顧客可以從早到晚都能呈現出都市氣息,同時讓服裝輪廓更鮮明,所以後來我們推出了更強調剪裁的服飾。如你所說的搖滾態度,它是我們的口號,不只是一種音樂類型,更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讓你能夠自由自在做自己的情緒。音樂對我來說至關重要,沒有它,我無法創作。

m:2020秋冬系列有一部分與你的家鄉有關,你對哥德堡有哪些回憶呢?

C:美好的回憶真的挺多,夏天應該是最好的時節,放學後我就騎著單車,沿著海邊棧道跟父母去野餐。不要覺得奇怪,哥德堡的夏夜就是「仲夏夜之夢」。或是跟鄰居家的孩子在花園裡玩板球。每逢周三我們會去祖母家吃煎餅,通常我會住一晚。第二天早上在去學校的路上,我走過鋪滿雪的高爾夫球場,仍然記得唯一的光亮是天上的星星,唯一的聲音就是我的厚毛靴在厚厚的雪裡踩出一個一個坑。這是屬於冬天的美妙之夢。

m:夏季去哥德堡過周末,你有甚麼建議?

C:哥德堡是瑞典的第二大城市,很美,比斯德哥爾摩小了一點。如果回去的話,我一般就待在父母家了。不過我建議你可以把酒店訂在Upper House,然後去歐洲最大的遊樂園Liseberg玩一圈。如果喜歡收藏古董,去哈加區會讓你流連忘返的。Arket也在哥德堡開店了,人氣很旺。你必須去Brogyllen嚐一塊經典的瑞典蝦三文治,給Gabriel餐廳打個電話預約晚餐。Feskekörka是座古老的教堂,藏在一個很棒的生鮮市集裡。

m:作為藝術總監,你也會遇到團隊管理和創作思考上的痛苦吧?

C:當然有。2006年剛被提拔成設計師部門主管時,一開始他們並不想聽從我的指揮,因為我不是來自專業的時裝設計院校,沒有相關的背景知識。慢慢地,當團隊變得穩定後,我希望每個系列都能比之前的更精彩,這種壓力是這個職位必須要承受的。就像我剛剛提到的,我要以積極樂觀的態度推動我和團隊前進。工作時面帶微笑,注視著每個人的眼睛,考慮和尊重周圍人的感受,你會發現一切都是可能的,這是我解決問題的方式之一,也是我教育孩子們的方式。但我始終認為,在面臨創作、管理上的挑戰或痛苦時,首先你要堅信自己,然後帶著愛和積極態度去面對並解決這些問題。

m:從模特兒到設計師,你在時尚行業已經工作很久了,對時尚的理解發生過顛覆性改變嗎?

C:改變肯定有,但不是你說的那種翻天覆地。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你會學到新東西,每天我都能從各個角度對這個行業看得更清楚一些。

你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

極罕大中華限產100副 紅白藍鏡架散發文青風味

6月#myunolook登場 街頭型男穿搭示範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