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里夫人忌辰 | 她的婚外情不可恥,可恥的是虛偽的衛道士
2020年07月04日17:38

原標題:居里夫人忌辰 | 她的婚外情不可恥,可恥的是虛偽的衛道士

原創 葉克飛 歐洲價值

法國人之所以難以容忍居里夫人的婚外情,並非完全出自於道德。這其實也是常態,衛道士之所以虛偽,正是因為他們用盡人生一切猥瑣與不堪,所捍衛的都只是內心的肮髒慾望,從來都非真正的道德。

撰文〡葉克飛

今天是居里夫人的忌辰,1934年7月4日,她因惡性白血病去世。

說起居里夫人,那可是小學生都知道的名字。不過許多人對她的瞭解,往往僅限於她發現了鐳。其實居里夫人在科學領域的成就可不僅於此。

這位科學家1867年出生於波蘭華沙,1891年前往巴黎求學,就讀於索邦大學。1894年,她結識了皮埃爾·居里,並於次年結婚。1896年,她與丈夫共事,在校內從事科學研究。

1898年,居里夫婦發現新的放射性元素84號,居里夫人建議以祖國波蘭的名字構造新元素的名稱,也就是釙。

同年12月,居里夫婦和同事貝蒙特又發現新元素88號,放射性比鈾強百萬倍,命名為鐳。1903年,他們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可惜的是,1906年,丈夫皮埃爾·居里不幸去世。

1911年,居里夫人又因分離出金屬鐳元素與相關放射學研究而獲得諾貝爾化學獎,成為世界上第一位兩度獲得諾貝爾獎的人。1922年,居里夫人當選巴黎醫學科學院院士。1934年去世後,醫生報告指出:“她所得的疾病是一種發展迅速、伴有發燒的繼發性貧血。骨髓沒有造血反應,可能是因為長期積累的輻射量造成的傷害。”

作為科學家,居里夫人有無數稱號與頭銜,但她身處的時代仍是典型的男權時代,一路載譽而行的她,也背負著沉重的壓力。尤其是一場婚外情,使她受盡屈辱,被當時的法國輿論稱為“波蘭蕩婦”。

丈夫去世後,居里夫人悲痛欲絕,生活陷入沉寂,直到比她小五歲的保羅·朗之萬走入她的生活,二人陷入熱戀。只不過,這是一段婚外情。

朗之萬曾是皮埃爾·居里的學生,也是一位科學家。他婚姻並不如意,妻子性格暴躁粗野,也與他沒有共同語言,甚至曾用陶瓷花瓶砸傷朗之萬的頭。

當朗之萬的妻子發現朗之萬頻繁外出、行蹤不定後,大起疑心,授意哥哥潛入郎之萬的實驗室搜查,結果偷走了居里夫人給朗之萬的所有情書,送到巴黎各大報社公開。

在這些情書中,居里夫人除了表達愛意之外,也表達了強烈的性需求,談論了許多與朗之萬的性事感受。當這些信件被公開後,她被法國人稱為“波蘭蕩婦”。

那時的法國,可不是有些人想像中的浪漫國度。那些衛道士們襲擊居里夫人的住宅,用石頭砸爛窗戶,威脅要殺了她,逼她滾出法國。

就連一些曾經與她一起在科學研究之路上合作的法國科學家,也聯名寫信要求她離開法國,其中就包括了她最好的研究搭檔保羅·艾培。

保羅·艾培的女兒卻站了出來,作為居里夫人的學生,她毫不留情地譴責了自己的父親,她對父親說:“如果你敢趕她走,我將永遠不會再見你,我的父親”,她還說:“如果瑪麗·居里是個男人,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同樣支援居里夫人的還有她的好友愛因斯坦,他坦言“瑪麗·居里的私生活只跟她自己有關。”

法國人之所以難以容忍居里夫人的婚外情,並非完全出自於道德。這其實也是常態,衛道士之所以虛偽,正是因為他們用盡人生一切猥瑣與不堪,所捍衛的都只是內心的肮髒慾望,從來都非真正的道德。

具體到居里夫人這件事,那些衛道士內心潛藏的陰暗面,是不堪的男權主義和民族主義。

那時的法國女性,大多數依然是家庭婦女。對於居里夫人這種在男性為主的領域取得巨大成功。甚至獲得世界性聲譽的女性,很多人內心難免懷有陰暗惡意。同時,居里夫人是波蘭人,也觸動了許多民族主義者的脆弱神經和玻璃心。既然在專業上無法打倒居里夫人,那就在道德上搞臭她弄垮她。

至於婚外情的另外一方朗之萬,並未受到什麼衝擊。他的妻子煽動輿論攻擊居里夫人之後,作為“補償”,同意朗之萬再公開擁有一個情人,也是他的一個秘書,以此為條件挽回婚姻。又過了一些年,朗之萬的妻子還同意丈夫與一個年輕女學生一起。為了這個小情人,朗之萬甚至還請託過居里夫人,讓她在研究所里為這個女學生安排了一個職位。

居里夫人在輿論的殘酷攻擊下,一度意誌消沉,大病一場。但她終於還是從困境中走了出來,並繼續投入工作。

她曾對女兒說:

“在由男性製訂規則的世界里,他們認為女人的功用就是性和生育。”

她所做的一切,正是為了證明這種論調的荒謬。而且,這不僅僅是居里夫人的個人努力,甚至成為家風——1935年,她的女兒愛蓮娜繼母親之後,成為世界上第二個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女性。居里夫人的外孫女也是一位核物理學家,有趣的是,她嫁給了朗之萬的孫子。

二戰後的歐洲痛定思痛,尊重多元化,尊重少數群體,各種平權運動勃興。居里夫人所面對的舊日法國,也已一去不複返。如今的法國乃至歐洲,對個人私域的事情多抱有足夠的包容,衛道士也越來越少。道德不再淩駕於法律之上,而且大多數人都能做到以道德律己,但不以道德苛求他人。如果一個國家有無數衛道士虛偽地扯旗呐喊,以私德攻擊他人,只能說明它距離文明社會甚遠。

至於居里夫人,她的靈柩於1995年遷入法國巴黎先賢祠,成為先賢祠中的唯一女性。先賢祠中沒有政治人物,只有對法國乃至世界做出卓越貢獻的作家、詩人、藝術家與科學家,居里夫人當之無愧。

原標題:《居里夫人的婚外情並不可恥,可恥的是那些虛偽的衛道士》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