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命中暴漲正負值第一!聯盟笑柄現已翻身?
2020年07月04日13:28

  以下是兩位現役側翼球員的一年級數據(每36分鐘):

  球員A:13.5分6.4籃板1.8助攻1.8失誤,運動戰命中率45.3%,三分命中率29.7%。

  球員B:14.8分4.9籃板1.9助攻2.1失誤,運動戰命中率39.9%,三分命中率35.3%。

  但從這簡單的面板數據來看,兩位側翼的一年級數據其實比較相似,得分和籃板都中規中矩,助攻數據並沒有特別突出但助攻失誤比都比較難看,而且命中率都偏低。

  球員A是誰?他是印第安納的側翼新秀保羅·佐治,是的,佐治出道時並沒有如今這般出色的三分水準,當時的他只是一個投射不穩定,控球不成熟,但防守可塑性很高的搖擺人。

  球員B是誰?他是今年被鷹隊選中,被球迷們戲稱為“寒冰射手”的高個側翼卡姆·雷迪什,跟佐治一樣,雷迪什沒有成熟的突破技巧和高超射術,但他的身高臂長和移動能力帶來的防守天賦已然顯露。

  這兩位球員的相似程度甚至在選秀順位上都出奇一致,雷迪什和佐治都是各自在第10順位被選中。這樣的球員無法在更高的順位被拿下邏輯不難理清:靜態天賦出色給這些側翼提供的成為精英級別防守者的基礎,但進攻方面的粗糙卻要經過更長久的打磨,而這種讓佐治打磨成了攻防兩端的全能明星,如果進攻未能明顯進步呢?

  12年第15順位的哈克里斯在奧蘭多的期待之中並未能成為進攻明星,他一直保持著自己的防守能力,但哈克里斯的角色定位已經從未來的控球前鋒轉化成了防守工兵。

  14年第17順位的綠軍新秀占士·楊曾經告訴記者“自己在學習佐治的比賽風格”,但最終在波士頓三個賽季的耐心等待後只能帶著場均2.3分的慘淡漸漸遠離的聯盟。

  佐治的例子並不適用於每個側翼,更多的例子告訴我們:在高順位選擇技術未成熟的側翼是高風險的投資。

  鷹隊在去年沒有選擇球風老成的小前鋒PJ·華盛頓,也沒有選擇射術精湛的投手希羅,鷹隊決定和當年的印第安納一樣,選擇可能性更大的卡姆·雷迪什,為球隊未來做一次高風險投資。

  雷迪什在大一與錫安和巴雷特組成的杜克三少可謂名聲大噪,但大學時再備受關注進入聯盟後也只能從零開始,在他展露天賦之前,雷迪什更被人熟知的是他的各種陀螺轉身。

  雷迪什的720度陀螺轉身失誤算得上是前無古人的騷操作,但鷹隊的教練皮雅斯似乎比較寬容:“我知道作為新秀他們會犯一些錯誤,但不會因為他們投丟了球或者出現失誤就把他們換下來。”

  但在十一月對陣公牛的第三節,皮雅斯在下半場開場不到兩分鐘就選擇把雷迪什放回後備席,這一次雷迪什在防守端跑位態度鬆散多次漏人導致球隊失分,接著又再次秀出了他的陀螺絕技,皮雅斯教練直接懲罰性的換下了雷迪什。

  一向脾氣不錯的皮雅斯在隨後的暫停沒有大發雷霆,但旁邊的助教亨特實在是看不過眼,當著主場球迷的面對著雷迪什咆哮,剛剛還沉迷在陀螺轉身中的雷迪什才意識到自己的過失。

  防守態度時好時壞,持球進攻暈頭轉向,攻防兩端雙雙低迷,這大概就是雷迪什NBA揭幕戰的縮影,但他的真實實力並非如此糟糕。

  防守態度的問題隨著賽季進行也漸漸消失,皮雅斯從下半賽程開始也漸漸將防守對方尖刀的任務交給了雷迪什,他有比亨特更出色的跑跳能力,只是防守端有時過於莽撞,但他的長臂已經讓很多球員吃下了苦頭。

  在新年之前的賽程中,還未適應NBA的雷迪什在防守端貢獻寥寥,但皮雅斯教練逐漸讓他去防比自己矮小的對手,這個賽季雷迪什有超過六成的時間都在防守後衛。

  進攻方面,其實雷迪什在大學里已經有陀螺轉身的毛病,但喜歡轉身其實只是他另一個弱點的縮影:不願對抗。

  雷迪什沒有出色的持球技巧,持球攻變相經常踉踉蹌蹌,這已經讓他長時間養成了用閃躲來終結的習慣,而最不需要技巧的躲閃動作就是雷迪什最愛的轉身。

  如果不用出自己獨門的陀螺躲閃,無法過人的雷迪什自然增加了許多低效切高難度的中距離出手,這導致他籃下和中距離的效率同時降到了冰點,但隨著賽季的進行雷迪什又來了個巨大了轉變。

  他開始不懼對抗,在突破之後處理球也變得沒有那麼毛躁,願意抱著炸藥包一樣殺到禁區,這是以前他不習慣做的事情。

  除此之外,雷迪什的遠投問題也更像是對NBA三分線的不適應,去年的31場比賽“寒冰射手”不愧自己的外號,留下了26.1%的尷尬三分命中率,但在新年之後這個數字已經飆升到了39.7%,一個可以用“出色”來形容的命中率。

  看起來“寒冰射手”與埃文端拿這樣一直練不出遠投的搖擺人不一樣,雷迪什的問題在於對出手的選擇與投籃的信心,他的投射基礎已經比當年一年級的保羅佐治要出色,用雷迪什自己的話來說,這是他“找到了比賽的節奏”。

  這種節奏最終在二月份開始變成了實打實的球隊貢獻,這個賽季最後十場球雷迪什場均有16.4分入賬,正負值位列這個時期內的全隊第一。

  但很遺憾雷迪什這個賽季從冰點走出之後的精彩變現因為停賽戛然而止,但他未來的模樣已經可以期待。

  既然雷迪什不是我們想像中那個遠投糟糕的“寒冰射手”,而只是在剛進入聯盟後需要時間適應的新秀,雷迪什在進攻端的潛力就註定了不會只是一個效率低下的控球前鋒,而是一個投籃有保障,且有極佳身體條件去突破禁區的進攻尖刀,當然,一切要在雷迪什忘了自己的720陀螺轉之後才會開始實現。

  防守端雷迪什的長臂和速度表現出來的能力不僅可以成為這個位置的精英防守者,還有潛力從一號位放到四號位,而這樣能防多個位置的球員鷹隊已經有科林斯、卡培拉和亨特。

  未來的鷹隊從鋒線到內線都有多個出色的防守者,即便特雷楊的防守缺陷不會消失鷹隊防守的下限也被大大提高,而雷迪什或許就是在特雷楊身邊保駕護航的最佳拍檔。

  (周亮)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