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超3000人!名字就叫米高佐敦,是什麼體驗
2020年07月04日07:36

  提到米高佐敦,人們都會想到“籃球之神”,但在美國,叫這個名字的人據統計卻超過3000人,且遍佈各行各業。而這個名字曾給他們帶來困擾,也帶來便利。《SLAM》記者Alex Squadron帶你走進這些和佐敦重名者的多彩生活。

  “如果每次大家拿‘米高佐敦’這個名字來取笑我時都塞給我一美分,我早已和真正的米高佐敦一樣有錢了。”

  說這句話的人也叫米高佐敦,但此佐敦非彼佐敦。他是iHeartMedia(一家坐落於肯塔基州萊剋星頓的公司)的區域部門高級副總裁,現年40歲。他的社媒帳號簡曆上寫著:“一個擁有傳奇姓名的普通人。”

  不過,這兩位佐敦在生活中還是有交集的。曾經,他們都在拉斯維加斯的一家酒店入住,佐敦副總不停接到電話,但電話那頭確認的卻是飛人佐敦預約的服務。一個月後,飛人佐敦回到同一家酒店,酒店前台卻犯了個致命錯誤。

  “不知怎麼地,他的信用卡和我的信用卡被搞混了,”佐敦副總說,“在一個週日淩晨5點,我接到了信用卡公司打來的電話,他們要求我授權他們支付一筆巨額費用,而他們想要在卡上划去的金額竟高達6位數。”

  據TMZ證實,這是飛人佐敦在一家高爾夫球會的消費,卻要遠在肯塔基的佐敦副總替他買單。

  人們總愛說:“只有一個米高佐敦”,這麼說並不確切。實際上,據可靠的調查顯示,全美大約有超過3000位米高佐敦。

  有一位米高佐敦是34歲的、來自紐約布朗克斯區的數據分析學家。他當年接受軍訓時,教官總會尋他開心,讓他帶頭演唱《空中大灌籃》主題曲《I Believe I Can Fly》。

  還有一位米高佐敦是現年38歲的承包商,父母都來自厄瓜多爾。“我也不知道咋就姓佐敦了,”他說。如今他已習慣了,但也承認“有時的確有些窘迫”。一旦有人在公眾場合喊他的名字,他立刻就會感受到來自周圍人們的凝視。

  還有一位米高佐敦是現年30歲的自詡的“網絡安全專家”,他正在創辦一家軟件公司。他表示:“我有時會將我‘親筆簽名’的籃球送給客戶們,他們也都覺得這挺有趣的,”他說,“芝加哥正好是我的工作所面向的區域。”

  叫米高佐敦有時會得到意料之外的優待。有一次,一家餐館接到了米高佐敦的訂餐,為此忙活了半天,等來的卻是從街那頭走來的一位路人佐敦。店家這時想反悔已來不及了,侍者和酒店經理的臉上寫滿了失望。

電影《Like Mike》劇照
電影《Like Mike》劇照

  前文提過的那位佐敦副總也表示:“每當我們結伴出去遊玩,朋友們都會說,‘嘿,就以你的名字去預訂吧,我們肯定會得到超一流的服務。’如果哪天遇到了真正的MJ,我還得謝謝他。”

  當然,煩惱也是隨時存在的。米高佐敦,現年42歲的霍頓學院主任牧師,數週來一直被人取笑:

  “你打籃球嗎?”人們總是問他。

  “不。”

  “那我估計你還得再長高點兒。”

  其實,佐敦牧師身高1.91米,比飛人佐敦也就矮了7公分。

  還有一位邁克-佐敦(Mike Jordan),是一名NFL角衛,曾先後效力過洛杉磯公羊隊、克利夫蘭布朗隊、紐約巨人隊和田納西泰坦隊,他就是以飛人佐敦來命名。

  現年42歲的Mike J表示:“我的名字是我大哥給取的,他認為給我取這個名字簡直再聰明不過了。”

  除了他,NFL還有一位米高佐敦,他現年22歲,是辛辛那提孟加拉虎隊的進攻截鋒。他的父親和祖父都叫米高佐敦。曾經,他使用的是中間名多諾萬。但在看了《空中大灌籃》後,他堅持要將米高佐敦作為自己的名字。

  “你知道嗎,這個叫佐敦的傢伙真的很酷,”他說,“在上幼兒園的第一天,我就說,‘我的名字叫米高佐敦,你們每個人都必須這樣叫我。’”

  有次他卻因此倒了黴。當時他還是一名在俄亥俄州大就讀的學生,負責為同學們的超級碗聚會訂餐。

  “我在網上定了餐,在收貨地址欄里填上了我的名字,”他回憶說,“但我左等右等,卻不見外賣小哥來。我打電話過去詢問,告訴對方,‘嘿,這是米高佐敦訂的餐。’電話那頭的人說話了,我猜他是那家店的老闆,他衝我吼道,‘別再耍我了,我這還一大堆訂單呢,要知道今天可是超級碗週末。你才不是米高佐敦呢,你的訂單作廢了!’”

  結果他們只能一邊啃著從當地的CVS買來的速凍雞翅,一邊看超級碗,但雞翅和超級碗真的很不搭。

  當然,這個名字也成為激勵他的動力。“為了將我和NBA的那位米高佐敦區分開來,我就得在NFL也打出像佐敦在NBA那樣不朽的成就來,”他說。

  對其他幾位佐敦而言,這個名字並未成為負擔,他們也沒想過藏著掖著,而是張開雙臂迎接它。

  佐敦副總說:“當人們聽到米高佐敦這個名字,他們總期望最佳,這就是我的動力。”

  “網絡安全專家”佐敦提到他有個弟弟叫“柏賓”,他才是真的慘。“這個名字沒帶給我絲毫壓力,”他說,“反正我也沒法像那個MJ那樣,讓全球97%的人認識他,讓淨資產超過10億美元,並且擁有一支NBA球隊。”

  牧師佐敦說:“反正我性格外向,總能與他人輕鬆展開談話。”

  Mike J說:“我可沒在追隨MJ的腳步,我倆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數據分析學家佐敦說:“我也沒感受到任何壓力,只是當年在大學校隊時,隊友常吹噓說,‘我們隊里有個佐敦!’”。(魑魅)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