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曝光!一到晚上10點,這些女主播的表演內容就變味了...
2020年07月05日09:59

  原標題:央視曝光!一到晚上10點,這些女主播的表演內容就變味了。。。

  近日,國家網信辦會同相關部門對31家主要網絡直播平台的內容和生態進行了全面巡查,其中有10家網絡直播平台因為存在傳播低俗內容等問題被約談。然而,記者發現,包括被約談的平台在內的一些直播網站,低俗涉黃問題依然存在。

  在某直播平台,大量主播都在進行色情直播。有的是直接裸露身體敏感部位,有的則是通過語音和肢體動作引誘網友打賞。另外,這家平台還在色情直播的同時,推廣非法賭博活動 “六合彩”。

  在一個叫做“夜魅社區”的直播平台,記者發現在白天時段 ,平台里的主播內容基本上以唱歌、聊天為主,但一到晚上10點以後,社區里的直播內容就變了味。

  直播平台深夜變天

  在這個平台的一個聊天室里,這位主播不但網名露骨、衣著暴露,不斷慫恿網友最低充值100塊刷禮物、加微信,而且還聲稱會給網友發送更加精彩的節目。

  “夜魅社區”主播:哥哥,你看一眼你的私信。

  果然,這位主播在收到禮物之後,就在第一時間通過私信發來了個人微信號。添加之後,主播馬上發來多段色情視頻。

  為了得到更多打賞,這位主播在私聊過程中,又連續發出更多的淫穢視頻,同時還向網友預告第二天同一時間還有更多的所謂“精彩”內容。

  和涉黃直播平台相比,某社交平台上的所謂“精品”內容則是24小時在線。

  在這個叫做“一隻笨蛋小丫頭”的首頁,記者發現,帖子每天都會更新。內容多是一些格調低俗、富有挑逗性的美女照片。在頁面左邊的相冊中,博主還直接貼出了黃色影片的視頻截圖。另外,有的帖子還有黃色網站鏈接。網友點擊以後可以迅速跳轉到黃色網站,這些網站甚至含有涉及未成年人的淫穢視頻。

  以低俗涉黃內容博流量 打“擦邊球”

  除了剛才提到的這些涉嫌傳播淫穢信息的社交平台和微博用戶以外,記者還發現,一些比較知名的直播平台,為了提高直播流量,也經常打各種“擦邊球”。

  某家以遊戲直播為主的直播平台,記者發現視頻里的這位主播在與網友進行互動的時候,聊天內容並不是遊戲。

  主播 夢蝶小公舉:那你現在存款幾位數啊?

  網友:我現在存款就七位數吧。

  主播 夢蝶小公舉:百萬?老闆你真的不打算兩萬塊錢加個私人微信嗎?

  在某短視頻平台的直播間,這個叫做四平阿廈的主播擁有1200多萬粉絲,經常在晚上的黃金時間進行直播。記者通過持續關注之後發現:直播過程中,演出人員不但動作誇張、故弄玄虛,而且還經常爆粗口。

  主播 四平阿廈:能幹就干,不能幹滾犢子啊!你怎麼不走呢?你怎麼不走呢?滾去。

  隨後,記者撥打了這家短視頻平台的舉報電話,向客服人員反映了視頻中存在的問題,但電話一直占線。

  於是記者又通過客戶端反映視頻中存在的問題。平台雖然很快將記者舉報的這段視頻刪除,但當天晚上,四平阿廈的網絡直播仍然準時上線,直播內容依然沿續著之前的內容,在線粉絲數量最高時超過10萬。

  記者投訴舉報社交平台違規內容 無果!

  我國《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第19條規定,互聯網直播服務提供者應當自覺接受社會監督,健全社會投訴舉報渠道,設置便捷的投訴舉報入口,必須及時處理公眾投訴舉報。但相關平台是否履行了監管責任呢?記者隨後對某些社交平台的違規內容進行了投訴,結果如何呢?

  記者對涉嫌傳播淫穢信息的博主,向某社交平台進行了投訴。但截至記者發稿時為止,記者看到“我的投訴”狀態仍然是“等待處理”。被投訴的博主依然繼續發佈涉黃內容。

  隨後,記者又撥打了主播 夢蝶小公舉所在直播平台的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針對有關主播的聊天內容進行了投訴。

  客服:後面會反饋到我們這邊的一個調研同事去核查您說這個情況的。如果您方便的話,您看能不能聯繫到我們的在線客服,然後提供一下舉報信息,我們這邊的話也會根據您的舉報信息的話去針對於這個事情核查處理的。

  第二天,記者發現這位主播仍然準時上線直播,於是對主播進行了在線投訴,但在隨後幾天時間里,直播中依然出現了低俗內容。

  主播 夢蝶小公舉:你有五位數存款,兩個火箭不捨得刷!

  在對“夜魅社區”里的涉黃主播進行投訴時,客服人員告訴記者:只能線上投訴。

  “夜魅社區”客服:您聯繫一下在線客服,然後提供一下主播ID及還有那些截圖。

  在“夜魅社區”的手機客戶端,記者向在線客服進行了投訴。當記者詢問什麼時候可以得到反饋結果時,對方表示不清楚,至於主播通過微信私聊的方式傳播黃色視頻問題,在線客服則表示無法受理。

  專家:社交平台必須落實企業主體責任

  針對社交平台涉嫌傳播低俗、涉黃內容屢禁不止的現象,專家表示,社交平台不能為了拉升流量,放鬆、甚至放縱對平台內容的管理,必須落實企業的主體責任。

  多數平台可精確查找並審查違規內容

  據瞭解,多數社交平台已經具備了成熟的大數據技術和完備的人工審核力量,完全可以對直播內容進行精確查找和嚴格審查,並在第一時間封禁違規賬號。

  某社交平台負責人 潘瀅:平台有責任有義務落實主體責任,即使是在測試階段的直播功能,也需要對內容進行監管,如果對舉報內容沒有及時的反饋,甚至繼續放任在平台內傳播的話,那麼社交平台就必須承擔相應的責任。

  針對一些主播繞過社交平台,採取和網友私聊的手段傳播淫穢信息的現象,法律專家認為,涉黃交易雖然沒有直接在社交平台上完成,但由於社交平台作為直播內容提供者,不能也不應該成為傳播淫穢內容的幫兇。

  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 邱寶昌:銷售淫穢物品輕者是治安處罰,嚴重的可以去追究刑事責任。但是如果平台明知甚至放縱的話,我認為這個責任不僅僅是音視頻的經營者、音視頻的表演者,我們的平台也要有相應的責任。

  另外,針對直播內容中的 “擦邊球”的現象,專家表示,主流社交平台任何時候不能“利”字當頭,而是應該把社會效益,尤其是未成年人的保護放在第一位。

  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 邱寶昌:平台可能它考慮到它的這種經濟方面,它出手輕、出手緩,但對未成年人的權益,對整個社會的風氣,對社會的危害已經造成,所以不能因為它是大V,就減輕或者是動手很慢,所以監管力量、我們的行政的力量要跟上。

  運營成本低 違規平台可變身多個App

  除了社交平台沒有嚴格落實主體責任,甚至縱容部分主播傳播低俗、涉黃信息以外,社交軟件投放的技術門檻過低也是涉黃信息傳播的另外一個原因。

  目前,社交平台軟件的開發、運營和銷售已經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產業鏈。開發一個簡單的直播平台只需要幾千塊錢。為了盡快提升知名度,儘可能多地吸引粉絲流量,同一個傳播低俗內容的社交平台往往會變身多個App。

  手機安全專家 俞奎:雖然我們看應用的圖標還有名稱不一樣,但是我們對應用分析完之後,發現它實際上是來自同一個開發平台的,或者是同一個開發作者的,因為我們發現它的簽名是一樣的,它可能受到一些監管的時候,它比如說被封了或者是被下架了,這個時候它可能比如說我換個名字,或者說換一個圖標,我再次地進行傳播。

  來源:央視新聞、人民日報客戶端

更多新聞