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秦巴山區硫鐵礦區汙染調查
2020年07月04日11:28

  原標題:陝西秦巴山區硫鐵礦區汙染調查

  發源於秦嶺南麓的漢江是長江九大支流之首。它流經陝西漢中、安康,進入湖北,如今作為南水北調工程中線的調水中心,它是重組中國水資源的重要水源區。

  在漢江流域上遊山高溝深的秦巴山區,這裏植被茂密,是漢江流域重要的水源涵養區,而日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在秦巴山區走訪調查發現,漢江上遊多條支流因硫鐵礦採礦汙染多年。雖然這些礦區已在2000年左右被政策性關閉,但因尚未進行生態修復或風險管控等措施,礦洞和山區深溝露天堆放的礦渣在雨水和泉溪的衝刷下仍源源不斷的向下遊輸送磺水,不僅遭村民詬病對其吃水造成影響,而且還威脅著漢江流域的水質。

硫鐵礦汙染點位分佈圖。 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刁凡超   製圖 龔唯
硫鐵礦汙染點位分佈圖。 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刁凡超 製圖 龔唯

  多位專家及官員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若想治理磺水就要從源頭治礦,但對於連片貧困的秦巴山區而言,缺資金仍然是治理缺乏動力的首要問題,缺系統化治理的牽頭部門也是這些遺留礦區久拖未治的重要原因。

  “曆史遺留礦山按規定應由縣級地方政府牽頭負責修復治理,但幾個億的資金,欠發達的秦巴山區縣級拿不出來。”安康市自然資源局耕地保護和生態修復科科長廖興德說。

  久拖未治的磺水

  秦巴山區山高溝深,安康、漢中村級以下的地名多以“溝”命名。未到雨季,但幾乎每個溝裡都有水,有硫鐵礦渣的地方,流下來的水就呈現褚黃色甚至棕紅色。

  在陝西省安康市白河縣最南端的卡子鎮,境內褚黃色的厚子河十分紮眼,自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硫鐵礦開採後,山間堆放的礦渣氧化,與雨水、溪流發生化學反應分解出酸性物質和大量鐵離子順著山溝彙入,作為漢江二級支流的厚子河就再也沒有清澈過。

厚子河河床。
厚子河河床。

  “這水黃了有幾十年了。”卡子鎮十里溝,一位挑著扁擔正在務農的吳姓阿姨說,她剛嫁到鳳凰村時,村民喝的都是河裡的水,後因開礦導致河水變黃後,澆菜都不行,山裡的村民守著泉溪卻到處找水喝。

  “我們的吃水很有問題。”吳姓阿姨小心翼翼地說,村里打過招呼不讓跟外地人亂說話。

  “我實事求是不會亂說話的,”她又提高嗓門說,吃水得不到保證是她最擔憂的事兒,“我們前兩天一連四天都沒水吃,只能到處挑水吃,有時候挑水都沒處挑呢,水有時候是渾的也不能喝。水澆過的菜長不了的。”

  據幾位村民回憶,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採礦隊開進了山裡,他們在厚子河的源頭挖山採礦,1976年,白河縣政府決定“大打礦山之戰”,許多村民也加入到開山採礦的隊伍中。

  從卡子鎮翻山過去就是彭家村,家住半山腰的黃姓阿姨經營著一家小賣店。據她回憶,1972年她從卡子鎮嫁到彭家村(原為黑虎村後併入彭家村),一開始在公社上班,1997年她將一處礦權承包了下來,組織村民把路一直修到了礦洞里。

  1998年,採礦的山路剛剛修好,一切準備就緒,黃姓阿姨卻收到“上面”下來的文件,“礦要全部關停”。1999年底,白河縣委縣政府作出《停止開採硫鐵礦治理磺水汙染的決定》。2000年4月,全縣硫鐵礦開採企業一律關停。黃姓阿姨當年準備採礦籌集的資金也全打了水漂。

安康市白河縣鳳凰村露天堆放的礦渣隨處可見,有礦渣的地方流水就呈土黃色,PH值顯示為強酸性。
安康市白河縣鳳凰村露天堆放的礦渣隨處可見,有礦渣的地方流水就呈土黃色,PH值顯示為強酸性。

  礦區關停,但汙染源已經形成,即使普通的下雨天河流漲水,依舊會把礦渣中的氧化硫等物質帶入河流,流經之處都是明顯的黃色。

  在卡子鎮藥樹村,礦渣隨處可見;在發仁溝,有村民甚至在礦渣上覆上一層薄土種植紅薯;沿著磺水上溯進入鳳凰村,村里一位柯姓大爺的房屋被裸露的硫鐵礦渣包圍。

  “村民喝的水哪裡來?”面對記者的提問,柯姓大爺手指著磺水溝裡鋪設的一條水管說,幾年前村民都是上山背水喝,這兩年村里16戶村民集資在山上修了水泥窯,自己鋪了輸水管,吃水方便多了,但雨季萬一遇到山洪,輸水管道很容易就被衝走,村民只能再買管子再修。

  未被封住的渣場

  為治理磺水問題,白河縣政府爭取項目資金,封堵礦洞、修壩攔渣、修庫攔汙,採取酸堿中和及配方施肥改良土壤,實施磺水治理。但由於點多面廣,沒有區域性的系統性評估,治理效果並不理想。

安康市白河縣干子坪的一處修復的渣場,一位村民正在渣場旁邊的山坡上挖紅薯。
安康市白河縣干子坪的一處修復的渣場,一位村民正在渣場旁邊的山坡上挖紅薯。

  在安康市白河縣干子坪有一處2018年剛做好的礦渣修復項目,記者在現場看到,這項由陝西省生態環境廳牽頭的修復項目並沒有將汙染“封”住,滲濾液沿渣場邊緣滲出,直接進入河道,把原本黑色的河床染成了黃色。

  “干子坪的礦渣之所以要修復是因為磺水汙染流入山溝,進入河道對下遊水源造成一定汙染。”陝西省生態環境廳土壤生態環境處副調研員牛曉雷說,上世紀秦巴山區的硫鐵礦開採特別多隻要硫鐵礦剖面與空氣接觸,在雨水或山體徑流的作用下就會產生磺水,沿著溝壑流下來,當時老百姓還用磺水灌溉,以為磺水裡含有鐵離子有營養,這就導致白河縣周邊很大區域的土地也造成了汙染,後來礦區關停後,老百姓逐漸認識到磺水汙染的問題,但土壤已經在常年磺水的澆灌下造成土壤酸性,而且由於硫鐵礦半生大量重金屬離子,經過幾十年的累積,土壤重金屬也嚴重超標。

白河縣鳳凰村一戶建在礦渣旁邊的新房。
白河縣鳳凰村一戶建在礦渣旁邊的新房。

  由於近年來,陝西省的礦山生態修復主要集中在秦嶺區域,秦巴山區的硫鐵礦治理還未納入整體規劃,缺資金仍是縣級政府治理缺乏動力的首要問題。

  “曆史遺留礦山按規定應由縣級地方政府牽頭負責修復治理,但幾個億的資金,欠發達的秦巴山區縣級拿不出來。”安康市自然資源局耕地保護和生態修復科科長廖興德說,去年安康市安排1675萬元礦山修復資金,但這些財政資金僅用於秦嶺地區的礦山地質環境恢復治理,白河縣並不屬於秦嶺地區,因此也就不在治理的範圍內。

  4月8日,陝西省自然資源廳調研員李仁虎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也表示,近兩年,陝西的環保整改主要集中在秦嶺區域,實際上秦巴山地也包含在內,但由於資金緊張,在分配資金上僅安排了秦嶺區域,大巴山區域省級沒有安排生態修復資金。

  不僅是缺乏資金的問題,由於自然資源、生態環境等部門間職能交叉,對於曆史遺留礦山生態修復到底該哪個部門牽頭,說法不一。

  李仁虎說,在廢棄礦山的治理修復方面,原國土部門現在的自然資源部門主要針對的是地質災害消除、地形地貌恢復、再加上土地複墾等內容。而廢棄礦山的土壤汙染和水汙染問題,不屬於自然資源部門的職責範圍內。

  牛曉雷認為,在礦區生態治理修復問題上自然資源部門和生態環境部門職能有交叉,但就陝西的硫鐵礦區而言,根源在國土(現自然資源)部門,“因為硫鐵礦本身就在山裡,沒開採之前也沒有汙染,為什麼會形成硫磺水就是因為採礦後鐵離子遇到空氣迅速氧化導致的,如果它不暴露在空氣中就不會發生氧化反應,採礦當年是國土部門批的,對於國土部門來說,礦山開採後把開採的礦區覆土綠化以後讓裸露表面的礦石與空氣隔絕,磺水的問題就解決了。”

漢中市西鄉縣五影溝的一處磺水。
漢中市西鄉縣五影溝的一處磺水。

  “雖然現在講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體,由自然資源部門牽頭,但職能劃分不是都在自然資源部門,各部門都有。”李仁虎說,對於礦山生態修復,目前缺乏統籌的牽頭部門。各部門的職能交叉較多,缺乏一個山水林田湖草統一治理的聯動機製。“這需要政府來牽頭做治理這件事情,否則單純依靠哪個部門牽頭都不現實,最終還是我治理我的,你治理你的”。

  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土壤與固廢研究所專家指出,機構改革之前,國土部門牽頭的礦山治理修復側重於水土保持、綠化以及邊坡治理等,但對汙染防治不重視,認為是環保的事兒,這就導致國土部門按照國土的標準對礦區治理完後,環保部門還要再做環境治理,各個部門只做一塊,導致治理效果不顯著。

  該專家指出,機構改革後,特別是在“山水林田湖草”作為一個生命共同體的理念提出後,礦區治理應該是由自然資源、環保、林草、農業各個部門在一起共同組織實施,這樣才能提出一套整體化的解決方案提升治理效果。

  對於秦巴山區分散分佈的小礦渣、小礦堆,專家建議以風險管控為主,比如集中到一個尾礦庫來進行封存。而無論採取風險管控還是治理修復,都不能讓這些礦渣對周邊的河道、農田造成汙染。

  新的汙染

  為了保護南水北調中線水源區,秦巴山區曾經轟轟烈烈的採礦被急刹車式叫停,但生態修復並未跟上,甚至,在礦區遺留生態環境問題尚未解決的情況下,新的採礦仍在繼續。

漢中市西鄉縣茶碾路旁泡桐溝的磺水與其他溪流交界處涇渭分明。
漢中市西鄉縣茶碾路旁泡桐溝的磺水與其他溪流交界處涇渭分明。
漢中市西鄉縣太友礦業旁泡桐溝裡的磺水。
漢中市西鄉縣太友礦業旁泡桐溝裡的磺水。

  在陝西省漢中市西鄉縣,記者來到太友礦業有限公司廠區內,廠工介紹說,該企業2017年還在生產硫金砂,2018年因群眾舉報,環保部門要求企業停產整頓處理廢水問題。

  “我們要求把泡桐溝內的磺水抽到太友礦業的廢水處理池經處理後再次打到尾礦庫裡面,禁止外排。”漢中市生態環境局西鄉分局執法大隊任姓副大隊長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說,接到群眾舉報後,執法人員督促企業對廢水處理池進行清淘並把坑湧廢水從礦洞里用管子把水抽到廢水池用藥劑進行中和處理。2019年3月至7月份,環保執法人員一個月左右要到他們企業去看一次。

  但記者在企業廠區內看到,按照環評規定以及環保部門的整改要求本該加藥處理的廢水池並未開動,大量強酸性的生產廢水存留在廢水池中。廢水池旁,泡桐溝裡的磺水順勢流入五里壩河,由漢中市環境工程規劃設計院編寫的環評報告指出,五里壩河是一條泉水補給的多溝溪的河流,沿東南流入鎮巴縣境內的四道河,最終彙入漢江。

  廠工對磺水汙染的情況並不關心,他更關心企業何時才能復產以及市場上的硫金沙價格能不能再漲漲。

  交談中,廠工拿起鐵鍬瞄準一塊礦石用力敲給記者看,流金一閃,“你瞧,黃金一樣的顏色,品位很高的。”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