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華的劇本改了
2020年07月04日09:14

原標題:杜華的劇本改了

原創 壹娛觀察編輯部 壹娛觀察

文/丫老師

儘管2020年才過半,但不可否認的是今年最火爆的真人秀節目是《乘風破浪的姐姐》,“靜靜子”、“綺綺子”等姐姐們不斷上漲的人氣和鋪天蓋地的話題,不管和哪位流量明星相比,都不遑多讓。

從本質上來說,《乘風破浪的姐姐》不是一個真正的女團選秀節目,而是通過披著選秀外衣的《花兒與少年》甚至《變形記》。

出道多年的“姐姐”,需要被回爐重造,這本身就足夠有張力。

對觀眾來說,看到缺乏唱跳經驗的姐姐通過訓練逐漸地“有內味兒了”,是養成系的樂趣,看到中年女性所遇到的職場瓶頸和焦慮,則更能喚起另一種情感上的共鳴。

▲ 《乘風破浪的姐姐》海報

這個過程中究竟姐姐是被工業標準塑造成所謂“女團”模樣(哪怕大家都知道這是暫時的),還是一舉擊碎“白瘦幼”主導的傳統女團審美和框架,都是這個節目獨特的看點。

在這個過程中,節目組需要把所謂的“女團標準”明確出來,以供姐姐們挑戰。而杜華,就是這個行走的標準。

而在偶像選秀這件事上,杜華和她的樂華已經攢了十餘年的劇本。

“浪姐”需要杜華,

但不是她擅長的劇本套路

杜華在第一期的表現,給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給黃聖依打高分、給唱功很強的叮噹打低分,不管是姐姐們初舞台展示的是什麼,一律分到dance組,種種迷惑操作,以及女團就是要青春靚麗、整齊劃一”等危險發言,讓芒果台都在畫面上打出“僅代表杜華女士個人觀點”的花字,以此劃清界限。

也因此,在寧靜在接受採訪問助理:“那個杜華老師,是叫杜華嗎?”,以及鄭希怡說:“一把年紀還要被不知道是什麼人來評價自己” 時,觀眾都大呼痛快。

但杜華並不是真的“查無此人”。

她所創辦的樂華娛樂從音樂和經紀業務起家,2013年開始涉足影視,其中最成功且最為人所知的是經濟業務,尤其是對偶像團體的打造。在國內,樂華就是國內偶像培訓最高水平的代名詞,也是國內第一家在韓國建立分公司的娛樂公司。兩個偶像團體UNIQ和宇宙少女,分別與2014年和2016年相繼在韓國出道。

2018年被稱為“偶像元年”,一定程度上有賴於樂華展示了自己漂亮的培訓成果。

《偶像練習生》9人出道位中,樂華娛樂佔據了三位,《創造101》的11人出道位中,孟美岐和吳宣儀兩位樂華的藝人包攬前兩名出道位。旗下藝人王一博和程瀟,還分別擔任了兩個節目的導師。

通過當年均為現象級的兩檔節目,樂華第一次走進大眾視野,但從現場選手的反應來看,樂華在業內早已聲名顯赫。

幾乎每檔節目的初舞台評級都有這樣的畫面,其他公司的練習生在看到樂華的成員上台表演時,會不自覺坐直,“樂華的來了。”

當有選手說,因為公司買不起音樂版權,只能準備了一首表演曲目,樂華的選手可以直接拿師姐宇宙少女的歌來表演。

杜華不是一個低調的老闆,她和楊天真、龍丹妮並稱“娛樂圈三大教母”,以粉圈標準來說,杜華有“站姐”、有超話,還登上過三本時尚雜誌,論起資源,不僅比自己旗下藝人還好,甚至強過不少參賽的姐姐們。

▲ 杜華、楊天真、龍丹妮(從左到右)

杜華對待姐姐成團這件事又表現地非常認真。

國內娛樂圈過去其實並沒有所謂的偶像團體文化和工業標準。國內開始嚐試打造本土偶像,也才約十年的光景。

2009年,效仿日本傑尼斯事務所的時代俊峰成立,2010年,絲芭傳媒成立,其推出的偶像組合SNH48,幾乎復刻了日本偶像團體AKB48。2009年,杜華成立樂華娛樂。近兩年來雖然三大視頻平台都在推出自己的偶像選拔節目,但練習生和偶像團體依然不是內地娛樂圈的主流。

因此,參加選秀的00後小妹妹們說自己始終懷抱女團夢想,尚且要打個問號,更何況是年齡都在三十加以上的成熟藝人們。

所以,三十位乘風破浪的姐姐們,也不會有誰真正想做女團,更多的是像黃曉明所說“這是個加分項。”

而杜華不一樣。

她依舊在用自己選拔練習生的眼光審視姐姐,從商業角度考量將來的“姐姐團”是否有價值。

在訪談節目《定義》中,她也說了姐姐們來參加這個節目是“瘋了”的這種話,但她解釋了顧慮的緣由,就是這些已經很成熟的藝人沒時間練習,成團後也很難協調檔期,形成團隊活動。

杜華在國內做團體,基本完全沿襲了韓國模式,在樂華娛樂的造星體系中,練習生們每天訓練至少14個小時;要接受唱跳、形體、禮儀、語言等各方面的培訓;要通過周考、月考、季考與半年考,不合格的人隨時會被淘汰。

▲ 樂華參加《青春有你2》的練習生

這是一條已經被驗證成功的工業流水線,可以說,藝人是被當作商品來看待的,是可複製的。對此杜華也毫不諱言,她說過:“我的經驗可以複製。”甚至放言:“賭一億造星,輸了就退出娛樂界”。

基於此,杜華選人的標準是:先天條件要好,可塑性要強,要勤奮。她把培養藝人投入視為“天使投資”,偶爾看走眼,“投錯了就投錯了。”

可是參加這個節目的“姐姐們”顯然早已不需要天使投資了,甚至是自帶資本。

杜華在偶像選秀里擅長的劇本套路,放到“姐姐”們身上,並不好用。

過去杜華打造團隊,面對的都是一張張白紙,而姐姐已經是可以被欣賞的畫作了。

所以,如果把該節目視為一個女團選秀節目,僅從專業上來說,杜華當然無法指導姐姐。姐姐的閱曆,超出了她可複製的經驗。

但如果把這個節目視為一個真人秀,她就是“嬌生慣養”的城市姐姐們要去適應的鄉村,她是《花兒與少年》里的遊戲規則,她是未被聲明的第三十一位姐姐。

《乘風破浪的姐姐》像是一場辯論賽。所有姐姐們、甚至參與節目的所有人,拿的都是反方的辯題:女團不必青春靚麗、整齊劃一。只有杜華一個人手持正方。

而任何公開的辯論賽都是正反雙方共同獻上的表演賽,歸根結底不是為了說服對手而舉辦,而是為了說服旁觀者。不要我覺得,我要您覺得。哪怕隨著節目的進程,杜華逐漸揚棄了自己堅守的標準,為姐姐們的表現感動落淚,都不是真正的結果。

真正的結果,可能要在下一個《青春有你》、下一個《創造營》里,才會揭曉。

兩次改寫劇本方向,杜華能繞開

國內偶像市場的暗礁嗎?

而對於杜華來說,因為《姐姐》帶來的差評只能算一朵小浪花。早在節目開播之前,她就習慣每天微博私信收穫百萬惡評了。

身為樂華娛樂的CEO,杜華的星辰大海始終是偶像市場,她已經在這片海域航行了十年。

“聚是一團糊,散是滿地C(位)。”粉絲的一句調侃,準確描述了樂華過去十年在偶像團體方面的產出成果,至少在外界眼中是這樣的。

▲ 樂華七子

樂華有成熟的藝人的培訓體系且捨得投入,而所謂“成熟”換言之就是最接近韓國的工業標準。

因為在國內語境里,大眾觀念中的“偶像團體”這一概念相較於日本的養成系,還是更接近韓國概念。儘管在韓國,“偶像組合”與歌手、演員一樣,都屬於娛樂行業中的細分公眾,職業屬性更強,而國內的“偶像”定義相對模糊,經常和“年輕流量藝人”畫上等號。

但國內的“頂流”藝人中,有過韓國偶像團體經曆的藝人確實占了大半,比如吳亦凡和他的隊友們。

樂華在成立之初,更是抓住了初代流量藝人,韓國男子組合Super Junior-M的前隊長韓庚。

目前樂華旗下的所有出道組合成員,都在韓國接受過系統的訓練。

男子組合UNIQ在韓國三大娛樂經紀公司之一的YG娛樂培訓,宇宙少女由樂華和韓國STARSHIP娛樂聯合打造。2014年,樂華還在韓國成立了分公司,並簽約了多位韓國籍藝人

樂華最早推出的這兩個偶像UNIQ和宇宙少女,成員陣容均是中韓搭配,在韓國出道後,以“出口轉內銷”的方式回到國內活動。

▲ UNIQ

在偶像工業成熟且競爭激烈的韓國市場,兩個團稱不上大火,但也有一些成績,比如UNIQ曾在中韓粉絲打榜音樂節目《THE SHOW》投票中國區第一、超過EXO,演唱夢工廠動畫大片《馬達加斯加的企鵝》主題曲等。

尤其考慮到UNIQ雖然成團至今,但實際合體活動的時間只有一年。杜華曾公開表示,UNIQ僅成立一年就收回了成本。

但2016年夏天,樂華的航程觸礁。

“限韓令”的消息不脛而走,韓國藝人無法在內地活動,使得如UNIQ和宇宙少女這類由兩國藝人構成的偶像團體,再也無法兼顧兩國市場。宇宙少女由於樂華和STARSHIP聯合推出,13人中韓國成員比重占絕對優勢(十人),還主要在韓國活動。而樂華擁有絕對掌控權,且三名成員都是中國成員的UNIQ就再也沒有過合體活動了。

粉絲此前一直呼籲希望能以中韓小分隊的形式分別活動,但都沒有被樂華採納。

歸根結底,可能是國內的音樂產業和演出市場都再輝煌,唱跳藝人收入不高,因此王一博、周藝軒、李汶翰三位中國成員各自參與影視、綜藝項目。

▲ 王一博常駐《天天向上》

“限韓令”一方面讓樂華不得不放棄過去“出口轉內銷”的套路,但另一方面又何嚐不是一塊“遮羞布”,因為樂華並沒有表現出足夠征服韓國市場的實力。

杜華的劇本方向發生了重點偏移,專注內地市場成了樂華唯一的選擇。

終於,2018年開始,擁有實力的視頻網站開始進軍偶像市場,在該領域深耕多年的樂華迎上了這波浪潮、迎來了屬於自己的榮耀之年。

在《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中,樂華啟用了1+2+5的策略,即一位導師、兩位相對成熟的練習生或藝人帶5位新人。

《偶像練習生》中是導師程瀟,參加過韓國原版《produce 101》第二季的Justin、朱正廷和其他五位新人,《創造101》中則是王一博加宇宙少女中的兩位中國成員孟美岐、吳宣儀和另外5位新人。

次年,王一博的隊友周藝軒、李汶翰帶著樂華的新人練習生分別參加了優酷的《以團之名》和愛奇藝的《青春有你》,最終周藝軒成為了《以團之名》總冠軍限定團“新風暴”的隊長,李汶翰又在《青春有你》中以第一名的身份加入UNINE組合再次出道。

▲ 李汶翰參加《青春有你》

這也就是粉絲說樂華的藝人“聚是一團糊,散是滿地C。”的由來。

當時樂華的藝人,即便沒有曾在韓國出道的光環,他們的業務能力依然是碾壓內地絕大部分未經系統訓練的練習生。

但平台推出選秀類節目的速度已經遠遠超過了練習生培養的速度,今年大家會發現,像樂華家這樣的“地主”也沒有餘糧了。

今年的《青春有你2》中,樂華派出的陣容相比《創造101》時期可以說是全面降級,沒有藝人擔當導師,派出的5位練習生中,沒有已出道成員。而騰訊視頻的《創造營2020》,樂華更是直接選擇了放棄。

最終的結果就是,《青春有你2》的出道位中沒有樂華成員,最被看好的金子涵最後的名次是第11名,陸柯燃卡九出道雖然令不少人感到意外,但金子涵和陸柯燃之間的的確確還差了20萬票。

這或許跟這一季《青春有你2》的呈現風格和趣味取向有關,性格突出、話題度高的選手更有優勢,而隔壁的《創造營2020》更強調實力。但也不能說全員押寶愛奇藝是杜華走錯了,因為從目前的節目播出效果來看,《創造營2020》的熱度實在對不起騰訊視頻的投入,也浪費了《創造101》打下的良好基礎。

▲ 《創造營2020》劇照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金子涵已經參加了《快樂大本營》常駐新人的選拔。

杜華是一個喜歡總結經驗、複製經驗的老闆,或許這是她從王一博躋身頂流的過程中,看到的一條清晰路徑。

在這個時間點上,“沒有餘糧”的杜華又將在偶像選秀上開寫新的劇本。

有傳言稱,杜華準備把剛從“火箭少女101”中畢業的孟美岐、吳宣儀,以及程瀟、金子涵和同樣參加了《青你2》的陳昕葳組成新的女團。

畢竟“火箭少女”畢業後,內地第一女團的封號,正虛位以待。如果真到那時,樂華娛樂能拿出比現如今合格的運營能力嗎?

但這個信號的發生,也代表著偶像初級選秀的戰場,杜華已經疲倦了,她也將成熟偶像的深度運營成為接下來劇本的核心方向。

姐姐們的興風作浪只在這個夏天,而對杜華的考驗遠在節目之外。

原標題:《杜華的劇本「改」了》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