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前高管另起爐灶,決意打造與之抗衡的搜索引擎
2020年07月03日10:05

原標題:Google前高管另起爐灶,決意打造與之抗衡的搜索引擎 來源:手機新浪網

歡迎關注“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Daisuke Wakabayashi

原文來自The New York Times

本文看點

斯里達爾·拉馬斯瓦米曾是Google管理廣告業務的負責人,該業務價值1,150億美元。但是,他對Google的幻想破滅,於是另起爐灶,建立了新的搜索引擎Neeva。

Neeva不會收集用戶個人數據,也不會投放廣告,而是靠付費訂閱來盈利。但是,Google的霸主地位很難撼動,而且說服人們付費搜索也不容易。

Neeva的搜索排名以Microsoft Bing為依託,天氣信息來自weather.com,股市信息來自Intrinio,地圖來自Apple。拉馬斯瓦米相信,需要有替代產品來挑戰Google。

斯里達爾·拉馬斯瓦米是Google前廣告總裁,掌管著價值1,150億美元的分支機構。在為Google工作了15年後,他對自己曾經幫助建立的業務失去了信心。

他說,保持Google的增長帶來了巨大壓力,用戶需要為此付出巨大代價。有用的搜索結果放在頁面下方,以便給廣告留出更多的空間。而且,為了知道人們在瀏覽什麼廣告,在線跟蹤工具犧牲了用戶隱私。

最後一根稻草發生在2017年11月,有新聞報導發現,YouTube上的視頻有幾乎全裸的孩童出鏡,視頻廣告包括DeutscheBank(德意誌銀行)、Amazon、eBay和Adidas,廣告由拉馬斯瓦米團隊管理的技術系統自動投放。

“接下來一個月,我決定要做出改變,”拉馬斯瓦米在近期的一次採訪中說道,“我意識到,廣告支持的模式有局限性。”

在離開Google近兩年後,他發起了對Google的挑戰,以此正在測試一個新的理念。他的新公司Neeva是一個搜索引擎公司,可搜索網頁信息、郵件等個人信息和其他文件。他說,該引擎不會顯示任何廣告,也不會收集用戶數據,更不會以此謀利。Neeva的盈利來源於用戶付費訂閱。

正如對Google業務的反托拉斯調查一樣,挑戰Google並非易事。Google佔據了全球約90%的搜索市場,對手花費數年也無法挑戰其地位。

Neeva面對的另一個障礙是讓用戶願意為以往免費的東西付費。很多消費者雖然意識到Google和Facebook的免費服務以個人數據為代價,並對此表示擔憂,但並不願意花錢選擇替代服務。

諷刺的是,Neeva使人想起了Google創始人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1998年在一篇研究論文上提到的內容,當時他們是斯坦福大學的博士生。他們當時寫道:“廣告收入會導致搜索結果質量不佳。”

拉馬斯瓦米說,自上世紀90年代起,搜索廣告已經變得更加複雜,但基本上同樣的“利益衝突”仍然存在。在為廣告商利益服務還是為用戶利益服務中,很多公司進退兩難。

他指出,Google在搜索結果頁頂端為廣告留了更多位置,用戶不得不往下劃才能看到想要的結果,這種現像帶來的問題在小屏手機上更突出。

“這不利於用戶找到最佳結果,也不是產品最好的呈現方式,”他說,“作為消費者產品,展示廣告的壓力越大,長此以往,產品的有用性越低。”

Google稱自己做了廣泛的用戶測試,結論是人們認為“相關的廣告和優惠活動非常有用。”

圖註:拉馬斯瓦米和聯合創始人維韋克·拉古納坦在Neeva加利福尼亞山景城辦公室外。

Google發言人曹芝希說:“有很多不同的垂直和大眾搜索選擇,新的引擎出現很常見。廣告使Google對每個人都免費,而且我們只展示非常少的一部分廣告。”

一個搜索引擎競爭對手稱,廣告不一定會帶來隱私問題。專注隱私的搜索引擎DuckDuckGo是Google的替代產品,其CEO加布里埃爾·魏堡說,訂閱使隱私成為奢侈品。DuckDuckGo也有廣告,但並不追蹤用戶行為。

“如果你想要達到最大影響,尊重絕大多數人的隱私,就必須免費,因為Google將永遠免費。”他說道。

Neeva還沒有對其訂閱定價。截至今年底,Neeva仍對首批用戶保持免費。在這之後,拉馬斯瓦米說,他打算將訂閱費限製在10美元/月以下,而且如果註冊用戶增加,價格有望降低。

在交談中,53歲的拉馬斯瓦米給人以慎重、理智之感,很像他2003年加入Google之前作為計算機科學學者的樣子。

但是,他曾經號稱“在線廣告界最重要的人物”,如今卻在抨擊廣告的弊端,這聽起來多少有點刺耳。

他說,他並不反對廣告,在某些情況下,廣告支持的業務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一家公司一旦把廣告作為主要收入來源,就會做出小的妥協,比如在搜索結果頂端加入更多廣告,這最終會導致“令人不快的搜索結果”。

當問及他作為Google高層最重要的人物之一,為何不介入干涉時,他說他的工作有個不成文的暗示,就是要幫忙賺錢。

“核心思想是你必須幫助提高收入,這對公司成功至關重要,也是無可質疑的。我並不是為此辯解,我曾經就是這麼一份子。”他說。

作為軟件工程師,拉馬斯瓦米從未想到會以廣告作為職業。1989年,他從祖國印度來到美國,在布朗大學獲得了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畢業後,他在美國貝爾實驗室從事學術工作,之後加入了另一家初創公司,然後才是Google。

進入Google後,他加入了不太光彩的搜索廣告團隊,工作內容就是確保系統運行。儘管在那時,一次運行中斷每秒也會花掉Google 1,000美元。他後來的升職反映了人們對於廣告態度的轉變。廣告不再是藝術導演的領域,而與競價的商人出資投放廣告、讚助多少資金有關。

2013年,他成為Google廣告和商業高級副總裁,管理著公司所有的廣告系統。他的職責包括監督YouTube廣告,將內容有問題的視頻換成廣告視頻。此舉挑戰了傳統電視網絡的廣告收入。

他感到這樣做是兩敗俱傷。如果YouTube的自動系統對廣告內容設置門檻過高的話,公司可能會惹怒一些創作者,無法繼續盈利。如果門檻變低,那麼問題廣告視頻的概率會增加,這會惹怒廣告商,也會促使問題內容頻發。

2017年,倫敦《泰晤士報》報導了Youtube存在利用兒童吸引戀童癖的廣告。拉馬斯瓦米決定要做些什麼了。

“這種衝突不可能解決,我們彷彿在趟渾水,”他說,“在工作上,人人都有個忍耐度。現在我的忍耐度到了極限,無法再忍受這種工作環境了。”

在離開Google之後,拉米斯瓦米就像大多數功成名就的矽谷高管一樣,轉行做起了風投,加入了Greylock Partners。短短數月後,他靜悄悄地開始研究Neeva,雇了一些Google前同事,包括聯合創始人、Google前副總裁維韋克·拉古納坦。拉古納坦曾與拉米斯瓦米並肩作戰,從事搜索廣告和YouTube廣告業務,在Google工作了11年之久。

Neeva辦公室位於加利福尼亞山景城,這裏也是Google的老家。Neeva集資了3,750萬美元,投資者包括Greylock、Sequoia Capital(紅杉資本)和拉米斯瓦米本人。Sequoia Capital也是Google早期投資方。Neeva共有25名員工。

Neeva並不算從頭做起,它的搜索排名以Microsoft Bing為依託,天氣信息來自weather.com,股市信息來自Intrinio,地圖來自Apple。當用戶關聯自己的Google、Microsoft Office、Dropbox賬戶時,Neeva會過濾個人資料和公共網絡,從而提供正確的搜索結果。

而且,由於Neeva知道你的聯繫人、購買過的零售商、接受短訊的新聞平台,其搜索結果會隨時間增加越來越個性化。

拉馬斯瓦米說:“我們強烈認為需要有替代產品、替代觀點和替代商業模式。”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